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图书馆的擦肩而过(2)
青省2016-11-08 21:123,612

  第三章 图书馆的擦肩而过(2)

  濮阳氏图书馆楼高三层,占地709.5平方米,大门开外挂有“骨肉有情宗亲倾积愫,同胞着意书馆起宏图”对联,顶楼还有一座大钟楼据说是从德国进口,图书馆外形以葡式设计为主,搭配最流行的七彩玻璃窗,地面虽然只是磨砖,但每一块磨砖都是用人手磨成,砖与砖之间几乎是没有裂缝。人走在上面,只有不太用力,几乎听不到声响,十分安静。

  “续借?”羡华还没开口,阿盛倒先着急的问出了口。

  图书馆管理员翻开手上的书籍借阅记录说,“没错,就刚刚的事,我还有印象,记录上的确是这么写的。”

  “刚刚?”羡华问道。

  “是的,你们再早来10分钟兴许就能遇上了。别人续借了一个月,要借的话,你们下个月再来吧。”

  羡华等这本飞鸟集上册等了一个多月了,下册早就被自己翻烂了。

  “谁借的?看书的速度也太慢了,两个小时就能看完的书,就算反复看几遍,一个礼拜是绝对足够的。”羡华越想越气,每个礼拜周末自己都会来图书馆找这本书,每个礼拜都落了空,好不容易等到了一个月租借期满,居然来续借这一招,接着说,“太过分了,也不能自己老霸占着看,也得为别人想想啊,好书怎么能自己一个人占着?我倒要看看是谁。”

  “这不太好说吧。”原本说是谁借的也无妨,图书馆并没有特别规定不能泄露这个消息,隐私权什么的也并没有普及至图书馆书籍借阅记录,但看眼前气势汹汹的梁家大少爷,和杨家的小儿子杨秉承都是开平出了名的惹事少爷。图书馆管理员怕引起什么事端,加上双方都是四大家族之一,闹起来,恐怕自己也担不起这个责任,索性还是不说了。

  “这有什么不好说的,就给个名字,我回去一查就知道。”

  “不好意思啊,梁少爷,我们图书馆有规定,不能随便外泄借书人的资料,”图书馆管理员咬咬牙,赔着笑,接着说,“这样吧,这书一旦归还,我马上通知您,不,给您送上门去。”

  “不行,今儿个我非要知道他是谁。”羡华看出了管理员眼神里的担忧,盯着他手上的记录本,补充道,“我不会找他麻烦的,更不会说是你告诉我的。”

  图书馆管理员收起本子,站起来说,“不是这个意思,真的,这是规定,梁少爷,您别为难小的了,行吗?”

  “少爷,要不,咱就算了吧。”阿盛可怜管理员,赶忙帮腔了几句,“这也是人家的工作,您这样不是太叫人难做了?”

  羡华也不是不通情达理的人,晓得管理员为难,加上阿盛在一旁劝说,便也不再追究,但是心里这口恶气还是得出一下。

  “你们馆飞鸟集下册,有人借吗?”

  “没呢,您前两个礼拜还了以后,就一直在馆里呢。”

  “行,那帮我办个借阅手续吧。”

  “好的,这就给您办。”图书馆管理员喜出望外,迅速从座位上离开,给梁少爷找书去。

  “少爷,你这不是早看过了吗?”阿盛不解的问。

  “是啊,我想再看两遍不行吗?上册没有,下册我看个够本。”

  阿盛仍不明明,又怕少爷要解释半天,只好回答,“哦,是。”

  “这飞鸟集啊,镇上就这一本,还分上下册,”从图书馆出来,走在长堤路上,羡华忍不住说出了自己的小心思,“你想啊,那个人看完了上册,肯定还是要看下册的对不对?”

  “是啊,要看下册。”

  “等他要看的时候,下册在谁那儿呢?”

  “在您这儿?”阿盛顺着少爷的引导说道。

  羡华嘴角上扬,满意的回答道,“没错,我也得叫他尝尝等不到下册书的滋味。”

  “少爷,这会不会太幼稚了点?”少爷的小心思,连阿盛都觉得幼稚。

  “什么幼稚?”羡华不喜欢被人否定,继续说,“这是维护男子汉的尊严,也给他一个教训,做事情前也得站在别人的角度想想,是不是。一本书要我等两个月,换谁谁不气啊。”

  “让夫人老爷安排,差人上广州给您买一本不就完了吗?为什么非要来图书馆借。”

  “你这呆子,爹爹最讨厌我看外国诗文了,怎么可能帮我买?拜托在广州的堂哥带也不是不行,但我不喜欢欠人人情,自己可以干的事情,自己解决,不能凡事老靠别人,算什么本事。”

  阿盛想想确实也有道理,点头表示赞同。

  羡华耐心跟阿盛解释道,“咱上图书馆不过就费点时间和力气,又不费钱费人情的,自食其力,多好啊,是不是?”

  “是的。少爷,您说的对。”少爷虽然有时候有点小孩子脾气,又爱极了面子,有时一些话和想法倒也让阿盛茅塞顿开。

  第三节 夫人和小妾。

  “回来了。”梁家夫人被李婶搀着,站在还未开花的油菜地里。

  羡华下车,热情喊道,“我回来了,娘。”

  “行了,进屋歇息会儿吧。”以往,就算在自家门前的一亩油菜地里梁家夫人远远的看见儿子都会走出来,走近儿子,多说两句话,今天怎么打个招呼就没下文了?说话声音也有点无力。羡华忐忑不安,该不会是昨晚的事被娘亲知道了?不敢多问,乖乖回屋。

  刚到家,喝了两口水,就看到弟弟坐在一楼的大堂里,脸色暗淡,羡华问道,“怎么了?”

