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再闯迤华楼(1)
青省2016-11-15 20:103,391

  第九章 再闯迤华楼(1)

  对面的濮阳氏图书馆上的钟楼敲了12下,潭江边的轮船依旧摇晃着身子与灯火通明的迤华楼作伴。

  迤华楼三楼靠边的一间屋子,窗户半掩着。

  “哎,梁四爷,这么急着走干嘛?”红姨追着羡华四叔伯往外跑。

  四叔扣上上衣领口的扣子,急忙钻进自家的小车,“红姨,我改天来,今天真有急事,回去晚了,什么都没了。”

  “等等,梁四爷。”

  “不能等了,我夫人要恼了。”

  “不是,你衣服穿反了。”家里的管家上来通报说夫人知道梁四爷上迤华楼了,让他一个时辰内到家,否则一把火自家的双安楼给烧了,梁四爷一听,吓得立马从床上滚了下来。

  梁四爷定睛一看,确实把衣服反着穿了,“我说了,这扣子怎么半天扣不上?”

  红姨追着扬长而出的小车,跳了两下,生气道,“什么嘛?这么怕夫人还敢来逛妓院。”

  墙角阴暗处,两个少年偷笑。

  “少爷,这样笑不好吧,毕竟是咱四老爷。”

  “你不还笑着嘛?瞧见四叔那慌张样没?真太好笑了。”

  本着道义,阿盛是不该笑的,确实头一次看到高高在上的四老爷这么狼狈,情不自禁。

  “我这主意不错吧。”

  阿盛点点头,说,“是。”

  前几天头发没干,躺在床上,羡华灵机一动,想到四叔常去迤华楼,上次他去迤华楼,好像还看到四叔拉着三娘从楼梯上走下来,只要趁他花钱去找三娘的时候,送一封举报信给四婶,四婶肯定不会让四叔呆在迤华楼。只要四叔一离开,羡华就可以顺着楼梯爬上三楼,溜进去见三娘一面。

  “你想啊,四叔一走,这会儿三娘肯定还在屋子里,也没办法马上接待其他客人,我这速战速决,既不花钱,又不打正面走,没人知道,不怕传到我爹耳朵里,是不是很聪明?”

  “是是是。”

  “快,夸我聪明。”

  “少爷,您最聪明了!”阿盛竖起大拇指。

  羡华满意的点点头。

  “哥,要不还是算了吧。”正堂躲在最里头,满脸的担忧。

  “没事的,我这个法子万无一失。”

  “上次爹爹才罚过我们,这会儿要是再犯错……”

  羡华两手放在正堂的肩上,“好弟弟,知道你老实,这本来就是哥哥的事,你要是害怕,就先回去。”

  之前害弟弟跟着受罚,羡华本就心里过意不去,这次行动出门只带了阿盛。谁知,弟弟居然主动跟了过来。

  “哥哥的事,也是我的事。”正堂害怕被父亲发现,更害怕哥哥出事。上次在迤华楼最多就是吃饭喝酒被穿旗袍的几个姐姐,摸一下,也算是正大光明,不会出什么都大事。这次哥哥要偷闯进那个什么三娘的闺房,爬木梯翻过去,万一被人逮住了,正堂不敢想象后果。

  正堂看着瘦弱,没力气,这股子义气倒是让羡华这个做哥哥的有点感动,“这样,你先在下面等着,万一有人来了或是紧急情况,你就学猫叫。阿盛跟我一起上梯子。”

  “少爷,要不算了?咱回去?”阿盛也跟着掺和一句,“上次都那什么了,还去见三娘?”

