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的开始
抚琴曲人2016-11-08 13:272,317

  暗无天日的日子过去后,就是澄澈清晰的光明。

  人生。周而复始。

  ——抚琴曲人

  楔子。

  在很久以前,流传着一个传说。

  传说明朝时期,有一位大官人,富可敌国,实力雄厚,因此得罪了不少人。但他不怕,因为他可以招魂。

  招阴间冤魂,避人间劫难。

  可没过多久,他突然暴病死去,原因不详。他死去之后,财产被瓜分,得多的喜悦,得少的抱怨。

  可不出三天,凡是碰到那府中钱财的人,统统消失不见。

  有人说这大官人是惹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那东西报仇来了。

  也有人说,那大官人死去后阴魂不散,一直在人间游荡,等着报仇。

  还有人说,无论是大官人还是那座府邸,都被诅咒了。

  可无论哪种说法,都没有办法解释这离奇的事情。久而久之,越传越邪乎,这位大官人的一切都是不可谈,需要避的事情。一时间,满城风雨,百姓惶恐。

  朝廷下旨将此事尘封,不可再提,违者杀头。

  可越是禁忌,越是让人想要一探究竟。

  离奇消失的那几百人究竟在何处?

  那富可敌国的宝藏又藏身何处?

  这一切到底是有人蓄意为之还是不可诉说之原因?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件事渐渐埋没在历史的长河之中,无人问及,知晓的后人也越来越少。

  故事的开始。

  接到白铆电话的时候,我本能的拒绝。从上个月我就开始等,等布衣巷的这家小店,等着里面的大师能给我卜上一卦,算我的姻缘和财运。

  布衣巷是一条古玩街,曾经有人说这里有高僧经过,所以这一条巷子都极具灵气,和佛祖开过光的玉佩一个性质。

  这个传说灵不灵,有没有依据我不知道,但是这布衣巷里面最深处有一小店,无店名,只有黑色的匾额,装修极其简约,正厅被一扇巨大的印着荷花的屏风给截了,那屏风看起来有些年头了,朴质但不失优雅,给这小店平添了几分古风韵味,屏风外是木椅木凳,屏风内是何种景象至今无人知晓。

  这小店虽没个名称,却早已名扬四海,无人不知这店内的店主可参天机,卜人生玄机。

  此外,听闻那店主是个随性却又苛刻之人,有许多人虽等到了这个机会,却被店主赶了出来,原因不明。为此我还四处打听,可算过之人皆表示不可泄露,全是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

  有一度时间我十分怀疑这是不是一种营销方式或者这是个传销据点。

  那时我极度瞧不起这家小店,觉得传的太过夸张。但是净空大师告诉我一句话,他道:“那人,你与他有缘,俗世浮沉,冥冥之中自有定数。”

  所以我是不会去的。

  我对着电话吼道:“白铆?老子从上上个月就开始等着这尊大神了,你要我现在赶去听故事?!一万?一万顶个屁用啊,这次机会失去我还要等多长时间啊,一寸光阴一寸金啊哥们儿?!……你说什么?……十万?!你说十万?!”

  我握着手机站在车水马龙的十字街口,愣了半天。

  有人掏十万只是单纯的让你把你听到的故事写下来。

  我看了看脚底,没踩到狗屎啊。

  于是我第一次感受到了压力。

  往左,是去卜卦,往右,是奔向那十万元钱。

  于是我来回的踱步,左左右右。

  最后选择了一个方向,坚定不移的走去。

  这是极其隐蔽的一家茶楼,外种有梧桐,槐花,白梅等手腕般粗细的树,环绕型建筑,占地面积大,装修的古色古香,有意韵的很,墙壁上画的有千姿百态的戏子,还有吹笛抚琴的公子哥,还有几处挂着惟妙惟肖的四大美人画像。

  画了一半脸谱的唱戏艺人舞着长矛,一身金衣玉缎的与我擦肩而过。

  去二楼的空隙,我听得别人道:“今晚又是一出好戏,这下面的位置,可火爆的不行。”

  另一人又道:“今儿晚这戏,似是一场《霸王别姬》,这次可要听个痛快,这一折子经典,可有几年未瞧见了。”

  “那可要饱饱耳福了,诶,你可知,这扮虞姬这人,可是个嫩芽,听乔妈说那可叫一个俊俏。”

  剩下的无什么新意,我就上了二楼。

  听白铆讲,是在二楼靠窗最里处,我便朝那最深处走去。二楼不同一楼的热闹忙碌,显得有些冷清。偌大的楼层,似乎只有我一人。

  我坐在那高椅上,看窗外景象,下午三四点的时间,行人们都穿着厚重的棉袄,看起来有些笨拙,一个一个的笑容满面,谈笑有声。

  不经意抬头,看到木桌上放着的那品茶瓷具,不由得给自己斟了一杯茶,又有模有样的仿着那电视剧上演的般轻轻品着。

  其实我什么味道也没有品出来,喝着就是白开水的味道。

  这让我不仅对这个雇主充满了好奇,以前我也做过类似的事情,便是将别人的故事写下来,不过都是免费的,这次……

  “你这么早就到了?”

  正出神,白铆的声音将我唤醒,满眼含笑的看着我,说:“你小子昨晚又干什么坏事儿了?大白天的就犯困。”

  我冷眼瞪着他,没好气道:“我现在不想看见你,只想看到我多金的主,你赶快该干啥干啥去。”

  他大大咧咧的坐在凳子上,拿着水壶如饮酒般的仰着脖子,两三口下去,一壶水已经见了底。

  “那你可能不能如愿了。”他嘿嘿的笑着,不知从哪里掏出一盘磁带,放在桌子上,抿了抿嘴,有些失落:“你只能看这个了。”

  我看着他,他看着我,我看了看磁带,他依旧看着我。

  “你是不是已经知道故事内容了?”我问他。

  “差不多吧。”他叹了口气,很认真,很严肃的看着我,这种表情我只见他出现过一次,便是在他母亲的葬礼上。

  “你听我说。”他双手交叉,盯着我的眼睛,道:“无论你怎么写,无论你听了这个故事以后怎么写,你一定要把这句话加上,这是我第一次有感悟,第一次有所感悟,你知道我这个人从来不是一个,”他摆了摆手,往后靠,道:“你知道我从来不是一个,文艺的人。”

  我用眼神询问他是什么话。

  他将手机从桌子上滑给我,我疑惑的看了他一眼,看了看那句话。

  俗人不问僧道,情深不问苍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半卷浮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半卷浮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