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满园与濮阳
青省2016-11-09 20:143,601

  第四章 满园与濮阳<p>  赤坎镇外往东走十公里,深藏在乡村田野间,大片榕树和樟树包围起来的赓华村,占地约为1万多平方米,多数为杨氏美国华侨集资建造,计划按照“天地玄黄,宇宙洪荒,日月盈昃,晨宿列张”分十六块地皮建别墅区里的洋楼,目前已建成的有春满楼,炯庐,乐天楼,明庐。春满楼包括后面由大小花园组成的庭院区就是杨乐芸的父亲,杨满意一人的产业,以自己的名字命名的,“满园”。<p>  满园布局坐北朝南,大花园区,小花园区与别墅区形成一个“品”字,人工运河自西向东,沿别墅区和大花园侧边流过,园内还另建有一高五层的独栋别墅。<p>  此刻,中国古代重檐式建筑,盖绿色琉璃瓦的春满楼春满园一楼大堂里,正洋溢着欢声笑语。<p>  “听说二哥和三姐回来了?”乐芸拎着装书的蓝色布袋,兴冲冲进了大堂。<p>  大堂右面,出国留学三年的二哥和三姐,并排坐着。二哥出国学经济,三姐学习工商管理,两人都是一副洋人装扮。乐芸一见,马上就要冲上去抱住三姐,被三姐用眼神喝止。<p>  “这样大声嚷嚷的,成何体统!”杨家老爷坐在高堂上厉声道。<p>  “不好意思啊,濮阳,我这大家闺秀,这么大了,还没个正形,让你笑话了。”杨家大太太,也就是乐芸的生母,给乐芸使了个颜色。<p>  “没有没有,您别这么客气,我跟乐芸从小一起长大,能不知道她的个性啊。” 国字脸,高鼻梁,皮肤白皙,一身灰色竖条纹西装的男子转向乐芸,不太敢看乐芸的眼睛,继续说道,“我还挺喜欢她这股子率真。”<p>  乐芸惊了一下,马上双脚并拢,挺胸收腹,两只手交叠置于小腹前,轻声细语的说,“濮阳哥哥也在啊,好久不见了。”<p>  “是啊,好久不见了,乐芸。”濮阳笑道。<p>  “一天到晚在外面瞎跑什么,大周末的也不着家。”<p>  “好了,老爷,您别生气了,耀文和咏珊,还有濮阳好不容易才从国外回来,先让他们好好休息,晚上给他们接风洗尘,好好吃一顿。”<p>  二哥赶紧结果话茬说,“还是大太太细心,家乡的菜啊,烧鹅,麦芽糖和慕仙,这几年在国外,可不把我想死了。”帮乐芸解围。<p>  “这么想吃,也不知道回来。”杨老爷箭头一转,又对二哥耀文有些不满了。<p>  “这回来一趟,在海上漂的那个厉害啊,回来一趟少说也要1个月,您也不是不清楚。”二哥说。<p>  杨老爷,冷哼一声,说道,“那人家濮阳还不是年年都回来看望父母了,多孝顺。”接着举起手,指着耀文说,““你小子,就是贪玩不回,我还不知道,诸多借口。”<p>  “杨叔叔可能是误会,我啊,就是贪吃才每年回来的。”<p>  “哈哈,濮阳啊,你这还没娶我们家乐芸,胳膊儿肘就往里拐啊。”经濮阳这么一说,杨家老爷倒是乐了起来。<p>  “爹!”杨家和濮阳家从小就给乐芸和濮阳订了娃娃亲,等两人长大了,双方父母择定择吉日,便嫁娶了。<p>  “爹爹,你说什么呢?”乐芸急得直跺脚。虽说两家有过婚约,那毕竟是小时候的事情,两人还小,根本就不算数。何况乐芸一直把濮阳当哥哥,并没有男女之情。<p>  杨老爷对濮阳和乐芸的婚事,是一百个满意,虽说作为四大家族之一的濮阳家的财力不如自家雄厚,在国内外华侨内的声誉还是很大的,祖上三辈都是留过洋的,大力兴办家乡的教育等公共事业,两家的结合可谓是强强联手。更何况濮阳这小子,杨老爷是看着长大的,温文尔雅,聪明,也会说话,年长杨心芸3岁,做自己的女婿是再合适不过了。于是毫不犹豫地说道,“这门亲事是铁定的,什么说什么。看你整天胡闹,别是跟秉承那个臭小子学坏了。干脆早点嫁过去,省的爹操心。”<p>  “爹——。”乐芸最不想跟爹讨论这个话题。<p>  “伯父,不着急,乐芸还小。”濮阳见乐芸着急,插了一句。他15岁出国前就喜欢乐芸了,比她年长3岁。当时乐芸还小,自己并不着急,这次回国,一方面是照顾父母,一方面也是希望在乐芸情窦初开的年纪,两人好好相处。之前每年回家,一是为了看望父母,二也是挂念乐芸,可惜去年回家乡,乐芸刚好随伯母去了广州参加她堂姐的婚礼,没见到面,一晃就是两年了,乐芸出落的也越发像个小女人呢。<p>  杨老爷指了指乐芸,又望向身边的大太太,“她还小,都上高一了,还小。她娘15岁就嫁给我了。”<p>  “这时代不是不同了,乐芸妹妹多在学校学习,也不差这一两年结婚。”全家敢这么劝杨老爷的也就濮阳一人呢。<p>  “就你疼她。看吧,像濮阳这么体贴你的丈夫,你上哪儿找去?”<p>  “爹爹。”乐芸无奈,却只能这么喊。<p>  “对了,秉承上哪儿去了。”三姐咏姗帮忙叉开话题。<p>  “那个臭小子,别提了,一提就来气,”杨老爷,拍了下桌,说到,“整天就知道给我惹事。”