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八和会馆的谎言
青省2016-11-17 20:492,762

  第二十三章 八和会馆的谎言

  春雨街上的八和会馆内,掌声此起彼伏,而羡华哈欠连绵,两手没有灵魂的合起分开合起分开。

  “鼓掌热烈一点啊。”表弟用肩膀蹭了一下羡华,自己激动的鼓的手掌掌心都红了。

  表弟是粤剧迷,一有时间他就来看戏,一逮到机会,就拉上羡华一起。

  羡华加快频率击了几下掌,挪动座位上的坐僵了的屁股。

  “这可是广州八和会馆在咱们赤坎的第一家分会,多难得的机会。”

  “是是是,你说的是。”

  “我们要多来捧场,要不然来的人少,会馆支撑不下去,会倒闭的,这么精彩的粤剧看不到了,多可惜。”八和会馆在赤坎新开张不到一个月,斯文本来来的就勤快,自从听馆长说起,佛山一家分会因为经营不善,倒闭关门后,几乎场场戏都来看,还喜欢拉上羡华,说是能充个数就多充个数,要努力不让八和会馆倒闭。

  “八和会馆啊,在广州原本是有八个堂的,兆和堂、庆和堂、福和堂、新和堂、永和堂、德和堂、慎和堂、普和堂。不同的行当被安排居住不同的分堂,小生、正生及大花面具在兆和堂,二花面、六分住在庆和堂,花旦住在福和堂,丑角在新和堂,武生在永和堂,五军虎及武打家在德和堂,还有慎和堂,普和堂。为了工作方便,八和会馆更设有医疗室、养老院、一安排身後事情的别所、小学,这儿出过不少粤剧大师,赤坎的八和会馆刚开,估计没这么大的规模。”

  羡华点点头,表示听到了,他对把眼睛化的黑黑的,脸比豆腐还白的粤剧名伶并没有什么兴趣,真还不如像正堂那样,回家写作业看书,最近他对中国共产党的在1927年发布的《广州苏维埃宣言》《告民众书》和1925年至1926年长达一年零四个月,广州联合香港大量工人为的“省港大罢工”产生了兴趣。

  不过百平米的大堂搭上了一个小戏台,斯文耐心的讲解,“现在演的是第二场:请错姑爷,说的是小姐月英与卞生一见钟情,让丫环春兰临行嘱咐卞生,用盖有红鸾帖请卞生入刘府却阴差阳错下,错邀小霸王周通回府。”

  “是吗?”羡华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

  斯文指着舞台上演员,“你看这个演春兰的花旦,眼神犀利,腰肢、脚下灵巧,演的多好。”

  “也就那样吧,我没什么感觉。”斯文一旦遇上了粤剧就特别啰嗦。

  “你仔细看看呀,还有这唱的多好听,音质优美,音色清脆秀丽,富有变化,既有嘹亮的歌喉,音域特别宽阔,又柔美而有力度。”斯文一个劲儿的解释,羡华按耐不住,掏掏耳朵,说要出去转转。

  羡华走出大门,往后看了看,外表和骑楼建筑区别不大,只是在大门口挂了“八和会馆”的招牌。

  大堂里两个浅蓝色上衣的女子站在末排时不时踮起脚观看台上的表演。

  “表哥,你怎么回来了?”

  羡华在大门口站了一小会儿就回来了,支吾半天,跟表弟说要换个位置看戏,透透风。

  “是你们?”斯如先认出了走过来的羡华和斯文。

  “你好,这么巧啊,杨小姐。”羡华装作巧遇杨心芸,他在大门口晃悠,刚好瞥见一边看戏的心芸,旁边的斯如倒是没注意,“这位是?”

  “我是心芸的同学,那天你们喊我去找豆腐角老板向官府报告盗匪绑架,记得吗?”

  斯如一提醒,斯文马上想起来了,嘴巴张的圆圆的,“对呀,你是那天那个女同学。”

  “等我带着官府的人去,你们都不见了。”

  羡华也记起来了,那天情况紧急,随便在大街上拉了一位女学生,没想到居然这么巧,是心芸的同学。

  “后来斯如跟我说起,我说怎么这么巧呢。”心芸笑起来,两眼像秋天上半月的上弦月,皎洁而低调。

  “是啊,真是巧。”羡华附和道,想着要不要添一句今天遇着也巧。

  “我听心芸说了,你们可真厉害。”

  “都是我表哥的主意,”斯文望了羡华一眼。

  羡华满意的回望了斯文一眼,这话说的正是时候,“没有没有,运气好。”

  “你们也喜欢看粤剧吗?”

