肖扬2016-12-07 20:112,088

  四

  这一夜,彩霞像是翻烙饼一个样子,翻来覆去地睡不着,她在想:自家和来武哥刚住在一起,才多长时间,就来了个……彩霞脑子里全是和任来武在一起的事情。

  彩霞骂自己,别想那个混蛋了。越是不想想,可任来武越是在彩霞的眼前晃来晃去……

  夏天的夜晚。吃烧烤的人们陆续地走了。任来武把轿车开过来,虽然是去年买的,但是崭新如初。这车是专为接送彩霞买的。任来武和往日一样,准备送彩霞回家。

  彩霞和打杂的小涛收拾着桌子、杌撑子。看到任来武把车开过来,彩霞心里升起一股无名之火,对着小涛说:“涛哎,你反正不走,剩下的活,你自家干了吧。”然后冲着刚从车里走下来的任来武嚷道,“任来武!上车。送我回去!”

  “咋的了,姑奶奶。”任来武一听彩霞直呼他的姓名,而不是从前带着甜味的“来武哥”,他知道彩霞生气了。

  彩霞一改往日坐在副驾驶上的习惯,钻进后排座子,闷不做声。任来武见阵势不妙,也不再多说,车子朝女郎山山后的村子驶去。彩霞的村子在山后。

  小涛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了,呆呆地看着汽车走远了。

  刚出古城小镇,彩霞冷不丁地喊了一嗓子:“停车!!”

  车在女郎山的脚下停住了。幸好车速不快,任来武一个急刹车,这也让彩霞的身子向前冲了一下。没有前排的座椅,她的头肯定会碰车玻璃的。

  “你发啥神经啊!”任来武吼道,“这样会出事的!”

  “能出啥事?能出啥事啊!我们谈了三年了,都木有出啥事,我这一句话会出事啊!?”

  “你想出啥事啊?”

  “结婚!我要你娶我!”彩霞不顾自己是个女孩子,把脸面放在一边,喊出了压在自己心头的痛处,“人家高来文和你一样大,人家那闺女已经上小学了,儿子都会跑了!”

  “这样过不是挺好吗?”任来武觉得理亏,稍稍平息了怒气,“咱们的经济大权,你掌握着。谁知不道啊,你,彩霞就是我的老板娘!算账收钱的差事,俺妈都让你掌管着。就是上银行存钱,还不是你亲自去办理啊。你看,我花钱还得向你要。你是咱烧烤店真正的老板娘啊。”

  “钱有啥用啊!我要的是你这个人。我想有个家!”彩霞哭了起来,“我是个女的……后晌睡觉的时候,我想躺在你的怀里,睡觉才觉得安全、有依靠。可是……自从小涛来了以后,你就千方百计的留他在店里住。好像他比我还重要!一开始呢,我也不计较这些。我想啊,反正过不了多么长时间了,咱们就结婚了,能常在一起了,就留给你一些自由时间吧。可是,你从木有提起过咱结婚的事!都三年了……你妈和我说起过你原先的事。我知不道(不知道)你是害怕我骗你啊,还是木有忘记那个小米,你根本不在乎我……”

  “行了(lie)!你别再说了啊。少提我原先那些事!”任来武的气又上来了,“她奶奶那个球的。要是叫我再看见她,我非要宰了那个骚……”他的牙咬得咯咯作响。

  “我又木有骗你,冲我发啥火!我的火还木处发呢,你还发火!嗯嗯嗯……”彩霞委屈地哭泣着…… 她向来是一个假小子的样像,毕竟是个女人。彩霞从前旁敲侧击的提出过结婚的事,任来武总会找各种理由推脱,岔开话题。今天彩霞豁出去了,背水一战,她想看看任来武如何对她。

  任来武沉默了。

  妈妈菊香和任来武谈过他和彩霞的婚事,他避而不谈。高来文是任来武的发小,也和任来武谈过,对他说:“你就不怕耽误了我侄子上学啊?”任来武哼一声:“我才不稀罕孩子这玩意呢。”任来武不喜欢小孩子,但是出于和高来文的关系,也时不时的逗引着高来文的女儿玉筎、儿子富帅玩,也会给她们买一些玩具。

  车里只有彩霞低低地哭泣声。

  任来武打开车门,下了车。他从后车门又钻了进来,把一只胳膊伸到彩霞的身后,搂住彩霞。彩霞用力甩了一下任来武的手。任来武给彩霞擦拭脸上的泪:“别哭了啊。我对你好不好,你还知不道啊。我心里乱七八糟的,也知不道为啥,一提结婚的事,我就来气,压不住火。嗨!我呢,已经是结过婚的人了,再和你结婚,就是重婚了。彩霞哎,你再给我一些时间,让我好好想想办法不咋?”

  彩霞依偎在任来武的怀里,听着男人砰砰的心跳,感到一丝安慰,说“来武哥,我从小就木有一个家的感觉,你不也是吗。咱们结婚吧!到时候我们就有家了。我很喜欢玉筎和富帅,心里也想过结婚后,咱们自家孩子的样子,还偷偷地起了个名字。”

  “叫啥?”

  “要是生个闺(gun)女就叫武霞。你来武的武,我彩霞的霞。要是个小厮(男孩)叫武侠!”

  任来武苦笑了一声:“不害臊,还木有说和你结婚呢。”

  彩霞带着泪痕的脸上泛起一阵红晕:“不结婚,我也要和你在一起,给你生个孩子。”

  “咋生啊?你教教我。”任来武已经从刚才的气氛中走了出来,他的脸紧贴着彩霞的脸,“是不是这样……”

  “你要干啥?这是马路上。”彩霞本能的用双手护在胸前,她真想咬来武一口,“要想那个,就得找个好的地处。”

  “这环境就不错啊。你不是想给我生个孩子吗。咱这就开始种上……”任来武不容彩霞反应,他的舌头已经伸进彩霞的嘴里。

  “啊!”一声惨叫,任来武松开了彩霞,张着嘴,伸着舌头,嘘着气。

  彩霞嘿嘿地笑了,眼角还带着闪动的泪花。她真咬了一口任来武,还是他的舌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人行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人行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