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真假情敌(1)
青省2016-11-18 10:354,171

  第二十九章 真假情敌(1)

  几只麻雀啃食着散落的饼干屑,像是受到了什么惊吓,忽然从窗台略过。

  “王八蛋,我姐姐,你们也敢调戏?”秉承冲进教室冲着陈金山和张世兴一人一拳。

  张世兴四处逃窜,秉承抓起躺在地上的陈金山猛打,教室里一团乱。

  “你干嘛啊,秉承,疯了?”陈金山脸上挨了好几拳,吐词说话都很费力。

  “杨秉承,你别像只疯狗一样,四处咬人好不好?”张世兴跑到教室角落,和秉承拉开一段安全距离后,扯着嗓子喊,丝毫没有要上前救援陈金山的意思。

  秉承用力,拳拳落在陈金山脸上,把他打得鼻青脸肿的,羡华恨不得冲上去,再补两脚,以报那日陈金山偷袭自己背后的仇,那日回家后,背部疼的羡华根本没法直躺睡下。

  秉承放下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的陈金山,气势汹汹的冲张世兴走去,“你说什么?还敢说我是疯狗?王八蛋,在台山,你和陈金山两个人跑去调戏我姐,简直就是找死!看我今天不打死你!”

  “秉承,你冷静点,我们怎么会调戏你姐呢?”张世兴左右的路都被几个讨厌他的男同学故意挡住了,只能原地干巴巴看着秉承走来。

  “你们两个不是在一棵榕树下拦着一个女学生不让走?还遇见了羡华?”

  张世兴望了羡华一眼,“谁说的,没这回事儿?”,手指着羡华说,“你别听梁羡华说瞎话,他那个人卑鄙无耻,下流,你别被他骗了?”

  “你别才瞎说,要不是羡华及时出现,我姐还不知道要受你们什么欺负!”

  张世兴心想自己没那么差的运气吧,那天遇到的女学生就是秉承的姐姐?“谁跟你说的?!我们绝对没调戏过你姐姐。”

  “你还狡辩,平时我就跟你们两个说了,街上遇到漂亮女生油嘴滑舌两下,没事儿,可不能动手啊,没想到你们胆子这么大,敢欺负到我姐姐头上!”

  “秉承,你没搞错吧,别冤枉好人啊,到底是谁在你耳边瞎说?”

  “谁说的,我姐说的!!!”秉承再忍不住,抡起拳头对着张世兴的肚子一顿揍。

  八成是杨秉承知道那天在台山逛飘色,心芸姐姐被陈金山张世兴调戏的事,羡华想着让杨秉承教训他们一下,呆会儿再出面,免得秉承下手不知轻重,过了头,现在看来,还得让张世兴多受点苦头。

  那日心芸回家后,故意问秉承是不是认识一个叫世兴或金山的人,回家的路上,羡华已经告诉过心芸陈金山和张世兴是他和秉承的同学,而且和秉承的关系特别好。心芸原本就听说过陈县长和张统领家的儿子为人不怎么样,心术不正的,一直劝秉承少和他们来往,没想到着两个人的性质这么恶劣,刚好利用这次机会,让秉承好好认识这个人的真面目,断了和他们的来往,于是故意把自己受欺负的过程说的更危险和紧张。

  “那天榕树下的女学生就就是你姐姐?”张世兴怀着最后一丝希望问。

  “没错!”一记左勾拳,张世兴的希望和嘴里的一颗牙一起破灭了。

  “行了,秉承,再打要闹出人命了。”羡华终于出手阻止了暴躁的秉承。

  事后,秉承被叫去校长室,并因在校打人停学两天。

  两日后,秉承再度回到学校。

  下了课,羡华参加了濮阳老师组织的特别辅导课程。

  “第一,人治还是法治?第二,在‘训政’的招牌下胡作非为;第三,维护思想自由和言论自由。这是胡适老师和新月社的梁实秋老师等人对国民党和政府无法无天的各种行为的抨击,可惜新月杂志发表了这篇《人权论集》后,胡适老师不得不踏上流亡之路,这就是国民党的真面目,”濮阳老师以特别辅导课为名实际上是开展了一场对当今政治的读书会,“同学们,四一二政变,上海百名无辜群众被残杀还不能揭开国民党的藏在民主和自由后的血腥本质吗?”

