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真假情敌(2)
青省2016-11-18 12:062,651

  第三十章 真假情敌(2)

  燥热的六月,灼热的阳光晒的人懒懒闷闷的,只有知了不知疲倦的吵闹。

  连续多日羡华都不怎么搭理秉承,倒不是看不惯他又和张世兴,陈金山一起厮混,而是自从知道心芸和濮阳老师有了婚约,心里就搁了块石头。

  “少爷,你是不是生病了,叫大夫来看看吧?”

  “笨蛋,我哪有什么病啊。”周日了,羡华也不出去转悠,躺在床上,左右翻滚。

  阿盛看少爷茶不思饭不想的,日渐消瘦,夫人和管家问起,也答不上来原因,只能干着急。上回给夫人看病的西洋医生顺便也给少爷看了看,说是情绪低落,食欲不佳,倒也没生什么病,看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少爷的心事,阿盛哪里知道,“少爷,要不然去濮阳图书馆看看?”

  “别跟我提濮阳两个字。”羡华翻了个身,背对阿盛。

  “要不去陈氏图书馆?”

  “也别给我说图书馆三个字。”

  “哦,好。”少爷前段时间去濮阳图书馆去的那么勤,怎么现在连提都不能提。

  “书呢?少爷,你要不要看看书,打发一下时间,总比你躺在床上什么事也不做的好。”

  阿盛脑子笨,也想不到什么好办法。

  羡华背过身,听到书本翻页的声音,生气道,“别动我的书。”

  书本沙沙沙的响。

  羡华转身,一手撑起身子,大喊道,“都让你别动我的书了?”

  “动你的书怎么了?”

  羡华身子僵住,半天不敢回话。

  “动一下你的宝贝书,用得着这么大声吗?”

  梁老爷听夫人说儿子这两个月常常闭门不出,也消瘦了许多,特地过来看看。

  “爹,我不知道是你。”

  “不是我,就能那么大声了吗?要是阿盛,动下你的书,要生这么大的气吗?”羡华两颊的棱角确实比以前要分明不少,脸上也看不到赘肉,脸色不似以前白皙,多了几分饥黄,少了几分血色,“你这是怎么了?”

  “回爹爹的话,没怎么。”

  “没怎么都快11点了,你还赖在床上做什么?正堂一大早,6点多就跟着管家去开店,你倒好,做哥哥的,还不如弟弟。”

  “那商店的事我不爱干。”羡华去过几次家里的商店和银行,实在是没兴趣,坐不住,弟弟正堂老老实实,也没什么想法,父亲让做什么就做什么,干的也不错,父亲相当满意。

  梁老爷本想再多教训几句,见羡华也没了昔日跟他顶嘴的劲头,便也随他去了,只郑重的问了句,“桌上这些书都是你的吗?”

  羡华知道父亲要问什么,“哦,我在路上捡的,书就这么扔了挺可惜的。”

  “《马克思主义哲学》和《人权论集》不是你们该读的书。”梁老爷拍拍书头。

  羡华书桌上这本是新月书店出版,书中大部分是胡适 ‘罗隆基、梁实秋等人忍无可忍接连在《新月》杂志上发表的文章集合,猛烈抨击国民党和国民政府的倒行逆施。

  “我就是随便看看。”

  “政治和国民党思想不是能让你随便看看的,更别说什么马克思主义和共产主义了。”梁老爷发现书本上的折痕明显,说明被翻阅的次数不在少数。

  “我知道,爹。”父亲向来不让两个儿子参与有关政党的事情,这是可以说是父亲对儿子们的底线。

  “路上的书不要随便乱捡,你年纪也不小了,该想事了。”父亲说完便走了,书桌上留出了一道空白,羡华谎称捡来的书被父亲拿走了。

  “少爷,要不要,我再托人给你买?”阿盛看见少爷盯着空空的书桌一言不发,忍不住说。

  “不了,出去兜兜风。”

  阿盛兴奋的叫道,“好咧,我这就去准备车子。”

  6月的赤坎,吹来夏天的热风,羡华习惯性把手支在车窗上,猛地被铁皮上的温度吓到。

  “哈哈,被烫到了吧,少爷。”

  “我被烫到了,你这么高兴啊?”

  “不是哈 ,少爷,这天气转热了,小汽车被太阳烤的热,你那手臂手掌可得小心,”少爷闷在家里不出门,阿盛也跟着呆在家,快闷坏了都,“好久没跟着少爷出门了,我高兴这个。”

  “你呀,就是好玩。”羡华想起不出门的这两个月最难受该是好动的阿盛了。

  “少爷,前面就到满园了,我们是要要去哪儿啊!?”

  满园两个字瞬间提起了羡华的精神,“就在满园附近停一下,我下车走走。”

  “这满园可真大啊,听说是开平最大的园子呢。”阿盛跟在羡华身后绕着满园外围走了整整一圈,大腿都有些酸痛了,更别说是羡华。

  “少爷,你看什么呢?”羡华没有休息,早上也没吃什么东西,一直走着不肯休息,脸朝着园子里不停张望。

  “没什么,随便看看。”每出现一个人,羡华如惊弓之鸟拉下阿盛往下蹲,生怕被人发现。

  “少爷,我们又没干什么坏事,你怕什么呢?”

  “嘘,小声点。”羡华心里很矛盾,一方面他想要见心芸,另一方面他又害怕见到心芸。

  一个纤细如心芸的女生走过,旁边的男生说话声和秉承很像。

  “最近都没听你说起羡华的事了。”心芸问。

  “姐,我可按你说的,多和羡华接触,可人家不理我啊,最近好像生了什么病,上课也没什么精神,回家就不出门,一直待在家。”

  秉承甚至有种错觉感觉有时羡华好像在躲着自己似的。

  心芸关切道,“生病了?生了什么病?”

  “不知道,我问他,他说他没病。身体状况倒好,就是没精神,哎,姐,你说他是不是得了精神病?”

  “别瞎说。”心芸责怪道。

  “我可没瞎说,陈金山和张世兴也这么说。”秉承说完赶紧捂住嘴巴。

  “你还和他们两个来往呢?”心芸停下脚步,盯着秉承的眼睛说。

  “他们也不是故意的,姐——,而且我也帮你出气了。”

  “你真是,怎么说也不听,一点也不知道长进,怎么就不能学学人羡华。”

  “哎呀,姐,别打了,你别打了,”心芸粉拳落在秉承的背上,打个不停。

  “天天都提羡华,到底我是你弟弟还是羡华是你弟弟?”

  心芸没好气的说,“有你这样的弟弟整天气我,还不如没有。”

  羡华躲在园子外的草丛里,离得距离远,不确定是不是心芸,只偶尔听见秉承两声叫。

  “姐,怎么呢?”

  心芸突然停下来,她好像看见草丛里有羡华的身影,脸刷一下就红了。

  “姐,你怎么了?脸怎么红了?没事吧。”秉承摸摸姐姐的额头,并没有脸颊那么热。

  “没事啊。”这些天不知是不是心芸的错觉,去学校接秉承放学,在赤坎图书馆附近逛,总觉得看到了羡华的身影。

  “走,进屋吧,别看了。”秉承从背后推着心芸离开。

  羡华只看到心芸离开的背影,既兴奋又失望。偶尔他也能在学校门口遇到接送秉承的心芸,却故意躲起来,没上前打招呼,就像这样偷偷远远的望一眼。

  “少爷,你到底在看什么呢?”最近这样的少爷让阿盛很难理解。

  羡华没有正面回答阿盛,沉着脑袋又绕着满园走了两圈就回家了。

继续阅读:第三十一章 真假情敌(3)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凰鸣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