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四姨太的故事(1)
青省2016-11-17 21:062,501

  第二十一章 四姨太的故事(1)

  春满楼一楼大堂里的深红色潮州木雕被倾泻的阳光打上了光,颜色更为靓丽。

  “杨伯父,这些是?”大厅里堆了几箱未开封的木箱子,濮阳坐下好奇道。

  杨老爷说那是为了感谢梁家从盗匪手里救了心芸的谢礼,早上刚送去梁家,就被原封不动的给退回来了。

  濮阳笑说,“这梁家看来是做好事不求回报的,听说是梁家少爷救了心芸,想来家教还是不错的,应该也是个优秀的孩子。”

  “哼,难说是不给我面子,摆脸给我看。”杨老爷脸上闪过一丝不悦,“再优秀也不如你优秀,在国外拿了奖学金还不忘本,回到咱们这落后小镇。”

  “伯父别这么说,叫我怪不好意思,在海外的侨胞不知道有多少人回到家乡做建设,那么多伟人,中国首位法学博士伍廷芳先生国林肯法律学院深造,还考了大律师资格,毅然担任法律顾问和英美法德公使对弈,捍卫中国主权,还有名扬天下的中国铁路之父詹天佑先生,在耶鲁大学学习土木工程系,毕业回国修建铁路,克服重重困难,和他们比,我真是差太多了。”

  “那你也优秀啊不是!我未来女婿怎么会不优秀呢,哈哈,才不像梁家的臭小子!

  对杨家和梁家的过节,濮阳也是略有耳闻,当年可是件轰动全镇的大事,怕杨老爷不高兴,便也不在提起,问起了心芸,“不知心芸怎么样了?有没有受伤?”

  “你自己问她就好了啊。”

  心芸刚好从楼上下来,道了声,“濮阳哥哥。”

  濮阳上下打量了一遍,关切道,“心芸,你没事吧?”

  “没事,就是我从你家图书馆借的那本书都湿透了,现在正在外头晾着,不知道还能不能看。”心芸怪不好意思的。

  “人没事就好了,书不打紧。”杨老爷见两人聊的来,便让濮阳带着心芸上庭院走走。

  满园的回廊,亭,阁,牌坊主要使用钢筋水泥,这和中国古典园林使用石,砖,木有很大的区别。人工运河贯穿大小花园,大花园的“晚香亭”,造型为中式,四角攒尖的绿色琉璃瓦亭顶,窗框的图案是近代西方工业派艺术中常见的齿轮图案。

  “这庭院真是别有一番风味,完完全全的中西合璧。”国助不由得佩服杨老爷的审美。

  心芸小时候常和濮阳哥哥玩,长大了,反而没那么亲近,“我也没去过国外,不晓得西方的文化是怎么样的,就觉得这样挺好的。”

  “哪里都比不上家好啊。”这也是濮阳在国外多年的心得体会。

  “嗯,对了,濮阳哥哥你今天找我有事吗?”

  出国前,濮阳觉得自己和心芸的关系挺好的,在国外几年不见,现在独处起来,反而有了距离感,“你可以叫我濮阳,小时候,你不是最喜欢喊我濮阳吗?”

  “小时候野的很,整天跟秉承打架,不懂事,还以为自己男的。”自从濮阳出国后,再见面心芸就改口叫濮阳哥哥了。

  “哦?”

  “现在不一样了,我得叫你哥哥。”儿时心芸的性子野,常和男孩子满院子追啊,打的,直到第一次来了月事,听母亲说起男孩子和女孩子的不同,说女孩子这辈子就是要找个好男人嫁了,说起自己和濮阳家的婚事,生孩子,过日子。渐渐的,她像女孩子了,说话没那么大声,也不会到处跑,把那点男孩子气藏到了骨子里。

  濮阳略感失望,打起精神,“好吧,随你,那天的盗匪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仔细跟我说说。”

  “也没什么,就是我在学校附近买豆腐角,碰到两个乞丐,然后被人这么一捂住就什么也不知道了,”心芸两手交叠在嘴前,亲身示范,“后来,我坐的那个三轮车摔倒了稻田里,把我摔醒了。”

  “然后就没了?”

  心芸不打算告诉濮阳自己醒来后的制伏两个盗匪的细节,说出来只会让他担心,然后劝自己不要太冲动,一个人往前冲之类的,濮阳哥哥有时候会像心芸的母亲念叨秉承那样和自己说个没完,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心芸干脆就说没了。

  “那些盗匪全被梁少爷一个人制服了?”国助好奇道。

  “也不全是,”心芸向濮阳解释了一遍羡华的计谋,说还有陈家少爷和米铺的人帮忙。

  “这梁少爷多大?”

  “和秉承是同学。”

  “那和你差不多大啊,小小年纪,还挺聪明的。”濮阳赞叹道,有机会还真想认识一下这个男生。

  心芸顺便向濮阳哥哥坦白秉承找人揍羡华的事,一直憋在心里,心芸也不好对其他人说。

  “还识大体,不跟人计较,这男孩子不错。”

  “我也挺喜欢他的,我弟弟就该多跟他这样的男孩子做朋友,长得高高大大的,就是两次我都没看清他长什么样,应该不会太丑。”心芸想起羡华说起过他也喜欢泰戈尔的诗集,对他更加喜欢了。

  说起诗集,濮阳拿出藏在背后许久的书送给心芸。

  “濮阳哥哥?”

  “怎么,这个礼物你不喜欢?”

  “不是,你怎么——”

  “我怎么会想到送你这个是吗?”濮阳猜到了心芸的想法。

  “嗯。”

  “我说是心有灵犀,做梦梦到你想要讨这本书,你相信吗?”

  心芸疑惑的看着濮阳,等着濮阳的解释。

  “知道你聪明,骗不了你。”濮阳是从秉承那里得知的,还告诉心芸,已经帮她多买了一本送到濮阳图书馆以替代掉到田野里的那本,让她不用担心。

  “这怎么好意思,要买也是我买。”本来心芸打算拜托出差在外的哥哥帮忙购买。

  “不用了,跟我还这么客气。”

  “要不然,你告诉我多少钱,我把钱给你,濮阳哥哥。”

  心芸的坚持和一声声的濮阳哥哥叫的国助头都大了,“我说不用了。”

  “要的要的。”心芸坚持要给钱,濮阳又不肯要,双方都不肯退让,濮阳只好想了个折中的方法。

  “这样,我打算扩建图书馆,在镇上开西式医院,还缺少一些装饰,你看你不是会画画吗?帮我画几幅画,当做书钱,我挂在图书馆和医院的墙面上。”

  “那怎么行?我可画的不好。”心芸平时爱好画画,可真要当众展出,她可没那个信心。

  国助望着心芸娇羞的模样觉得十分可爱, “那你就画一幅画送给我行不?”

  “一幅够吗?”

  “你要不嫌麻烦,多画几幅也行。”

  心芸笑而不语,像是自己给自己下了个套。

  “那就这么说定了!”

  “我试试吧,画的丑你可别取笑我啊,濮阳哥哥。”

  “怎么会呢?”听到心芸左一个濮阳哥哥又一个濮阳哥哥,国助停下脚步,无奈的看着心芸,顿了一下说,“我真还有点后悔,为什么要出国。”

  “啊?什么意思?”心芸没听懂。

继续阅读:第二十二章 四姨太的故事(2)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凰鸣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