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画舫逃窜(1)
青省2016-11-17 22:173,104

  第二十五章 画舫逃窜(1)

  赤坎镇上从得业街拐进一个巷口,画舫一楼挂着岭南画派大家苏六朋的画,《桐荫听琴图轴》工精细致,《停琴听阮图卷》率直写意,岭南画界的珍品《清平调图》、《东山报捷图》、《太白醉酒图》、《加官进爵》,据说都是真迹,羡华不这么认为。

  画舫二楼,有南、北、西房共七间,烟雾夹杂水草味扑鼻而来,羡华怕是被秉承带到了什么奇怪的地方,准备临阵脱逃,被秉承一把推进一间房。房间里有铺着波斯地毯的铜床、铁床供烟客躺卧,几个穿着华丽的乡绅慵懒在举着烟枪在烟灯前,吞云吐雾。一张张面孔长着相似的面黄肌瘦、形销骨立躺在印有“糊涂世界”的几个大字的牌匾下,还有几个人边打牌九边抽烟。

  1909年的广州河南,鳌洲外街担竿巷,一家新的裱画店开张了,店名为“守真阁”,还有一副春联,其中有字:“糊涂世界”。而“糊涂世界”由岭南画派画家高剑父手写的,不是说裱画店糊涂,而是暗讽清廷糊涂。

  “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羡华两道眉毛倒立吗,怒目相对。

  “这里啊,有六间豪华房舍,比竹岚楼烟馆好多了,是全赤坎,不,是全开平最好的烟管,还有雅座,可以在烟馆内叫酒饭,请妓女。”秉承指着对面说,“刚你看到了吗,对面的‘书芬公寓’,嘿嘿,就是一家妓院,跟这儿的老板说一声,对面的女人随叫随到。”

  画舫一楼打着画舫的幌子,二楼到三楼专门针对乡镇里有钱人家提供烟土服务。画舫老板刘老板开设烟馆已有很长的时间,烟土也很讲究,在煮烟时兑白兰地酒,使烟客吸毒后感觉特别好,因此这里的声音也是极好。

  “哼,”羡华鼻子出了声起,甩手直接往外走。

  “你上哪儿啊?”

  一名伙计拿着两管烟枪递给秉承,秉承让伙计等一会儿,去追下楼的羡华。

  秉承拉住羡华,“怎么,你不喜欢糊涂世界那间房吗?没关系我们可以换一间啊。”

  “全城禁烟禁赌,你这是明知故犯,简直是太——太糊涂了。”羡华从未抽过大烟,也从未想过去尝试。

  “你是说张统领?哎呀,你天真,这些军阀国民政府,哪个不是天天喊着禁毒禁烟,背地里不知道捞了多少油水,没事的,你别被他们吓唬住了。”秉承伸手拉住羡华的衣袖,往后扯。

  “中国正值危难之际,你还有时间打牌九,抽大烟?”羡华再次甩开,“还拉我来这种地方,你不是糊涂,是没脑子,中国就是因为有太多像你这样没脑子的青年人,才一直内忧外患,被外人欺负。”

  秉承好心带羡华来享受,之前也就被张世兴和陈金山带去竹岚楼烟馆抽过一回大烟,这次也是第一回来画舫这种高级场所,可以说是痛下血本,却不料遭羡华一顿脾气。

  “玩玩嘛,你不干就算了,说什么国家没脑子的,这世上就你一个人最聪明了,是吧。”和羡华关系没那么疏远后,秉承不知不觉中已把想当做自己的朋友,也想把自己喜欢的东西分享给朋友,不仅仅是感激他救了自己的姐姐。

  “玩玩?这东西一旦上瘾,绝大多数不能戒烟,犯瘾时眼泪、鼻涕、口水一起流,有气无力,时间一长,就成了烟鬼,你看看里面那些人,哪一个不是精神萎靡的?更别提那些为了吸食鸦片会不择手段,从变卖家产到卖掉妻女、抢劫偷盗,无恶不作,这些你不知道吗?”羡华越说越生气,看见一楼墙上苏六朋的画作,想到这要是真的是真迹,苏六朋一生对当时黑暗的社会深怀不满,不知如果他知道自己的画作死后被摆在画舫会作何感想?

  秉承吸食时间不多,并没有上瘾,“没那么夸张啦,我上次吸的时候,精神可好了,好像在云上飘一样,一身轻松,真的,不骗你,你试一下就知道了。”

  “你走不走?”羡华不想跟秉承再争执下去。

  “我把几个月的零花钱都给了伙计了,这个时候怎么走?”秉承把头歪在一边,反问羡华。

  “我就问你走不走?”

