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台山浮石飘色
青省2016-11-17 23:353,591

  第二十七章 台山浮石飘色

  “浮石飘色”始于明末清初,据说是浮石乡姓赵的书生上京赶考,在京城观看了童子彩衣装扮古代人物脚踩高跷和划旱船的表演受到启发,每年农历三月初三,场面浩荡,不仅身在外地外国的本乡人跋山涉水都要回归乡里,连邻近的乡下人也会要前来凑热闹。

  阿盛难得趁这个机会跟着羡华出来逛,眼珠子四处滚动,两个八至十岁的儿童(俗称“色仔”)扮成历史故事、神话传说中的人物,由村民用“色柜”抬着出游,人物主要靠一条精心锻造的纤幼钢枝支撑,其左足立于一根桃枝上,右足摆动,身体凌空无凭,似无依托,是真正的“飘”。

  “少爷,你看,那个童女扮‘嫦娥奔月’”。

  “傻瓜,那是个男孩儿”。

  “男孩怎么也生的这么美?”阿盛头一次见到这么美丽的男孩儿。

  羡华一针见血的指出,“不管他美不美,你看他下面那个凸起的位置,是不是像把茶壶嘴?”

  “是哦,呀!”阿盛突然加了一声,“她还在裤子里面藏了一只茶壶?”

  羡华被阿盛的傻劲吓到,转过身,观察另一面的飘色,什么“牛郎织女”、“吕布貂蝉”和“平贵别窑”,懒得理会他。

  穿过拥挤的人潮,在街角拐弯处,两个开平县的女学生也跑来凑热闹。

  “看啊,心芸,那个是‘木兰从军’,那个小姑娘长得多俊俏,好像是个男孩子。”斯如跳起来,指着刚抬过去的色柜子,兴奋的模样倒也阿盛有几分相似。

  “是挺好看的。”心芸看着说。

  “心芸心芸,你在看看那边,左边啊,是不是‘白蛇青蛇’?”

  “哪儿呢?”

  斯如拉着心芸往前排挤了挤,“就是那儿。”

  心芸踮起脚尖,拉长了脖子说道。“是挺像白蛇青蛇的。”

  色柜上专人举着长木丫,中途帮助“上色”阻挡障碍物,并给“色仔色女”送茶擦汗,阿盛一看到,像是看到什么稀罕的东西一样,猛拍羡华的背,“少爷,你快看,那个人在给童男童女擦汗。”

  “看到了,看到了,你大力点拍,我心肝脾肺都要被你拍出来了。”羡华咳了两声,手掌放在胸口上下捋气。

  “那好,我轻点。”手掌落在羡华背上的重量轻了,不一会儿,手掌又像石头一样重重掉落在羡华的背部,阿盛激动的喊道,“白蛇青蛇啊,白色的衣服和青绿色的衣服,就是那两个女孩子,我认得。”

  羡华万分后悔为什么要把阿盛带出来,根本给自己找罪受。

  “少爷,你不喜欢看吗?”

  “是——不是。”羡华临时改了口。

  阿盛意识到可能是自己的问题,“少爷,你是不是后悔带我出来了。”

  “不是,你做的很好,”羡华微笑道,“要是下手再轻点就好了。”

  意外的,少爷居然没有发火。

  就连羡华背后的疼痛感和嘈杂的环境豁然舒坦了,只因为穿过扮演白蛇的女童头上的珠钗,羡华看到了一张脸。

  “心芸!”羡华扯着喉咙喊道。

  阿盛也加入了进来,杨小姐杨小姐的在铜锣声响中发出自己的声音。

  “少爷,太吵了,杨小姐,听不到的。”

  羡华拨开黏在一起的人群,靠近了些喊。

  心芸和身边的斯如聊得正开心,完全没有注意到羡华。

  “心芸!杨心芸!”羡华见心芸没反应,干脆跳上‘杨金花争帅印’的色台。

  “你干嘛呢?多危险啊!”色台承受不住羡华的动作,差点就翻了,前后抬杆子的壮汉停了下来,负责给女童擦汗的男子刚好抱住掉下来的女童。

  羡华连忙道歉。

  骚乱引起了心芸的注意,她远远的喊着羡华的名字。

  “对不起,对不起,我先走了。”羡华往心芸的方向跑去,穿过“头牌”、“色标”、“罗伞”、“飘色、”,心芸的脸在人群里时隐时现。

  “心芸?”羡华失去了心芸的踪迹。

  有人在背后拍了下羡华。

  心咯噔一下,羡华准备好笑脸,缓缓转过身。

  “羡华哥!”

  “你也来了?”迎接羡华的不是心芸而是秉承的脸。

  秉承看见羡华从色台上跳下来,一路跟了上来。

  “是啊,我在那边看舞龙、舞狮,你要不要过来一起看?” 秉承不情不愿的被陈金山和张世兴拉来台山看飘色,正无聊着呢,就看见羡华了。

  “不用了,”羡华想起了什么,“你姐了?”

  “我姐?我怎么知道,我一个大活人在这儿,你问我姐姐干嘛。”秉承不高兴了。

  ”“没事,我随便问问,你走吧。”羡华摆手让秉承走。

  秉承并不打算走,“哎,我们一起玩嘛。”

  “谁跟你一起玩,一边呆着去。”羡华再次摆摆手,迅速钻入人群深处。

  背后两下轻轻拍打,手感那么厚重,想都知道不是女人的手。

  “干嘛啊你?杨秉承?”来的人不是秉承。

  “是我啊,少爷。”阿盛看白蛇看得正入迷,回头一望,少爷就不见了。

  “你干嘛要拍我的背?”

