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如果真的有一见钟情
海阳北夏2016-11-30 23:434,422

  圣诞节快到了,12月24号一进教室,大家都惊诧于讲台旁金光闪闪的圣诞树,不知道是谁在这个特别的节日给所有人送来惊喜,每个进来的人都在圣诞树上挂上自己的愿望。

  陆琪写:“从头喜欢你。S”S是她对苑辰的简称,在她心里,苑辰就是平淡岁月里的远辰,Star。

  她永远不会忘记,高二刚分班的时候,第一次班会大家自我介绍。

  那天老李在讲台上说:“欢迎大家来到二十一班,我叫李红岩,教语文,从今天起我就是你们的班主任,未来的两年,我们会是并肩同行的一家人。希望我们能玩好,学好,高考有个好成绩,不给高中留下遗憾。”

  黑板上几个鲜艳的粉笔字写着“二十一,从今天到永远。”这句一辈子回忆起来都会热泪盈眶的话。

  老李让大家开始自我介绍,规定每个人都要说自己最喜欢的书和电影,还有最近一年里最开心和最难过的一瞬间。

  “果然是语文老师,连自我介绍都这么文艺”陆琪心里想,一边回忆自己过去一年的人生。中考平稳发挥,考上了这所省重点高中,也成为亲戚朋友口中‘别人家的孩子’,高一面对理化生不论怎样成绩都提不上去,数学也是一团糟,只有语文英语还不错,就选了说是自己喜欢实际上是迫不得已的文科。

  由女生先开始,第一个上台的是宁阳。一双差点占据了半张脸的大眼睛,还有经常被调侃的方形脸,一开口,就震慑全班。

  “大家好,我叫宁阳,当然了,你们也可以把我的名字连起来读,就是niang(娘)。”全班一阵大笑。

  “得了吧,你可别把高一自我介绍的段子又拿上来说了!”宁阳似乎已经习惯了孙骁的拆台,没搭理他,只抛出一个“你等着的”眼神,孙骁也不甘示弱,一副“你能怎样”的表情。

  “过去一年里啊,我最开心的事就是要学文以为自己终于不用再看见孙骁了,最难过的事就是没想到学文又和他分到了一个班!谢谢大家!”这大概是那天最搞笑的自我介绍了,老李在一旁也笑出了声。宁阳和孙骁这对欢喜冤家为班级增添了不少欢乐。

  四十多个人组成的班级,大家背景各异,性格各异。可是坐在同一间教室里,有着最近的距离和最令人羡慕的学生时代,真的有点像一家人。

  轮到霍灿灿上场,陆琪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她当时烫的满头卷发,听说当天就被老李勒令变回直的,虽然她曾垂死挣扎,说自己是自来卷,但老李一眼就看出这些小把戏,说‘你家自来卷就下面卷,上面不卷啊’。

  “大家好,我叫霍灿灿,火字旁加一个山,灿烂的灿。”从此她便有了活火山这个名字。

  “我特别喜欢郭敬明,最喜欢的书是《小时代》,第三部还没有连载完。”陆琪听到郭敬明的名字一激动喊了出来“我也是我也是!”她和霍灿灿的友谊就是这么建立起来的,靠文字寻找共鸣,常常互相在空间里留言,满屏尽是矫情的文字,可是却能说进对方的心坎里。

  陆琪发现长大的标志就是朋友越来越难得,告别了因为一起玩闹就可以成为朋友的时代,却又不愿意功利地对待友情,所以真心朋友不多,霍灿灿就算一个。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能轻易相互理解。

  接下来是童晓冉,陆琪高一就听说过她是大学霸,在理科班就学习特别好,但是一心想学文。她戴着眼镜,梳着乖巧的发型。

  “大家好,我叫童晓冉,性格跟不熟的人不太爱说话,不过跟朋友在一起就会很开朗。我最开心的事是我父母终于同意我学文了,最难过的事是要和以前的朋友分开。我最喜欢看的书是《明朝那些事儿》。”陆琪看着台上的这个乖乖女,没想到不久之后她们就成为了亲密无间的同桌。

  接下来轮到祝畅,没想到别人一上台都先说名字,她先笑了一会,还是特别有感染力的哈哈大笑。

  “大家好啊,我叫祝畅。我性格特别自来熟,喜欢和大家打成一片,包括班主任哈哈。”祝畅那张笑脸深深地留在陆琪心里,并且在日后的日子里都成为了心底的某种力量,明媚的,闪光的。