  正堂没精打采的,没有回话。

  察觉到气氛不对,羡华放下手里的青花瓷茶杯,走过去,问弟弟,“昨晚的事,不是被发现了吧?”

  正堂不似哥哥机灵,心里藏不住话,老老实实又容易害羞,不敢说假话,昨晚回家前羡华特意交代让弟弟这两天少跟爹娘打照面,免得说漏嘴,要知道是这种情况,今天早上也该带他一起去图书馆。虽说濮阳家老爷大方,但是四大家族分别代表了四大派系氏族,大家私下也形成了一种默契,你不去我建的祠堂,我不去你开的饭店。按道理,作为梁氏氏族的名门望族,羡华是不该去濮阳家建设的图书馆。本是考虑到这点,怕带弟弟去,他会忍不住跟爹爹谁,才把他留在家中的。

  “不是的。”正堂果断的回答。

  “那是什么事?”羡华松了口气,想了想,问道,“没跟爹娘说实话,你心里难受?”

  正堂眼眶泛红,拖着哭腔说,“哥,心里是难受。”

  “傻弟弟,你哭啥啊。这也不是什么大事,要真受不了,哥哥等下跟你一起跟爹娘坦白,大不了挨顿训好了,别难过了啊。”羡华心疼道。昨晚就不该骗弟弟去逛青楼,本想带着弟弟去,人多一点,也能壮壮胆的,免得被青楼的人看怂。

  正堂用了吸了吸鼻水,像个孩子似委屈道,“刘老头家的六姨太跳楼死了。”

  “又死了?这都第三个了吧?”

  刘老头,本命刘财山,早年间,和父亲一样在国外经商,在东南要靠卖茶叶,开餐馆挣了点钱,回家盖了碉楼,离梁家不过2公里的距离,娶了六房老婆,除了大老婆,全自杀了,而这六姨太娶了好几个了,专门买穷人家年轻漂亮的小姑娘,好控制。据说因为受不了刘老头的荒淫和大太太的折磨,前面两个也是跳楼自杀身亡的。

  “是的,今天早上刚跳楼死的。”弟弟用手背摸了把眼泪。

  “就是那个叫什么喜鹊的小姑娘?” 羡华想起驱车回家的路上,路过刘老头家的平和楼,门口围满了人,那会儿就纳闷是什么事呢,原来是这样。

  “嗯,比我小一岁的那个姑娘,才进门不到1年。”喜鹊以前在赤坎镇上卖过百香果,正堂和娘亲去镇上逛的时候,娘亲总要买上一斤多,帮衬喜鹊的生意,见过几面。后来因为喜鹊父亲赌博输了钱,被卖给了刘老头做六姨太。正堂想到喜鹊笑起来,眼角弯弯的样子,就像自己的妹妹一样可爱,不免伤心。

  “哥,你说喜鹊为啥要死?”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

  正堂重复两字,“自由?”

  “这是匈牙利爱国诗人和英雄裴多菲的诗文,所以平时叫你多读点诗文,你都不懂。”羡华趁机教育起弟弟。

  “爹爹说,那些都是没用的书,不该看。”

  “爹爹说啥就是啥,你就没有自我选择的意识?”羡华靠着弟弟坐了下来,“这首诗里的自由啊,有些人说是为了摆脱身体和精神的束缚,也有人说是为了让国家富强,才能实现真正的自由。”

  “到底是哪个?”喜鹊的情况,正堂猜想跟哥哥说的身体和精神的束缚可能联系要大一些。

  “是哪个都无所谓,概念其实是一样的,人呐,不管怎么样,都不能屈服。”羡华拍着弟弟的肩膀,道,“喜鹊活着痛苦的话,从另外一个方面想,死了,也不失为一种解脱,选择生和死,这也是她的自由。死了的好处就是,她不会再获得那么痛苦。”

  哥哥说的话让正堂心情稍微缓和了些,问道,“以后还会有想喜鹊这样可怜的姑娘被迫嫁给刘老头?”

  “不用想了,肯定还会有的。现在国家动荡,土匪,军阀,日本,美帝国主义内忧外患,许多劳苦大众连饭都吃不上,像喜鹊这样被迫卖身的不在少数,加上中国这封建社会遗留下的三妻四妾的制度还没废除。”羡华联想到上个月,从刘老头家路过,听到喜鹊被大太太追着打发出的哀嚎,不免难过,道,“你和我这样的生活,不知道是多少人羡慕的。”

  “我们什么都做不了吗?”

  “傻弟弟,怎么会什么都做不了呢?只是现在做不了,不意味着将来做不了。”弟弟想要帮助别人的心理,羡华做哥哥的,也感到高兴。

  窗外,一只白鹭,从瑞石楼的楼顶飞跃,穿过油菜花和凤凰树,抓起了潭江支流上吐气的一只小鱼儿。

  羡华低声说,“只要我们都长大了。”

继续阅读:第四章 满园与濮阳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凰鸣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