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惊 魂 之 夜
轩雨居士2017-01-19 09:472,137

  再说花无影见又有五六人手持兵刃冲杀过来,心中全然不怯,反而斗志更炽。他一声清啸,把对吴钩剑使密不透风,上下翻飞。霎时便有两人中剑倒地,躺在地上连声惨呼。好个花无影,一招得手,更不饶人。紧接着蛇行几步,便到了一个使刀的汉子身后,右手剑向前一送,就听“卟”的一声,将这人来了个“透心凉”。这汉子手中还兀自握前单刀,便朝前一倒,来了个嘴啃泥,就此去了姥姥家。

  花无影接着又是一招“困龙摆尾”,左手剑挥起了一圈剑光,将另一使剑的汉子圈在剑光之内,同时右手吴钩剑一招“灵蛇出洞”,从左手剑圈下朝这使剑汉子的“大赫穴”直刺过去。可是这使剑汉子的功夫却也了得,见自己身子被剑光罩住,右手长剑使出了一招武当剑法中的“风雨同舟”,由左向右地也挥出了一个剑圈,就听“砰”的一声,两剑相交,溅出了几点火星,两人手臂都震得发麻,这汉子同时将一口真气提于胸腹之间,腹部向里收进三寸,侧转身来。堪堪躲过花无影贴身来到的一剑,真是险到了极至。同时这汉子左手一招“忙里偷闲”,运上了十成劲力,也拍向了花无影的左肩。

  花无影“咦”了一声,暗想道:“此人武端的了得,留下倒是一方祸害。”就在心念电闪之间,这人的掌力已经拍到,花无影一声冷笑,身子左转,让过这一掌,随之一个“倒插花”,上半身向后倒去,左手剑向这汉子的手腕斩去,右手却向这汉子的左腿挥去,身法甚是怪异。

  这汉子发觉情况不对,忙将左手缩回,正要变招时,花无影已经将他的左腿斩了下来。这汉子大叫一声,倒在地上,痛得满地乱滚,连声惨呼。这惨呼声在旷野中传出很远,让人听了毛骨耸然,端的十分吓人。花无影复上前两步,将右手剑插入了这人的腹中,就此将他了帐。

  这时顾家同已由另一人,搀扶着跑出了几十步远。花无影见状并不追赶,只是将右手剑,朝顾家同的背影掷去,这剑便带着花无影的强劲内力,呼啸而到,由背心而进胸前而出,将顾家同牢牢地钉在地上。此时场中还有一人,但却早以抛下兵刃,跪在地上,一个劲地磕头求饶,花无影理也不理,慢慢来到顾家同的尸首旁,从他身上拔出剑来,冷冷地看了一眼搀扶顾家同之人,阴沉着脸说:“奶奶的,你也不去打听打听,白面犴狴手里饶过谁的性命。今日若饶了你二人的狗命,倘若日后又不思悔改,叫我到那里去搠你们十七八个透明窟窿。”

  这人闻言“卟”地便跪在地,不断地磕头道:“小人再也不敢了,小人再也不敢了。若日后再犯,叫我满门不得好死。”

  花无影再不言语,将剑上血迹在顾家同身上擦干净,插入背上剑鞘,看似就要转身离去。跪在地上的人,还当花无影以饶了自己性命。爬起来朝北狂奔而去。谁知还没跑到二十丈远,一把单刀带啸声激射而至,将他牢牢地钉在地上。眼见得就此了帐了。花无影见这人倒地毙命。连着冷笑数声,头也不回地消失在夜幕之中。

  却说林锦云高一脚低一脚,慌不择路地向前跑去。她此番脱离魔掌,真个如虎脱囚笼,龙离浅滩一般,心中有着说不出的滋味。真是感慨万千。就这样她跌跌撞撞地跑了几个时辰,也不跑出去了多远,更不用说跑到什么地方。她模模糊糊地感到,自己走的道,是一条极其崎岖的山路。

  就这样又走了一个多时辰,已是寅时左右。再往前已经是无路可走了。只听得耳边山风呼啸,远处不时传来虎豹的吼声。她这时方才感到又累又饥,口渴得要命。刚才奔跑时被汗水打湿的衣衫,这会儿紧贴在脊梁胸前。山风一吹,冷得她不住地打着哆嗦。

  她向四周举目望去,只见漆黑一片,五步之外什么也看不见。她顿时感到害怕起来,心里暗想道:“难道说我才离魔掌,就要死在这荒山野岭中不成?!老天爷为何总要这般地虐待于我?”想到此,往日诸般地悲伤、愤怒、苦难又一起涌上了她的心头。此时她的眼泪早以哭干,剩下的只有在心里熊熊燃烧的怒火。她仰望着漆黑的天空,心中发起狠来:“你这瞎了眼的老天,你想让我死,可我偏要活。横竖是个死,我一定要摸下山去。”想到此,她站起身来,慢慢地向前摸去。突然脚下被什么东西一绊,一个踉跄,身子一下不由自主地向前栽去,这时她才发觉自己原来在一处悬崖边上,但是已经晚了,整个身体急速地向下堕去。她只觉脑子“嗡”地一下,便失去了知觉。

  也不知过了多久,林锦云悠悠醒转,却发觉自己躺在一个山洞之中。这山洞甚是宽敞,高约有六七丈,宽约有一二十丈。饶是她绝顶聪明,也怎么想不通自己明明从山崖之上跌落,怎的会躺在这山洞之中。她挣扎着爬了起来,谁知刚抬起上身,突然一根鞭子,悄没声息地便向自己腰中卷到,紧接着整个身子便象腾云驾雾般地飞了起来,轻轻地落在山洞里面的地上。

  她这时才看清,就在她面前的石崖之上,坐着一位五十多岁的妇人,只见她脸色红润,两道深邃的目光,隐隐透着寒光,高高的鼻梁显露出几分秀气,两道柳叶眉横卧在俏脸之上,满头乌发散披在脑后。媚娘见了此人,不由得在心中暗赞道:“此人若在年青时,不知会倾倒多少年郎。”

  “哈哈哈……”。这妇人突然笑将起来,笑声犹如猫头鹰般难听,直震得媚娘耳根子发麻,心口“咚咚”乱跳。只见她笑了一阵后,怪声怪气地说:“老天真是待我不薄,四十多年了,还给我送个伴儿来,真是妙极,妙极。哈哈……。”

  听着这刺耳的笑声,看着阴森森的山洞,媚娘的心里禁不住发起毛来,这到底是个什么地方?眼前这人到底又是谁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呼啸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呼啸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