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真假情敌(4)
青省2016-11-18 15:033,740

  第三十二章 真假情敌(4)

  远处,村口的三层半高的灯楼亮起了探明灯,强烈的银色光束,像起早的星辰,提醒人们夜即将来临。

  “少爷!少爷!!”

  “叫我啊?”

  羡华从外面回来,整个人的精神状态更糟糕了,一个人坐在四楼的角亭里发呆,叫他半天也没反应,阿盛差点就要上去掐他了。

  “少爷,你打起精神来啊,整个人就像丢了魂一样。”周六下午,少爷固定会一个人出去,也不带阿盛,不知道干什么去了。

  “我像丢了魂?”

  “是啊,不信你自己去找找镜子。”阿盛左右望了望,确定没有人在附近,小声问,“少爷,你是不是偷偷跑出去抽大烟了?”

  “去去去,想什么呢?”羡华还以为阿盛要说什么呢。

  “吸了鸦片就有精神,没吸食鸦片就没精神,又瘦,不就是你这个样子吗?”

  “是哦,你这么说也有道理。”

  阿盛蹲下身子,“那少爷,你是真的吸了吗?”

  “嗯,”羡华差点就被带进去了,“不是不是!真是差点就被你糊弄进去了。”

  羡华小心问阿盛,说他有个同学喜欢一个女生,但是那个女生已经和一个特别优秀的人有了婚约怎么办?

  阿盛想了想,笑着说,“少爷,你喜欢谁家的小姐啊?”

  “说了是我同学!”羡华脸涨红,还好光线暗,看不太清楚。

  阿盛点点头,说那有人家有婚约了总归是不太好再喜欢了。

  “不过,你同学也太不自信了,难道他一点优点都没有吗?”

  羡华说他优点很多,学习好,为人不错,有责任感。

  “有婚约的小姐还是不太好,自信还是很重要,要是这女生没有婚约,倒是可以尝试,少爷,你以前不是常说,不是打最有把握的仗,而是要有打赢的自信吗?”

  羡华一愣,“可以啊,什么时候记性这么好了,我说的话你都记住了?”

  “嘿嘿,这是好话,我当然记得住。”

  晚风吹拂羡华的脸颊,阿盛的话如醍醐灌顶,让羡华察觉到原来丢失的东西,可是他和心芸之间仍然有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

  “少爷,明天还去踢球吗?”赤坎镇上新建的中学,对外开放了新足球场,听说是真草,前几天放学,羡华去试了两脚,还不错,顺便认识了几个新朋友。

  “去啊。”

  阿盛等着羡华说什么。

  羡华看出了阿盛眼睛里的期待,“行了,明天带你去。”

  “哈哈,太好了。”阿盛总算等到第二次外出的机会,“对了,少爷,你喜欢的那位小姐是不是杨家,杨秉承少爷的姐姐?”

  羡华刚喝下的茶水差点吐出来,“是我同学!”

  “听说她和濮阳家的少爷有婚约,”阿盛完全不理会少爷,“他们家两兄——”

  “跟我说这些干嘛?”羡华打断了阿盛,“是我同学又不是我,再多嘴,踢球就不带你呢。”

  阿盛双手捂嘴马上不说了。

  剩下羡华独自沉思他和心芸的那道沟壑。

  足球场上,国助与羡华搭档默契,连进了两球。

  “少爷,你真厉害!”阿盛在场外加油呐喊。

  刚刚那一球是国助的助攻更漂亮,自己就是跑的快在门前一推,进了球,主要功劳还在国助,阿盛这么大声的夸耀自己,反倒让羡华难为情。

  “国助,谢了!”

  “谢什么,这是团队合作,是我们11个人团结的结果。”国助撩起T恤擦掉了脸上的汗。

  总共踢了两场球,接触时间合起来也不过几个小时,羡华对这个留洋回来,比自己大一岁的哥哥,很是喜欢。

  “我们啊,肯定会成为特别好的朋友。”比赛结束,羡华和国助所在的队伍毫无悬念的以4比1取得了胜利。

  国助喝了一口水,笑着说,“我也这么觉得。”

  “这可惜,要是你不姓濮阳就好了。”羡华双手撑在背后,和国助坐在足球场边缘休息。

  “姓濮阳怎么了?”

  “没怎么,就是不太喜欢这个姓氏。”羡华不好意思说起真正的原因。

  国助只觉得这个新朋友的想法有些特别,并没有深究。

  “跟我说说,你在美国那么多年,那边和我们赤坎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吗?”

  “当然了,美国人喜欢棒球、美式足球、冰上曲棍球、和篮球,福音音乐和非裔美国人音乐也和我们平时听到的戏剧,铜锣二胡很不一样。你知道吗?美国的国徽啊,是一只白头海雕,是力量、勇气、自由和不朽的象征,他们那边还很流行一个叫卓别林的电影演员,演的《巴黎一妇人》,《淘金记》和《马戏团》都特别出名。”

  “这国外多好啊?你回来干嘛?”赤坎,开平,乃至江门,恩平,台山,鹤山等等广东地区外出打工,留洋的侨胞不在少数,除开个别混的不是很好的,那些在当地立足或者学有所成的乡人也常常回家乡,放弃在国外更优渥的生活条件,这点常常让羡华想不通。

  “那里再好,始终也不是自己的家。”国助说起回国的主要原因还是想家,想念家里的饭菜和亲人,没有提起想念的人也有心芸。

  “我要是出国了,才不回来了,家里太多束缚了,还是在国外自由自在的好。”羡华往后一躺,呈大字望着蔚蓝的天空,一场运动过后,酣畅淋漓,阳光没那么热了,偶尔吹过的夏风,和肌肤上的汗滴亲密接触后,带给他巨大的幸福感,和像天上层层叠叠的白云一样轻松自在的感觉。

  国助跟着羡华一起往后倒,“等你真正出国了就不会那么想了,国外不都是天堂。”

  “到时候再说吧,还得我爹同意才行,不是我想出去就能出去的了的。”羡华觉得未来还离自己远着了,当前的最大难题不是这个,“问你个事啊。”

  “什么事?”

