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那爷的秘密
蓝眉火狐2020-02-15 10:452,088

  回乡的事定在清明节,乔北把这个事情告诉了乐枫,乐枫说好一块回去,除了扫墓之外,毕竟林柏就要结婚了,他还是想送他个礼物。

  “林老师不是说还要给你安排个相亲吗?”乔北笑着说道。

  “你故意讥笑我是不是?”乐枫有些不高兴。

  乔北一本正经地告诉乐枫:“其实我也想了,相亲也没什么不好,如果爸妈们当时不相亲,咱们打哪来啊?想通了,也没那么烦恼了。”

  乐枫也一本正经地看着乔北,轻轻说道:“我也想了想,还真想考大学了。你不是说要帮我考大学吗?还算数吗?”

  乔北当然算数,乐枫每天都去乔北学校,除了参与秋魂社的活动外,就是按照乔北的安排系统地进行学习。

  这段时间,梁师兄一直为《锁麟囊》公演暨秋魂社成立的事找校领导跑办协调,但一直没有被学校批复下来,原因就是梅慧慧给领导们写匿名信说安婷是个小三,到处破坏人家家庭,也不是什么正儿八经的京剧传人,更谈不上德艺双馨了,请这种人到学校公演还传教,就是对象牙塔的不尊重,就是对知识分子的公然凌辱,就是对莘莘学子的极大伤害……

  梁师兄越看越愤慨,大清晨他就跑到关梓阳家里,把那封他搞来的匿名信的复印件递给关梓阳:“你还管不管二嫂了?”

  关梓阳穿着睡衣斜眼瞪着梁师兄,有些义正言辞地批评说:“你臭嘴啊你,给你哥留点面子,幸亏你嫂子今天出门早,你说这话要是让你嫂子听见,又误会我跟慧慧有什么关系呢。”

  “哥哥,咱梁子对你是忠心耿耿,绝无二话,在嫂子面前我绝对对你是赞不绝口,毫无破绽。”梁师兄举手起誓说道。

  关梓阳怀疑似的看着梁师兄,问道:“咱散打社那个小报告真不是你打的?”

  梁师兄一脸冤屈似的:“哥,亲哥,都说多少遍了,真不是我,二嫂踢我那脚我真不记仇。”

  “行吧,我找时间说说这个慧慧,做人还得以和为贵,得饶人处且饶人,处处结仇哪行啊。不过丑话说头里,别抱什么好消息,这慧慧啊,真不是个省油的。”关梓阳摇着头说道。

  梁师兄竟有点幸灾乐祸似的说道:“后悔了吧,人家四大名媛之一,你以为长得帅再加个最年轻有为副教授的头衔就能搞定了?”

  “别拿你哥开涮了,说说你,怎么个状况啊,拳也不打了,怎么突然转性了,都开始追求京剧艺术家了?”

  梁师兄嘿嘿地笑起来,不作回答。

  “要说也是好事,改天真得见见这个安婷,这得多倾国倾城啊,迷得我兄弟性儿都改了。”关梓阳有点色眯眯地说道。

  “得,您还是别见了,回头再给拐跑了,不划算啊。”梁师兄戏谑着说道。

  关梓阳说道:“别老拿你哥打岔了。提前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小子保研的事儿八九不离十了,准备着请客吧。”

  “得嘞。”梁师兄兴奋地说道,“这真是个好消息,到时候哥哥说想去哪咱就在哪请。”

  梁师兄从关梓阳家出来正碰上乔北在等公共汽车,乔北说正好没课,准备回家去找找他一直没舍得扔掉的高中数理化笔记,给乐枫做参考用。梁师兄本想陪着乔北一起去,可后来一拍脑门,说刚想起一个客户还约了他谈合作的事儿,跟乔北说声抱歉就匆匆走了。

  乔北回到那爷家,发现大门虚掩着,于是轻手轻脚地推门进去,他知道那爷上午爱睡个回笼觉,不想吵着那爷。乔北蹑脚刚走到廊下,便听到了西间屋里传出的喘息声。乔北有种不太妙的直觉,他在廊下愣了一会儿,才掀开棉门帘子轻脚进去,当他迟疑着掀起西屋门帘子的时候,他看到了他曾想过但却不敢相信的这一幕:那爷正沉浸地趴在痴呆女人的胸脯上……

  乔北不知道自己怎么还能轻手轻脚地放下门帘子,蹑手蹑脚地迈出大门,然后虚掩上。像个幽灵一样在街巷里飘荡,要不是迎面撞上安好,挨了朱穆的骂,乔北不知道他这失落的魂魄要游荡到何处才能安放。

  乔北此时方晃过神来,朱穆已是拽着他的脖领子就要动手,安好制止了朱穆的行为,她认出了乔北,乔北也才看清原来是安好与朱穆。乔北连声向安好道歉,安好连说不碍事,还让朱穆赶紧给乔北道歉。朱穆尽管一脸不情愿,但他还是听话地向乔北说误会了,刚才见好姑姑被撞了,情急之下才骂的人,说话不好听,对不起了。乔北连声惭愧地说错都在自己,一时走神,撞上了安好姐姐,说对不起的人该是自己。

  安好有些关心地问乔北脸色不大好,是不是病了?乔北努力挤出一丝微笑,说自己没事,可能是有点风寒。安好说这春天病毒性流感挺厉害地,一定得多注意,还说“葡萄”上个星期也感冒了,还打了几天点滴,耽误了学业。安好又问起乔北怎么今天没去上课?乔北说今天没课,大学有很多时间,要全靠自己的自律能力。安好让朱穆好好听听,跟乔北好好学习学习。朱穆一直冰着脸,即使春风拂面也难消融,乔北看得出这小子也有个倔劲。

  乔北就问朱穆怎么没去上学?安好说厌学了,还顶撞老师,让回家来反省。安好又说昨天还跟安婷商量说是不是让朱穆去你们学校参观参观,让你们开导开导,今天正巧就遇上了。乔北瞅着仍然满面寒冰的朱穆说这没问题,秋魂社就一大帮子人呢,都热情地很,怎么也能开导好了。安好笑了,让朱穆快谢谢乔北哥哥。朱穆这次没有答话,还冷眼瞟了一下乔北,似乎在告诫乔北多管闲事。乔北也不示弱,他用一个笑里藏刀的眼神回敬了朱穆,告诉朱穆这个闲事他管定了,而且丝毫不会手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乔归乔陆归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乔归乔陆归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