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真假情敌(3)
青省2016-11-18 13:242,219

  第三十一章 真假情敌(3)

  周六下午3点,阳光刚好照亮了濮阳图书馆二楼的一间房,七彩玻璃窗下,图书馆的磨砖地面,据说每一块磨砖都是用人手磨成,砖与砖之间几乎是没有裂缝,在大厅中间倒下一盆水,眨眼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同志们,首先很感谢各位抽出时间参加这次的聚会,对外我们一致宣称是读书会,我再次强调一下,在这里,没有同学和老师,只有同志。”濮阳老师换下了平时在学校常穿的灰色西装,着一身黑色的中山装,在六月的天气里,羡华感叹他怎么都不怕热。

  “老师,今天的主题是什么?”寥寥的几人的房间,一个人的发言,不用费很大的劲都能听的清清楚楚。

  “这里没有老师,请叫我建国。”濮阳老师认真的说。

  羡华憋着笑看着发言的同校学生怯怯的问建国,这次的聚会是要讲中国共产党吗?

  “不,这位同志,你错了,我们不是在讲中国工产党。”濮阳老师顿了一下,说,“我们讲的是中国民国的未来。”

  然后濮阳老师就新青年出版社翻译的《共产党宣言》和《国家与革命》展开了讨论。

  羡华受家庭和学校影响,对共产主义和中国共产党的了解少之又少,他只知道,国共不合,中国和广东的执政党是国民党,在国民党的统治下,任何与共产党的联系都是危险的,甚至要被抓到牢里的,明知如此却还敢在学校宣传,在自家的图书馆定期展开学习聚会,濮阳老师的勇气和决心让羡华由衷的佩服,他更被濮阳老师口中中国共产党党员的故事感动,李大钊独自在北京展开的各种对抗北洋军阀的斗争,组织五卅运动的爆发,在极端危险困难的情况下,领导的三一八运动,反抗帝国主义,反对军阀的卖国行为,最终被奉系张作霖逮捕,英勇就义,类似这样的故事,羡华听得心底总有股热血想要往上冲。

  从最开始,因为心芸而对濮阳老师产生的敌意,变成了崇拜和尊敬,慢慢的,共产党的意志和故事成了羡华真正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濮阳图书馆一楼,心芸自从上次把图书馆的《飞鸟集》不小心弄湿了后,一直不好意思再来。

  答应给濮阳哥哥画的画昨日完工了,便差人送到濮阳家,顺便上一趟图书馆。

  “好久不见了啊,杨小姐。”图书馆管理员本就对这位未来少夫人客客气气的,加上上次濮阳少爷大手笔购进新书,自然明白杨小姐在濮阳少爷的心中分量不轻,因此,对心芸热情的有些过头。

  “是啊,你好啊。”心芸尴尬的笑了笑。

  “对了,濮阳大少爷正在楼上呢,你要不要上去看看?”

  “濮阳大哥?”

  “是啊,好像是开展什么读书会之类的吧。”图书馆管理员透露道。

  心芸回过头问,“那我们也上去看看,怎么样?斯如?”

  斯如摇摇头,“算了吧,还是你去吧,我在这儿看看漫画等你,书上的字都看的我头晕,还读书会?”

  “也是,那你等我一会儿啊。”管理员说这个读书会开了快有两个月了,心芸纳闷怎么濮阳大哥和濮阳哥哥都没和自己提过。

  房间里零零碎碎,大概有5-6个人,都是西裤,衬衣打扮,看上去不过17,18岁,心芸站在窗边,只听见濮阳大哥洪亮的声音,回响在房间里,亲切而富有力量。

  “心芸?”

  心芸看到羡华,主动走了过来,“你好啊,羡华,你好像瘦了。”

  羡华刚想问心芸怎么会在这儿,看到心芸冲台上的濮阳老师点点头,一下就明白了,不禁有些失落。

  “你刚想问什么?”心芸发现羡华嘴巴微启,像是要说点什么。

  “没什么。”

  “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秉承说你生病了,我看你精神也不似以前那么好了。”

  听心芸这么关心自己,羡华又燃起了希望,试着问心芸,“你觉得濮阳老师怎么样?”

  “你是说濮阳大哥吗?”心芸看了眼台上的濮阳老师。

  “是啊。”羡华忐忑不安。

  “以前我都没注意到他懂这么多东西,说实话,他说的那些什么主义和党国的事情,我不是很了解,平时读诗文比较多。”

  “是吗?”羡华松了口气。

  心芸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虽然不懂,看上去,濮阳大哥好像很厉害的样子,有种男儿热血的劲儿。”

  羡华跟着笑了笑,心芸的话他倒也认同,却并不高兴。

  两人沉默着,谁也没有说话,直到濮阳老师宣布今天的读书会到此结束,还有什么想私下交流的欢迎同志们随时找到他。

  “心芸,你怎么来了?把我吓了一跳?”濮阳老师径直走了过来,羡华默默往一边挪动位置,好方便濮阳老师插在两人中间。

  “听管理员说有读书会,我就来了?”

  “管理员?”

  “就是阅览室的那个管理员。”

  濮阳老师看到心芸进门的瞬间惊讶大过于惊喜,他明明交代过图书馆的工作人员,任何人都不能透露楼上开读书会的事,如果有人硬闯进来,也要提前通报他,这要是一个不小心被国民党的人知道,不仅自己,读书会里所有的学生都有危险。

  “是他啊,好,我知道了。”濮阳老师点点头。

  心芸总是善于察言观色,“怎么了?是不是我不该来啊?”

  “不是不是,怎么会了?”心芸是个好姑娘,又是自己未过门的弟媳妇,算不上外人,但是杨家和张统领的关系非同一般,心芸知道了读书会的事,搞不好,杨家老爷哪天也会知道,于是他把心芸拉到一边,郑重的要求她不要告诉任何人关于读书会的事,生死攸关。

  心芸虽不懂那些主义和党国的事,但是国共矛盾她还是知晓的,就算濮阳大哥不说,她也不会透露。

  羡华见两人交头接耳,亲密无间,着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恨不得冲上去拉开他们两,却又没那个资格,像是一只漏气的气球,失去了以往勇气和生机,好像把平时那个好胜不服输,骄傲的自己弄丢了。

继续阅读:第三十二章 真假情敌(4)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凰鸣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