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榕树下两流氓
青省2016-11-17 23:563,649

  第二十八章 榕树下两流氓

  榕树上的树根盘曲在地面上,像一条条不知向何处延伸的小溪流,踩在粗壮的根部,又给人一种踩在大蛇上的恐惧感。

  地上的树枝咯哒一声,被折成两半,心芸兴奋的转过身去。

  “羡华?”

  穿灰色西装的年轻男子不怀好意的笑道,“小姐,一个人啊。”

  心芸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不是。”

  “她刚刚是不是叫了梁羡华的名字?世兴?”另一名穿着棕色西装套装的年轻男子问道。

  “好像是的哦。”张世兴隐约听到了最讨厌的人的名字,“你是不是认识梁羡华。”

  心芸又往后退了几步,飘色的人群离自己还有几百米的距离,铜锣声太吵,这么远的距离大叫恐怕也没有几个人能听见,要是真遇到什么危险,只能跑快点。

  陈金山往前走了几步,靠近心芸,“问你话了,哑巴了,不会说话啊。”

  最近杨秉承和梁羡华走的近,陈金山和张世兴都很不爽,多次劝说杨秉承不要跟梁羡华走太近,一点用也没有,就连今天,秉承远远看见梁羡华,就要跑过去跟他打招呼,丢下他们两个,陈金山不免担心,这么下去杨秉承会渐渐和自己跟张世兴疏远。

  “哎,这么凶干嘛?瞧你把人家吓的,”张世兴摆摆手,咧嘴笑的很谄媚,“敢问小姐芳名啊?一个人的话,要不要和我们一起玩玩啊。”

  心芸淡淡的说不要,一边往后退,脸侧过一遍,查看自己和人群的距离。

  “你这是想去哪儿啊?”心芸刚准备转身跑,就被眼尖的张世兴拦住。

  “让开。”张世兴的身子挡在心芸面前,心芸往左他就往左,心芸往右他就往右。

  “不让,我就不让?”张世兴耷拉着脑袋,一手撑在榕树粗壮的树干上,饶有兴趣的看着心芸。

  陈金山对调戏良家妇女没什么兴趣,就是好玩,跟着张世兴瞎掺和儿,“是啊,陪我们哥两玩玩呗,正无聊了。”

  心芸往前被张世兴挡住去路,往后的退路又被陈金山占住,旁边是大榕树,也不能撞开,一时间竟无法突围,“哼,你们要玩什么?”

  “哈哈,哥哥想玩什么你就跟着玩吗?还问玩什么?”张世兴突然大笑,“你这小姐可真有意思。”

  张世兴和陈金山无聊的时候也会调戏路过女人,尤其喜欢像心芸这种穿制服的女学生,知书达理胆子小,通常张世兴没说两句,女生就会大喊大叫救命啊,来人啊的,要不然就是拼命跑,今天倒是奇怪了,遇到一个小姐,不哭不闹不叫的,还敢问自己玩什么。

  心芸怕说错话惹到眼前的两个小流氓,只能顺着他们的话,拖延时间,一来想其他办法,二来,等羡华回来。

  “是你问我要不要一起玩,我当然得先知道玩的内容才知道要不要跟你一起玩啊。”

  “去一个没人看见的地方,玩男人和女人之间的游戏。”说完,张世兴哈哈大笑,陈金山也跟着笑起来。

  心芸趁机从侧面突围。

  “唉,这是要往哪儿跑了?”张世兴反应够快,拦腰抱住心芸,“幸好我身手矫健。”

  “滚开!”心芸用力往外推,挣开了张世兴。

  “不是说好一起玩吗?干嘛跑啊?”张世兴拖长了尾音说道,“看不出,力气还挺大的。”

  陈金山吓了一跳,差点以为就要被女学生逃了,“世兴,真有你的,反应这么快。”

  张世兴瞄了陈金山一眼,又把目光落在了心芸身上,“看来是位狡猾的小姐呢。”

  “我没答应过跟你们一起玩,也没兴趣。”心芸收起和善的脸,“让我出去。”

  “呀,大小姐,生气了啊。”张世兴张开双臂,围住心芸,慢慢靠近心芸,将包围圈缩小。

  心芸背贴着榕树树干,已经无路可退。

  陈金山学者张世兴的样子摊开双臂,见心芸慌张的模样,越发开心。

  “你要是再敢往前一步,我就跟你们拼了!”心芸无计可施,只能放狠话,也做好了放手一搏的准备。

  “哈,别说,我对你拼命的样子特别有兴趣。”眼看张世兴右手就要搭上心芸的肩膀。

  张世兴和陈金山脑门后同时飞来一团清凉的东西。

  “什么玩意儿啊?”张世兴转过身,摸着后脑勺,手上粘糊糊的沾满了绿色的液体。

  羡华先用切开一半的百果香砸向两人脑袋,成功吸引了注意力后,助跑起跳从侧面飞身给了张世兴一脚,强大的冲击力连同一旁的陈金山也被撞倒。

  “走,心芸。”羡华拉起心芸的手。

  心芸刚走出两步,张世兴猛地从地上跳起来,扯住了心芸的另一只手。

  “把你的脏手给我拿开,张世兴。”羡华一个箭步,冲上去用手掌劈开张世兴的手,把心芸挡在自己身后。

  张世兴这下更兴奋了,“原来是你的女人啊。”

  “什么我的女人,别瞎说。”羡华的脸好不容易冷却下来,被张世兴这么一说,马上发起了热。

  陈金山也走了过来,斜着眼望着羡华,“这么巧啊,梁羡华,刚想找你呢。”

  “找我就找我,你们光天化日的围着一个女学生,还拉拉扯扯的是干什么?”