  “不走,有好玩的不玩,白白浪费钱,我傻啊。”

  “那你慢慢玩,我走。”羡华摔门出去,头也不回。

  秉承也生气了,小声嘟囔,“我自己玩就自己玩。”

  刚走出巷口,陈记大药房门口的伙计就将戒烟传单塞入了羡华的手中,用特别的眼神看着羡华。

  国民政府在支持发展戒烟所的同时还支持推广了和平戒烟丸的研制与发展。在研发制作成功后,为了支持戒烟丸的推广,政府监药处还从各方入手,力争将告示写得简洁明了,深入人心,大力印刷戒烟丸的传单,在其传单上写着:“本堂祖传精制英雄神力丸开始以来,断去烟瘾并治愈各病不下千万余人。有烟瘾者,购服一千粒以上,管保断去烟瘾,诚济世无上之良药也。现为在此推售伊始,定价特别低廉,每四百粒售洋一元,如不治病包退还洋。各界如有患以上之病者,请即购服方知言之不谬也……”

  羡华抬头,门店上陈记大药房招牌的几个大字旁边,还有劝解烟酒戒烟所的禁烟广告,标语写着,“戒食鸦片,救国救民。”

  羡华望着巷口那边画舫的位置,想到几步路的距离,烟管和药店的距离,心中说不出的无奈。

  “少爷,您的朋友不来了?”伙计问半躺在烟榻的秉承。

  “嗯。”

  “那要不我把您订的两根烟枪,换成一根?”

  秉承正郁闷着呢,索性手一挥,说不用了,“一根我拿来抽,一根用来给我抠脚。”

  “啊?”伙计以为自己听错了,梁秉承点的是烟土叫做金山装,也叫“锡条货”,用锡箔做成牙膏样装制,由香港走私贩入广东,每两价钱14元,一般只有官僚,政客,上级军官,富商等才能吸食,配套的烟管价格也不菲,每只都在10元以上,他来店里多年,还是头一次听说有哪位年轻客人一个人要两只烟,一根用来抽,一根拿来抠脚的。

  “怎么,不行吗?”羡华索性把皮鞋也脱了。

  店里倒也没有规定不能用烟枪来抠脚,倒是严厉规定不能得罪财大气粗的主儿,就算有什么无理的要求,只要付了钱,都要豁出去满足客人的需求。梁秉承出手大方,小费给的也多。

  伙计点头哈腰道,“行的,行的。”

  小腿搭在右腿的膝盖上,高高翘起,秉承望着天花板上缥缈的烟云,想不通为什么羡华不肯抽烟,还要发那么大的火?

  伙计准备好了东西,蹑手蹑脚上前,将药草点燃。

  秉承头一歪,懒得想,还是着眼于眼前好好享受一番,否则不就变得和梁羡华一样木纳呢?

  “你干嘛?”嘴里的烟枪还未吸入一口,瞬间被夺走。

  羡华扔掉烟枪,拉起秉承,“跟我走,你也不能呆在这儿。”

  秉承莫名起来被羡华拉到门口,“你又回来干嘛?”,一只手挂在门把手上。

  “抽大烟只会害了你自己,跟我走,别吸这害人的玩意儿。”

  “管你什么事啊,我就爱抽了还怎么样?”花了不少银圆,秉承可不甘心就这么打水漂。

  “你家里人知道你在这儿抽大烟吗?你爹娘和你姐姐?”

  “不管你的事!”杨老爷和姐姐心芸要是要是知道自己抽大烟,肯定不会轻易绕过自己,秉承最不想听到的就是这两个人的名字。

  羡华都快走到大街上了,手一招,就能拦辆三轮车回家,最后还是折了回来,好歹也不能看着自己的同学在自己面前就这么堕落下去,更何况他还是心芸的弟弟。

  “杨秉承,这真不是好东西,你听我的,回家,别玩了呢。”羡华厉声道。

  “凭什么啊?”秉承死拽着门把手,不肯松手,两人僵持不下。

  伙计上前询问秉承,是否需要帮忙?

  秉承让伙计把羡华拉出去,免得碍着自己抽大烟。

  羡华被两个伙计架住两只胳膊儿,挣扎不出,两手往外扑腾,冲秉承喊道,“秉承,我是为了你好,别到时候上瘾了,你可就完了。”

  拉抻了自己的上衣,秉承看见羡华被伙计抓住不得动弹,欣喜和轻松延续不到一分钟,想起了上次自己找人打他的事,觉得这么做不好。

  “行了,松开他,客气点送他下楼。”秉承话刚出口,画舫一楼一阵骚动。

  戴硬壳大檐帽,缀五角形帽徽,穿黄斜纹布的士兵闯入画舫。伙计匆忙上楼喊道,糟了,官兵来了。

继续阅读:第二十六章 画舫逃窜(2)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凰鸣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