  “在国外,如果一个男人喜欢一个有了婚约的女人会怎么样?”

  “这个我不清楚,好像没遇到过这样的情况,怎么呢?”国助好奇羡华怎么会突然问这个问题。

  “没怎么,好奇问问。”羡华期待着能从国助身上找到答案。

  “国外我的外国同学都是自由恋爱,然后很多已婚妇女都在外工作,和丈夫一样挣钱,他们比较宣扬自由和平等,这点在男女关系上也有体现,我个人觉得,有了婚约,任何人也有权利去喜欢任何人,不该被婚约束缚。”国助就是因为这么想的,才没有急着跟心芸成亲,他想给心芸更多的时间去考虑,等她真正的喜欢自己。

  “你真的这么想?”羡华望着国助,困扰一个多月的烦恼似乎找到了答案。

  “嗯,你觉得不是这样吗?”

  羡华不知该怎么回答。

  国助凑近羡华问,眯起眼睛,笑着问,“你是看上了哪家有婚约的小姐了?”

  羡华从草坪上坐起,奇了怪了,自己什么都没说,阿盛能猜到,怎么连认识不久的国助也能猜到自己的心事,难不成都写在脸上了。羡华揉揉自己的脸,并没有什么异常啊,硬着头皮说,“没有啊,哎呀,说说别的吧。”

  “哈,你还害羞啊,恋爱还是要主动勇敢的好,反正我是鼓励你去追寻,中国有句话怎么说来着,缘分难求,真爱难觅。”

  “你说的太对了,缘分难求,真爱难觅!国助,真谢谢你!”羡华激动的跳了起来。

  “这人活一世,真正能遇到喜欢的人相亲相爱走下去的,还真是不容易,我们上一辈,更别提上上一辈,许多婚姻的结合都不是自由的,没有爱与感情的,这样的婚姻实在是可悲。”

  “对,你说的没错。”

  国助瞧羡华的激动样,看来他的确很喜欢那个女生,可国助话是说的好,可真要落在实践上,自己和心芸的事还没个准儿,也只能逞逞口舌之快了。

  走出大门,汽车门开,羡华脚步轻松还以为是阿盛帮自己把车门打开。

  “梁少爷?”从车厢后座走下来的是心芸。

  “心芸?”羡华许久没当面这么叫过她的名字,有点尴尬,改口道,“杨小姐,你好啊。”

  羡华没躲开自己,反而像是回到了以前,甚至更精神了,心芸挺意外的,“你的病好了吗?”

  “病?”羡华犹豫了一下,“哦,好了好了,都好了,想通了就好了。”

  羡华一直否认自己没生病,现在想来身子一阵痛快,凉爽,确实是得了病,是心病,万幸的是从国助那里找到了药。

  “心芸,你来了。”国助从羡华身后冒出。

  “濮阳哥哥。”心芸亲切的叫道。

  心里一点酸酸的,羡华忍住没问两人怎么认识的,想说都姓濮阳,心芸认识也不奇怪。

  “你来的太晚了,都没看到我们队精彩进球。”国助穿过羡华,走到心芸的身边,显得很亲昵。

  心芸道歉说中午睡过头,没来得及。

  “刚刚羡华有几个球进的可漂亮了,可惜了,你都没看到。”

  国助对自己不吝赞美,还是在心芸面前,羡华显得越发慌张。

  “是吗?你也会踢球啊。”要是知道有羡华参与踢球,心芸就不会借口睡得晚迟到了,单单就让心芸在场边给濮阳国助加油,心芸是不肯的,总觉得有很多双眼睛会盯着自己看,无奈爹爹发话了,她总归是要来的。

  羡华把功劳给了国助,说是他的助攻漂亮,自己进球也就是纯属运气,实际上球技一般。

  “心芸,你明晚有时间吗?我爹娘想请你到家里坐坐。”国助的一句话让羡华感觉不妙。

  心芸难为情的说暂时还是不去的好,她还没准备好。

  等心芸先上车后,羡华把国助拉到一边问他和心芸是不是很熟。

  “我没和你说吗?她是我未婚妻啊。”国助一脸高兴。

  如五雷轰顶般,羡这华才知道原来自己搞错了。

  “少爷,那天在角亭我就想跟你说,濮阳家有两个兄弟,心芸小姐跟二少爷订了婚。”回到车里,阿盛被羡华质问知道心芸跟濮阳家二少爷订婚的事怎么不跟他说。

  “你怎么不早说?”

  “是你不让我说啊。”阿盛委屈道,“而且我说你喜欢心芸小姐,你还不承认。”

  “呼~”羡华躺倒车上,心情颇为复杂,原以为交到了一个好朋友,哪里知道那才是真情敌。

继续阅读:第三十三章 九一八事变(1)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凰鸣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