  张世兴望了眼羡华背后的心芸,挑起一边的嘴角,坏笑道,“怎么不许我们和女学生拉拉扯扯,就许你和女学生拉拉扯扯。”

  心芸不知什么时候两手拉着羡华的衣角,听到张世兴的话,和转过头来的羡华对视了一眼,匆忙低下头。

  羡华心里高兴的很,脱口而出,“人家女学生不愿意和你们拉扯,你们硬逼她做什么?”

  “哦,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是这位女学生只愿意和你拉扯,这么说来,你们的关系肯定很不一般了。”张世兴冲陈金山大笑。

  陈金山特意重复了不一般三个字。

  “就不一般怎么了?懒得跟你们说,心芸,我们走!”

  羡华没听出张世兴和陈金山话里有话,心芸知道那两个人是故意要给羡华难堪,虽然怪不好意思,犹豫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没有放下羡华的衣角。

  “这可不行。”张世兴绕到心芸的背后,陈金山顶上来和羡华对峙,“哪有这么轻易放过你的道理。”张世兴老早就想收拾羡华了,上次借机怂恿秉承让张世兴家的几个军人官兵揍了他一顿,谁知道事后反倒被秉承教训了一顿,说什么不该出这种馊主意给他,以后不许这么欺负梁羡华,否则就是跟他杨秉承作对。

  陈金山和张世兴家给的零用钱不多,家底也不似杨秉承家殷实,平时上妓院,赌场,抽大烟的钱都是靠着杨秉承给的,自从杨秉承和梁羡华的关系走近后,不仅和陈金山,张世兴两人的联系少了,连赌场,妓院,烟馆都不肯去了,说梁羡华告诉过他,那些地方都不是好地方,让秉承别去,反过来,害得张世兴,陈金山都不能上那些地方玩。

  “谁叫你平时那么嚣张”陈金山和张世兴交换了一下眼神,确定了今天一定要好好整治整治梁羡华。

  张世兴看出来羡华和心芸的关系和不一般,别说单打独斗,就算陈金山和张世兴一起上,他也没把握能打赢梁羡华,可有了心芸就不一样了。

  “呀,放开我。”张世兴拦腰就要抱住心芸。

  羡华刚要伸手,小腹上就被陈金山重重踢了一脚,他忍住剧痛转身握住张世兴的手,又被陈金山聪背后踢了一脚,刚好推着羡华的身子从背后抱住了心芸。

  心芸见蛮力比不过张世兴,掰不开他的手,张嘴打算用咬的,身体却猛地被一股热气包裹。

  “对不起啊。”羡华刚和心芸拉开一段距离,背后的陈金山又是几记重拳落下。

  “真是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相对于疼痛,羡华更在意的是心芸。

  心芸看着羡华忍痛不忘跟自己道歉,连忙答道,“没关系,没关系的,你不用在意。”头一弯,用力咬张世兴的手。

  “哎呦,你是狗吗?”张世兴痛苦的望着手背上两道红色牙印。

  心芸趁势从羡华的背后钻出,对着陈金山下半身的总要部位就是一脚。

  “啊呀,痛死我了。”陈金山应声倒地。

  “走。”心芸拉起羡华的手走在前面,一起离开了大榕树。

  羡华送心芸回到了满园门口。

  “刚才在大榕树那里,真是谢谢你啊。”

  羡华不好意思的绕绕头,“好像是该我谢谢你才对。”

  “说什么了,要不是你及时出现,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要是羡华没有及时出现,心芸还真没有准能不能逃出来。

  “你牙齿好,还会踢人,比我厉害多了。”

  “那是因为有你在,我这是偷袭,投机取巧,要真面对面单打,我肯定是不行的,”心芸越发觉得眼前的男孩子诚实可爱,“是真的,你才是最厉害的,为我挨了不少拳头吧,真是不好意思了。”

  “没有没有,没有一点事儿,你放心。”羡华摆手说,“也怪我留你一个人在榕树下等我。”

  “别这么说”。心芸丝毫没有责怪羡华的意思。

  羡华的遗憾多了,好不容易跑了几条街才买到的百香果也没能让心芸吃到。

  “背上的伤没事吗?”心芸关心道。

  “没事没事,你放心。”和心芸说话这会儿,他是真没觉得有多疼了,这点等他回到了家中便有了深深的体会。

  “那我先进去了。”两人沉默许久,心芸先开了口。

  “好。”羡华依依不舍,只能在原地傻傻望着心芸远去的背影。

  “少爷,人小姐都走远了,你还看啊,看什么呢?”阿盛头一次看羡华这么专注的目光。

  “看这世界上最美的背影。”羡华微笑道。

  阿盛手掌平放在眉骨上,四处望了望,“哪儿呢?我怎么没看见?”

  羡华给了阿盛一个白眼,背朝阿盛,往外走。

  阿盛看着少爷的背影,想了一会儿,突然拍着脑袋说,“我知道了,你该不会是说你自己吧?是想我夸你吗?”

  羡华脚下一滑,差点摔倒。

继续阅读:第二十九章 真假情敌(1)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凰鸣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