  “你刚刚不是说,我拍的太重了吗?还是太重了?”阿盛记得少爷说过的话,特地轻轻拍他。

  “是的!”羡华生气的往里走了走。

  越走越远,羡华的信心越降低。

  轻如鸿毛的重量停在羡华背上的脊梁,这一次,他知道不会有错了。

  “心芸,”羡华压低声音温柔道。

  “少爷,这下够轻了吧。”阿盛瞪大了眼睛期待羡华的表扬。

  羡华两手从鬓角往头顶中心推上去,“我的娘啊,真是要疯了。”

  “穆桂英挂帅”的飘色表演队伍从羡华面前经过,羡华深吸一口气跑出了近1公里,以为总算甩掉了阿盛。

  “拍的这么轻你以为我就认不出你了吗?说了今天不要走近我1公里之内。”羡华左肩膀往外撑,手停在了半空中。

  “1公里?这么远?”心芸笑道。

  “没有没有,”羡华连忙摆手道,“我说的不是你,千万别误会。”

  连续三次都是错误的人让满怀期待的自己失望不已,突然出现的心芸,令羡华既惶恐又兴奋。

  “我刚刚老远就看到你了,一直叫你来着。”羡华笑的合不拢嘴。

  几乎同时,心芸远远的也望见了羡华,本来不确定是不是他,后来看他径直朝自己走来,便确信了,艰难的往羡华的方向移动,无奈人群一直跟着飘色的队伍往东走,心芸和斯如裹在人流中,不知不觉就偏离了方向,还走散了。

  “人实在是太多,我找你很久了。”

  听心芸说找自己很久,羡华心里乐开了花,重复道,“你找我很久了啊。”

  “有一会儿了,还和我同学失散了。”

  “没事,你跟着我,我保护你,帮你找你同学。”羡华说这话的时候,特地握拳把手放在胸前心脏的位置,显得很郑重。

  心芸低头一笑说,“找不到也没关系,斯如的家人在附近,我们一早就说好,万一在人群中走散,就各自回家。”

  羡华点点头,心里暗爽,那就不找斯如了,自己可以跟心芸两个人单独相处,周遭嘈杂的铜锣和八音管弦乐仿佛变成了轻柔绵长的丝竹声,给羡华股劲。

  “哎,你去哪儿?”

  “等等我,你就在这儿等一会儿,我很快就回来。”羡华离开大约10分钟后出现。

  “事前,组织者以双母双全、长相俊美、意志坚定、胆大开朗、品学兼优为条件,以自愿为原则,挑选一批8—10岁的童男童女,利用业余时间集中培训后才当‘色仔色女’。色柜、色架依照传统制作,色柜为正方形,四面绘上彩画,柜内压上几块大石头,以保持平稳,色架由色梗、桃枝组成,色梗是一条精心锻造的纤幼钢枝,安插在色柜上。色梗穿过“下色”衣服直到“上色”身后,表面看不到钢支。”羡华换了口气,继续说,“每逢出游,都以飘色为主,前有旌旗、罗伞、锣鼓、瑞狮、色标开道,后有八仙贺寿、八音管弦相随,队伍庞大,古色古香,环游全村,再回到庙中,以祈求人口平安、五谷丰登,六畜旺相。当天,旅外乡亲赶回村中,外界人士四方云集,形成万人空巷、夹道观摩的热闹场面,成为名传远近的民间习俗专项活动。”

  心芸提起对飘色感兴趣,但是不甚了解。羡华吃到了上次在八和会馆的甜头,马上找到飘色队伍后的领队大人,了解了一番,心里默背下来,回来照本宣科告诉心芸。

  “色袍是飘色人物穿的戏服,是仿照古代的戏服制作而成。浮石飘色的色袍制作精美,鲜艳夺目,刺绣精巧,是很有欣赏价值的艺术品。”

  心芸激动的鼓起了掌,“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羡华本想说,自己读书百遍,了解很多东西,想起上次在戏院说了那么多谎,对心芸和自己都不诚实,不想重蹈覆辙,做一个让自己都讨厌的人,便向心芸老实交代,自己临时向飘色队伍里的人请教的,现学现卖。

  “你不会生气吧。”见心芸半天没说话,羡华担心道。

  心芸摇摇头,在家中,母亲和父亲,就连自己也一样,特别关心弟弟秉承,习惯了给予和关爱他,而自己第一次被人这么重视和关心,心芸受宠若惊的同时,更多的还是感动。

  “你真好。”

  羡华脸一下子就发热了,“啊?”,从没有人对羡华这么说过。

  你真好。羡华回忆心芸对自己说的话。

  卖百香果的妇人唤了羡华好几声才把他叫醒。

  榕树下,心芸静静等待羡华,自己只是随口一说好久没吃百香果了,怀念百香果甜甜酸酸的味道,羡华就让心芸在人较少的拐角处的一颗榕树下等着,心芸还没问羡华要去哪儿,他的人影就消失在人群中了,心芸满怀期待等着羡华的归来。

继续阅读:第二十八章 榕树下两流氓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凰鸣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