  陆琪每次回忆起那天的自我介绍,都会觉得吸引力法则果然真实存在着,从初次见面的陌生到慢慢成为朋友,有相同磁场的人总会遇见,不论多远。

  接下来到男生,作为文科班,最大的特点就是男女比例严重不均衡,全班三十多个人,只有八个男生,不过唯一值得高兴的是,校草级的乔安阳被分到了二十一班。陆琪隐隐能看出,乔安阳站在讲台上时,全班女生放光的双眼。的确,一米八的个子,标志的五官和肉眼可见的霸道总裁气息,恐怕很难有女生不动心。

  “大家好,我叫乔安阳,我爸妈给我起这个名字是希望我一生平安阳光事实上我也做到了哈哈。我这人用一句话总结,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我平时比较喜欢看推理小说,最喜欢的书是东野圭吾的《白夜行》,最喜欢的电影是《肖申克的救赎》。这一年最快乐的事,是今年过生日的时候我爸给我买了个别墅,改天请大家去玩啊。最难过的事,此处老李回避一下,我上个月和前女友分手了。”乔安阳把气氛变得热络了起来,陆琪无奈地笑了笑,心里想,自我介绍都要炫富。

  和乔安阳的众星捧月相比,孙骁的出场显得滑稽,他总有一种站在前面大家就开始狂笑不止的能力,可能因为总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他的自我介绍基本围绕篮球,最喜欢的书是《NBA风云》,最喜欢的电影是《篮球梦》 。

  这时祝畅在下面大喊一句:“ 周杰伦的《大灌篮》最好看!”孙骁在讲台上笑嘻嘻地翻了一个白眼。

  “这一年最开心的事是高一我们篮球队得了省联赛第三名,最难过的,我还真没啥难过的,高一总考倒第一我也没难过。”孙骁在台上笑呵呵地说,陆琪心想,这男孩还真是乐观。

  接着又有几个男生上台介绍,不过陆琪并不记得他们说了什么,一心在心里打草稿,怕一会在台上出丑。

  最后一个介绍的男生是苑辰,这个男生长得很高,说不上帅,但是白白净净,而且眼神很深邃的感觉,陆琪这样想着。苑辰一上台就碰巧和陆琪对视了一秒,说不清楚为什么,这个眼神让陆琪对他有了不一样的感觉。陆琪赶紧低下了头,眼前浮现苑辰那张干净舒服的面孔。一字一句地听着苑辰的自我介绍。“大家好,我叫苑辰,毕业于第二中学。我性格比较慢热,但真心希望能和大家成为朋友。我最喜欢的书是《追风筝的人》和《小王子》,追风筝的人让我在现实中找到不断追寻的动力,小王子把我带到生活之外诗意的世界。”

  陆琪心中猛地一惊,因为此刻的她正因为一会要说《追风筝的人》还是《小王子》而纠结,毕竟两本都是她在图书馆翻烂了的心中至爱。

  也就是那一刻,让陆琪觉得,这世界上万千种生活方式,她和苑辰选择的应该是同一种。

  也就是从那天开始,陆琪开始默默的喜欢着苑辰。

  知道苑辰最喜欢的电影是《死亡诗社》,陆琪回去看了不下五遍,几乎背下来了里面出现的所有诗句,基本不看外国电影的陆琪从那时开始看了许多相同类型的外国电影,只希望能成为与苑辰相似的人。

  知道苑辰喜欢打篮球,从此每次路过篮球场,陆琪都习惯性的找寻苑辰的背影。喜欢看他干净的脸庞,喜欢他白色的球鞋,喜欢看他奔跑的身影。到现在,就算全校大集合,陆琪也能一眼认出苑辰。

  只是人群中的一眼,彼此的人生就连在了一起,像是有丘比特一样。

  跳出回忆,陆琪已经写完圣诞愿望,她走回座位上,悄悄地把平安果放在宁阳她们的书桌里,在每个人的桌子上留了一张便利贴,上面写着’Merry Christmas’。

  全班陆陆续续走进教室,每个人都写了愿望,也许有时候愿望不是用来实现的,而是用来相信的。人生中最美好的事,就是两个人在于彼此的愿望里。

  一整天校园都充满了圣诞气氛,楼下小卖部推出了圣诞大礼包,午休时广播站放的歌换成了,课前喊老师好后面都要加一句圣诞快乐。

  第二天圣诞节哈尔滨下了一场大雪,雪花挂满树梢,从教室的窗户望下去宛如冰封的王国,十分应景,总觉得这时圣诞老人应该坐在驯鹿拉的雪橇里,悄悄把礼物放在操场的钻天杨下面。