  小礼堂里,阳光透过彩色玻璃在地上铺满了彩虹的颜色,羡华站在几十个学生中,对濮阳老师的言论尤感意外。要知道,开平乃至整个广东一带基本都是在国民政府的管控之下,任何反对国民党,支持共产党的言论都是极其危险的,弄不好就要被抓到牢里,甚至枪毙。

  而此时此刻,羡华最担心的不是这个。

  他听秉承说起过,心芸和濮阳家的少爷小时候有婚约,心里颇不是滋味,也不知怎么的,对濮阳老师的一举一动都特别上心,听说课后有关于政治思想的辅导课,也没问清楚辅导课的内容,就跟了过来。

  “东北易帜后,国民党和蒋介石都干了什么?口口声声的三民主义,在结束北洋军阀的战斗后,不把刀剑对向虎视眈眈的日本人,反倒把枪口瞄准了中国共产党,说好的国共合作,停止内战,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濮阳老师的言论引起场下同学们的一片哗然,多数学生家长给学生灌输了和杨老爷,梁老爷给秉承,羡华的教育是类似的,服从国民党的统治,不参与政治,求学,出国,挣钱和购置房产,建设家乡,他们很少也不敢去讨论政治,更别说是国民党政府了。

  “同学们,今天这场课外辅导可能不是大家想象中的模样,未来,你们的未来是无可限量,光明伟岸的,你们可能会出国留学,成为成功的科学家,商人,比你们的父辈创造的财富更多,过的更好,可惜,国家的未来还在风雨中飘渺,何时能迎来光明还是一个未知数,如果大家深感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的话,每周六,在濮阳图书馆二楼,我们可以一起来讨论。”濮阳老师也不傻,虽然赤坎离县政府国民党稍远,学校这种最容易引发学潮的地方,还是有不少耳目,他只想通过这次课外辅导的名义,筛选一批好学之人,再吸引对国家和政治有展望的年轻人一起讨论更多,他缓缓的扫视了台下几十名年轻而又思虑着什么的眼睛,下周六这样的眼睛还能见到几双了?

  “好,下面还有一点时间,我跟大家分享一篇鲁迅先生的小说《狂人日记》。”

  羡华心头一紧,小腹处的异物感袭来,悄悄挤到了前排,看到濮阳老师正准备从抽屉里拿书。

  “哎呀,老师,我……我”羡华靠近桌子,咬牙上半身弯成了九十度。

  濮阳老师抽屉开到一半,焦急的绕过书桌,“你没事吧,梁同学。”

  羡华边扭动身子边往说桌边缘滑过去。

  “是哪里不舒服吗?肚子疼?”濮阳手刚碰到羡华的背就落了空。

  “不知道啊,突然好疼,好像,好像就是肚子疼。”羡华侧过身子,偷偷松开裤口。

  “是不是吃坏什么东西了?走,我送你去医务室。”

  “没事了,好了。”羡华突然起身,捂住小腹,从容的走下台。

  “唉,梁同学?”

  羡华没回头,径直从小礼堂走了出去。

  “呼。”他长叹一口气,课前趁濮阳老师没注意,他偷偷把《狂人日记》换成了包天笑的《留芳记》,把狂人日记藏在自己的小腹上,等着在台下看濮阳老师惊慌失措的样子,到了关键时刻,他还是收手了。

  “怎么了?不高兴的,谁敢惹我们梁少爷啊?”秉承对课外辅导丝毫不感兴趣,在教室里和几个同学玩闹,顺便等羡华一起回家。

  鬼使神差的,羡华也不知道,自己是出于什么心理要那么做,近来的自己很奇怪,做了很多平时不会做,甚至唾弃的事。羡华定睛看了看秉承,猜想难不成是因为最近和杨秉承呆的时间多了?变得更他有些像了,以往,这些事都是他会干的,倒不像是自己。所幸的是,羡华及时改了回来,没酿成大错,而且辅导课上的濮阳老师话让他有了崇敬之意,确实,这样的人才配的上心芸,想到这儿,他不免又有些伤心。