  “是啊,是啊。”羡华连忙冲心芸点头。

  表弟愣了一下,转头犹疑的看着羡华。

  “没想到,你们两个大男生还喜欢看粤剧啊,我就不喜欢。”斯如头发剪短更短了,像个男孩子。

  “今天演的是花田八喜,我之前看过,挺有意思的。”心芸说。

  “是吗,我也很喜欢这个戏的,”羡华开始说个不停,“花田盛会,请错姑爷,栈会,做鞋,亭会,抢亲,闹府团圆总共六场。讲的是有刘员外的女儿月英,女婢春兰,美丽聪明,在花田盛会,春兰陪着小姐游玩,小姐月英在花田渡仙桥畔遇到一个卖字的书生卞矶,与卞矶一见锺情。后用盖有红鸾帖请卞生入,不巧刘府的傻仆错邀小霸王周通回府。周通被拒婚,扬言于两日之内不送女过门即行抢亲,于是卞生反串女装入府与小姐相见。在卞生反串后与小姐在牡丹亭相会之日,即周通抢亲之时,周通竟错抢卞生以为小姐,并抢去春兰为陪嫁丫环。

  新婚之夜,卞生于春兰百思不得脱身之时,捕差朱同、雷横往捕周通,周通遂随捕差到衙。并以妹玉楼伴卞生洞房,于是小春兰醋海翻波。嘉龄曾私恋春兰,乘周通去衙之时,卒众冒死来抢,却抢错玉楼以为是卞生,并遍寻春兰,不得。原来春兰与卞生慝于别处,最后月英和卞生有情人终成眷属。”

  斯文惊呆了,嘴巴都忘了合上,羡华说的和戏剧简章上的介绍几乎一字不差。

  原本无聊,羡华就看了几遍简章,加上斯文在自己耳边不停的说,对于剧情内容早已了然于胸。

  “哇,梁少爷不仅喜欢泰戈尔还喜欢粤剧。”

  果然,这招成功引起了心芸的注意。

  羡华指着台上演春兰的花旦,“你看这个花旦,眼神犀利,腰肢、脚下灵巧,演的多好,还有这声音,音质优美,音色清脆秀丽,富有变化。”

  心芸激动的拍起掌来,“对对对,我也喜欢这个花旦。”

  “看来杨小姐和我还是挺有缘分的。”羡华身子发热,一口气讲了这么多谎话,也不知自己怎么了,变得不像自己了。

  见表哥和之前反差巨大,斯文纳闷了好一会儿,想想有可能出去吹吹风后脑子清醒一点,重新爱上了粤剧,斯文想到开,也没在意自己的话被表哥抄了去,倒是为多了个志同道合的戏友,心里高兴。

  心芸虽对爱情的概念不甚了解,却对花田八喜,紫钗记这样的爱情剧甚是喜欢,也想从戏剧里学习爱情的概念。

  “这卞生男扮女装的,真好笑。”

  堂堂男子汉着女装,化女妆,羡华可受不了,却不敢扫心芸的兴致,“是啊。”

  “为了与自己心爱之人见面,卞生很有勇气呢。” 心芸盯着台上的第六场戏里“抢亲”的场面。

  “我也很有勇气的。”羡华脱口而出,眼神坚定的望着。

  孩子气般的回答令心芸低头笑了下,“是啊,你既勇敢又聪明。”

  “表哥,你也会男扮女装吗?”斯文脑子里浮现高大的羡华穿长裙,施粉黛的模样,笑道。

  羡华猛摇头,“别乱说。”

  “你要是穿女装,不知多好笑。”一旁的斯如也乐了,被心芸扯了一把袖子。

  “好了,好好看戏。”心芸一句话便帮羡华解了围。

  三人站在后排看戏,而羡华则专心看心芸。

继续阅读:第二十四章 历史老师濮阳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凰鸣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