<p>  “也不能这么说啊。”说道自己的宝贝儿子,大太太不能不吭声了。<p>  “不这么说怎么说,还不是你平时惯的,上个礼拜还被县查赌队给抓了在赤坎镇上学人家赌钱,跟县长那儿子和军统的草包儿子厮混。”<p>  “秉承没事吧?”二姐担心道。<p>  “能有什么事,县长儿子和军统儿子都被抓了,还不是借口年纪小,还是学生,第一次给警告,回家检讨。”得知消息当天,杨老爷还在外地,第二天回家就要教训秉承,哪知道臭小子怕挨打跑去了广州。<p>  “没事就好。”濮阳接话道。<p>  “有事才好,让他在大牢里蹲几天,好好清醒清醒,祖辈们辛苦打下的家业,可不是让他这么败的,耀文啊。”杨老爷指着二哥说道,“你大哥忙,你回来了,有时间多管教管教他。”<p>  “是,爹。”虽说秉承和自己不是一个妈生的,毕竟是兄弟,便为他说起了好话,“秉承还是聪明的,就是贪玩了点,你别着急,等他大了就好了。”<p>  杨老爷没有听进去,气愤的说,“这么下去,迟早玩完。”<p>  “老爷,说什么呢?濮阳还在了,别让人家看笑话了。”大太太进家门二十年,头五年,肚子不争气,才生了大姐,二姨太和三姨太的儿子加起来都有三个了,要不是第六年生了双胞胎,姐姐乐芸和弟弟秉承,真担心在家中没地位,将来家业也没自己的儿子来继承。就秉承这么一个儿子,大太太自然是疼爱有加,也格外的希望他成才。<p>  “濮阳不是外人,不介意,是吧。”杨老爷把目光落在了濮阳身上。<p>  濮阳头微微一低,说道,“大伯厚爱。”<p>  “晚上留下吃饭,喝酒。”<p>  濮阳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说道,“太谢谢了,但是家父家母还等着我回家,下次吧,下次一定正式登门拜访。”<p>  “别客气啊。”杨老爷内心深处确实也把濮阳当做自己的女婿对待了。<p>  “濮阳一下船就随我们先来给爹爹请安,还没回家见叔叔婶婶呢。”二哥知道濮阳想回家,连忙说,“再不回去,叔叔婶婶也该担心了吧。”<p>  “这不打紧,我派人接未来亲家,亲家母来,一起吃晚饭不就行了。”<p>  乐芸一听亲家母,亲家公几个字,刚坐下凳子都还没热,差点就站了起来。手被邻座的三姐姐摁下,才克制住了。<p>  “老爷,濮阳老爷和夫人也有一年多没见儿子了,人家也要团聚的。”大太太提醒道。<p>  “也是。”<p>  “谢伯伯,耀文还真说对了我的心事。”濮阳笑了笑,,脸颊两侧两个浅浅的酒窝若隐若现。一方面确实自己想回家看望父母,另一方面自己留下吃晚饭,怕是晚上乐芸这饭难吃好了。<p>  “这一下船就急着给伯伯婶婶请安,不着家的,这久了,我娘也该心里埋怨我真的胳膊肘往外拐了。哈哈——”<p>  “哈哈哈,濮阳爱说笑,好,今天的这顿酒就先放过你,过两日,你自己上门来讨酒喝了得。”几个儿子除了秉承油嘴滑舌偶尔逗杨老爷开心外,也就濮阳敢跟自己开开玩笑。<p>  “老爷,这濮阳年纪轻轻的,你怎么老爱跟人喝酒了,把我未来好女婿吓跑了,我可不饶你。” 大太太对濮阳这个人和家世也是相当满意的。<p>  杨老爷脸别了过去,说道,“你这妇道人家,男人啊,不会喝酒怎么叫男人,以前濮阳小,现在啊,都是大人了,喝两口有什么打紧的。”<p>  “伯伯说的对,这喝酒啊,还正在学习当中,伯父是高人,改天向伯父讨教。”<p>  “高人不敢当,高粱酒倒是可以喝上二两,我这儿有几壶上好的高粱酒。”一说到酒,杨老爷就兴奋了,两只眼睛直冒光,像是夜里老虎看到了猎物一般。<p>  “好,到时候一定奉陪。”<p>  “哈哈,不愧是我的好女婿。”<p>  乐芸拉长了脸,随时就要发作。<p>  “那这我先走了,不影响你们团聚了,二哥,二姐,改天到我家做客啊。”濮阳望了望耀文和咏姗。<p>  “一定。”耀文站起来说,<p>  “好,没问题。”二姐边说,边死死摁住乐芸。<p>  濮阳特意走到乐芸面前,看着她的眼睛说,“乐芸,我先走了。”<p>  一听濮阳哥哥要走,乐芸放下了心,脸上虽然挂着笑,但并不明朗,说道,“好,再见,濮阳哥哥。”<p>  临走前濮阳突然小声对乐芸说,“我从美国给你带了些书和好玩的东西,就放在你姐姐那里,待会儿你过去拿吧。”<p>  “谢谢你,濮阳哥哥。”乐芸保持着微笑。<p>  濮阳愣了一下,想再说点什么。<p>  乐芸先开了口,又道了遍再见。“再见,濮阳哥哥。”<p>  “再见。”濮阳只好挥手再见,期盼着不就的将来,乐芸叫自己的名字时,可以把哥哥两个字去掉。

继续阅读:第五章 归来宴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凰鸣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