  “喂,你没事吧?”秉承用肩膀推了推羡华。

  “没什么,你别理我。”

  “唉,你这人就奇怪了,不是说好了放学一起回家吗?”秉承跟在羡华背后。

  “我们两个又不是邻居,家住的又不近,你等我回家干嘛?”羡华没好气的说。

  秉承满不在乎,“我也不想等你的好吧。”

  “那你就别等。”秉承最近总是和羡华形影不离的。

  “都是我姐啦,让我多跟你玩,学习你身上的优点,什么机智,冷静,正直,勇敢。”

  羡华两眼放光,停脚步,瞬间有了精神,“你姐姐真是这么说的?”

  “是啊,我骗你干嘛,说什么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说我要多跟你这样的好学生在一起,才会改掉我身上的坏毛病。”秉承一五一十的把姐姐的原话说了出来,

  羡华喜上眉梢,挺胸抬头,大步往前走,揽过秉承的肩膀,“快说说,她还说了什么?”

  “”她还说,她还说,哦,对了。“秉承从书包里掏出几盒药膏,“差点又忘了,前几天她就让我把这些药给你。”

  羡华接过药膏,脸上的笑容持续不到一分钟,“臭小子,你怎么现在才给我?伤都好的差不多了。”

  “这不是忘了吗?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伤。”秉承摸摸被羡华拍过的额头。

  “这事儿,这么重要,你也能忘?你姐姐说的没错,你就得多跟我呆一块儿,学学我身上的优点,还把你的破记性给改一改。”羡华仿佛在秉承身上看到了阿盛的深渊。

  秉承头歪在一边,一脸的不服气。

  “哎呀,你还不信是吧,我跟你讲,我们家阿盛脑袋那个蠢啊,跟了我这么久,现在估计都能比你聪明。”

  “张世兴?陈金山?”秉承注意到校门小巷道旁正在向低年级学生索要钱财的两人。

  “秉承啊,”张世兴先开口,望了眼勾肩搭背的秉承和梁羡华,“你们关系还真好啊。”

  低年级的小男生趁机开溜。

  羡华读出了张世兴口里的酸意,身体往两侧晃了晃,刻意和秉承隔开一段距离。

  “我们关系就这样啊。”秉承孩子气的用手肘靠着羡华,皱起眉头说,“跟你们讲了多少次了,别找小孩要钱,你们俩就那么缺钱啊!”

  陈金山差点脱口而出没了秉承这个大金主,确实缺钱缺的厉害,想想还是忍住了,对秉承说梁羡华不是什么好东西,秉承跟他不是一道的。

  “我跟谁一道谁也管不着。”

  “金山不是这个意思,上次你姐的事,我们真不是故意的,就开个玩笑,你打也打了,气也该消了吧。”张世兴眼尖,会说话,找准机会想跟几天都不搭理他和陈金山的秉承和好。

  “开玩笑?有你们这么开玩笑的吗?”

  “是是是,都是我们的错,姐姐还好吧。”张世兴赔着笑脸,给金山使了个眼色。

  陈金山立即赔着笑脸说,“上次的事,真的是对不起了,秉承,咱们这么多年的交情了,你就原谅我们吧。”

  “好着呢,不好,有你们受的”。秉承看到金山青肿的脸,心里也怪不好受,陈金山和张世兴确实挺多坏习惯,平日里待自己倒也不差,认识这么多年,情谊也不是说断就断的。

  张世兴太了解秉承了,耳根子软,心也软,“好久没去玩两把牌九了,怎么样?等会儿一起去?”

  “好……吧。”秉承看了羡华一眼,“你去不去?”

  张世兴和陈金山说的没错,秉承和自己真的不是一道的,羡华推开秉承靠在自己肩上的手肘说,“你跟他们去吧,要像变得跟他们一样的话。”

继续阅读:第三十章 真假情敌(2)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凰鸣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