  体育课上陆琪她们几个一时兴起要在操场上拍照。

  “就在甬道这里吧,我们站成一排,刚好可以照到校门口,怎么样!”霍灿灿建议道。

  “好啊好啊!我们以后每年冬天都在这里照一张吧!同样的地点,慢慢长大的我们,多年后看起来一定特别棒。”陆琪说着,像是在畅想未来。宁阳常嘲讽陆琪,在文艺青年的眼里,世界上的一切都能勾起心里的千百万种情感。

  她们一边说笑着一边走过去,甬道大约有十几米宽,路旁种满了杨树,虽然这个季节只剩光秃秃的树干和厚厚的积雪,可是阳光投射在树梢上,依旧是明媚一角。甬道分割出两个篮球场,再寒冷的冬天都会有男生在那里挥汗如雨。顺着甬道走下去就是学校正门,每天晚自习放学道路两旁会亮起温暖的灯光。

  陆琪说,站在这里就有一种离未来很近的感觉。

  “陆琪,你去找个咱班同学来给我们照吧。”宁阳跑到甬道中间,神采飞扬地变换着pose。

  “阳阳,你去吧,好嘛。”陆琪撒娇着说,一只手扯着宁阳的校服边。

  “去不去,不去就你给我们四个照吧。”宁阳说完有频率地眨了眨眼,又秒变大姐大。

  “孙骁他们在花坛那边呢吧,找他们就行了。”童晓冉说着。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都坐在讲台旁边的缘故,有着浓浓的战友情,孙骁、乔安阳、苑辰总是出现在同一幅画面里,形影不离。

  陆琪不情愿地走过去,其实只是怕自己面对苑辰会不好意思。

  “那个,你帮我们几个拍张照呗”陆琪对着孙骁说道。

  “拍照啊,那你求我啊,哈哈哈哈。”孙骁凑到陆琪面前,说完露还出一副得逞的欠揍表情。

  “那!算!了!”陆琪说着转向旁边的苑辰。

  “你能……”没等陆琪说完,苑辰拿起陆琪手里的拍立得,笑着说“行”。

  陆琪和苑辰向甬道走去,一路上陆琪没敢抬头,也没说话,只是不自觉的盯着苑辰的白球鞋。

  五个人站成一排,正当苑辰喊着“一,二”准备照的时候,祝畅突然从地上拾起一把雪朝着陆琪扔过去,陆琪脸上头发上沾满了雪花。

  “祝畅!”陆琪说着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雪,球砸向祝畅,却偏离靶心,砸中了宁阳,一团雪在宁阳脸上开了花。

  不一会,几个人打成一团。每个人的身上都仿佛银装素裹一般,日光璀璨,照在她们洒满雪花晶莹剔透的脸上,那是最无所顾忌的笑脸,那是光芒万丈的青春。

  “咔嚓”苑辰按下相机按钮。

  时间定格,回忆冻结成冰,永不融化。

  每次体育课之后她们都要去小卖部买奶茶,还要配着一袋辣条,今天也是如此。祝畅总结过‘没有辣条的青春就像没有雪的哈尔滨’,这味道是一种记忆,千金不换。

  同样成为常规的还有每次在班级吃完辣条后……

  “谁又吃辣条了!再在屋子里吃辣条我就叫你给全班买辣条!”老李闻味而来。

  祝畅咽下嘴里的辣条,冲着老李笑了笑,赶紧跑去打开了窗户,每次都是她,不用逼供就交代了犯罪事实。

  陆琪把雪地里的相片压在书桌上。

  “不管未来的日子经历怎样的风雪,回忆起今天有彼此在的日子,都会支撑着我走很长的路吧。我真希望,每年都有你们陪我在雪地里疯、闹。你不知道,我有多喜欢我们在一起的样子。当然我还希望,那幅画面里会有你,圣诞快乐。2010.12.25”陆琪在照片背面这样写。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十八岁请回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十八岁请回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