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再闯迤华楼(2)
青省2016-11-15 21:471,605

  第十章 再闯迤华楼(2)

  “汪汪汪!”

  微风吹起三娘的两鬓散落的几根发丝,像在给白玉般的通透的脖子挠痒痒一样,“刚才是喵咪叫,现在不知又是哪只发情的狗在吠,果然是春天到了啊。”

  “哦,你说的对。”正堂转念一想,好像哪里不对,忽的拍了下自己的脑袋,俯身往窗台外望去,“阿盛,阿盛!”

  “二少爷!哎呀,你没事吧,大少爷呢?”可怜的阿盛在楼下守了老半天了,一边担惊受怕被人发现,另一边又迟迟等不到两位少爷,急得眼泪都要下来了,他寻思着再看不到两位少爷,就要爬上木梯了。

  正堂光顾着和三娘说话,完全忘了阿盛还在楼下,“哥哥没事儿,我们马上就下去,你等会儿。”

  羡华吃的满嘴的油,肚子大了一圈,心不甘情不愿的被正堂生生拖走了。

  “再让我吃两口啊。”

  “行了,哥。”正堂头一回为这个从来都是让自己感到骄傲的哥哥丢脸。

  三娘让出位置,嘱咐二人下木梯小心。

  “等一下,”羡华先下去,正堂正准备翻过窗台,被三娘喊住了,“这个你拿着。”

  一条正方形棉制手帕,塞到了正堂手里,“这是什么?”

  “手帕啊,”三娘见正堂还没反应过来,抢回手帕帮正堂擦拭流至下巴尖的汗滴,“这样用,特地选了一条最淡的颜色,和你的个性比较相配。”

  纯白色波浪边缘的手帕上,用刺绣绣了两只鸟。

  “这可不行。”正堂推开给自己擦汗的三娘,手忙脚乱,差点从窗台上滑了下去。

  “当心啊,正堂。”羡华站在地面上,冲弟弟喊道。

  “别着急,二少爷。”

  “真是个傻孩子,”三娘从窗口探出半个身子,“慢点,看脚下,别看我啊。”

  被三娘这么一说,正堂赶紧低头。

  “吓死我了,你个笨蛋。”羡华抬起弟弟的两只手,左右看了看,“没受伤吧?”

  “没受伤。”

  阿盛从头到脚,仔细查看了正堂的身体状况,确定没受伤后,心中颗石头才落下。

  “喂,梁家二少爷。”三娘一声落下,白色手帕从天缓缓飘落,跃过红色烛光的二楼和厅堂里的喧闹,三娘的脸若隐若现,“反正这手帕也被你的汗弄脏了,你要就拿走,不要就扔了。”

  正堂下意识伸手接住,再一抬头,三楼窗台的彩色玻璃窗已阖上。

  “那三娘不是看上你了吧?”回家的车上,羡华打趣弟弟道。

  正堂抖抖肩膀,“哥~”

  羡华捏捏弟弟的小黑脸,就喜欢逗他玩,“好了,好了,不开你玩笑,给你。”

  报纸包着一只热着的鹅腿,“别生气了,知道你在人家桌上不好意思吃,特意偷偷给你拿的。”

  虽然不是最佳温度,烧鹅的香味在半夜却被放大了十倍不止,折腾了一晚上,正堂肚子早就打鼓了。

  “我不吃,你给阿盛吧。”正堂咽了口唾沫。

  “阿盛的我给他留了一只翅膀,你先吃,他开车了,不用管他。”羡华打开报纸,鹅腿旁边确实还有余地放了块肉。

  阿盛看着镜子里的大少爷,一晚上的担惊受怕和冷风吹因为少爷的话都变了味道,“大少爷,你——”

  “别看我,看路啊。”羡华可受不了阿盛说什么肉麻兮兮的话。

  “哦哦,不好意思啊,少爷。”

  正堂看着阿盛傻乎乎的样子,痛快的咬了一口鹅肉,想起了一件事,“对了,阿盛,不是让你有事学猫叫吗?你干嘛学狗叫啊,我差点都没认出是你。”

  阿盛反问道,“我叫的不是猫吗?”

  “不是啦,人三娘都说是狗了,”正堂转头问羡华,“哥,你听到没?”

  “什么狗啊?”羡华完全没印象。

  “哎,算了,你专心吃肉了,估计什么也没听到,明明就是狗叫声。”

  “是猫啦,我们那儿的猫都那么叫的。”阿盛记得自己是按照大少爷的吩咐学喵咪叫的。

  羡华张口说,“行了,不用争了,阿盛,你再学一声猫叫看?”

  阿盛说好,夜里两三点,通往瑞石楼的乡间小路上,一阵喧嚣经过,“汪汪汪。”

  “……”两兄弟同时沉默。

  “阿盛,你老家是哪里的?”羡华先吱声。

  “我啊,大少爷,我白鹤镇的啊。”

  羡华没好气的说,“你们那儿的猫尿尿是抬腿的吧?”

继续阅读:第十一章 狭路相逢宿敌三人(1)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凰鸣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