  羡华冲阿盛摆摆手,不耐烦道,“少罗嗦,去,把木梯搬过来。”

  临阵脱逃的事,羡华是坚决不干,失败了是一回事,没去做又是另一回事。

  “小心一点,哥。”正堂跟在羡华后面上了木梯。

  阿盛在下面扶着木梯,焦急的看着两位向上爬的少爷。原本应该是阿盛跟在大少爷后面,二少爷正堂不放心,说要亲自跟上去,万一有什么紧急情况,他好帮忙。

  木梯的高度刚好够到三楼窗台下一米左右的位置,羡华说了声没事,手扒上窗台,两手一撑,半个身子钻了进去。

  正堂不敢吱声,怕被里面的人听到,更怕吓到哥哥,一个不小心摔了下来。

  哥哥成功爬了进去,按道理进去见一面,马上就会出来。正堂在心里默数到了300下,也不见哥哥出来,附耳倾听,钢筋混泥土制的墙面,没有半点声响。

  该不会是被抓住了吧?等的时间越久,正堂越不安。

  “喵~”正堂学着喵咪的声音。

  “喵喵喵~喵”,叫了一声没反应,正堂连着又叫了几声,头朝下看去,扶着木梯的阿盛也正干着急。江面吹来的春风,来不及吹干正堂额头上的汗珠。

  管不了那么多了,正堂望了眼窗台上的彩色玻璃窗,一咬牙,学着哥哥的模样爬了上去。

  大红色床铺凌乱着,没有人,“哥~”,正堂小声唤了一句,低下身子四处张望。

  房间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卧室,另一部分被珠帘挡住,正堂蹑手蹑脚朝另一个空间移动,“哥!”

  “找谁呢?”上次见过穿藏蓝色牡丹花旗袍装束的女人出现了。

  正堂身子弹了一下,原地僵直,吞吞吐吐地说,“找我哥。”

  还是那张美丽的脸庞,这回,她换了一件高领绣金的红色高叉旗袍,盘起头,似笑非笑的望着正堂,“你也是从窗台翻过来的?”

  “是啊,你是三娘吗?”

  “嗯,来青楼都是找女人的,这还是头一回儿听说来找哥哥的。”女人打趣道。

  “不好意思,这么晚打扰你休息了,我哥刚从窗台进来,不知你没有看到。”正堂别过半边脸。

  “是和你一样穿西装的小年轻吗?”

  “是的,深蓝色套装,比我高。”

  “在那边啃鹅肉呢。”三娘用下巴指了指另一个房间。

  马冈烧鹅甘香、肉质结实,进食五粮杂谷,造就其肉质的特别,上回花了钱没吃到,羡华翻进屋,马上闻见了扑鼻而来的香味,刚好三娘一个人也吃不完,邀请羡华一起吃,想着是四叔花的钱,也不算迟白食,就坐下来吃的如入无人境。

  “吓死我了,哥,还以为你出什么事了?”

  羡华满嘴的油腻,嘴里含着烤的焦酥的一片鹅肉,招手让弟弟坐下一起吃。

  “来来,反正咱四叔也花了钱,别浪费了,坐下一起吃。”平时家里吃的都很清淡,除非逢年过节,否则很难吃到鸡鸭鱼肉,更别是烧鹅了。

  正堂耷拉脑袋,跺脚道,“这都什么时候呢,赶紧见三娘,赶紧回去了。”

  “三娘刚还跟我一块吃来着呢,这会儿怎么不见了?”

  “在窗台那儿呢。”

  “哦,你让她再等会儿,我再吃两口就走。”说罢,羡华抄起剩下半盘鹅肉里的一只鹅腿。

  正堂无奈,只能催促哥哥快点,走回窗台,向三娘道了个歉。

  “对不起啊,我哥哥不是很规矩。”

  “哈哈,没事。”三娘倚在彩色玻璃窗前,月光透过窗户,落在她迷蒙的眼神里,“干嘛不看着我说话。”

  “啊,没有啊。”正堂快速扫了三娘一眼,目光躲闪的很明显。

  “上次说要写作业跑了的,是你和你哥吗?”三娘盯着正堂的侧脸,看着豆大的汗珠顺着他的额头往下落,两只手左右摆弄,紧张不安的模样逗的三娘只想笑。

  “是的。”三娘领口上的三颗扣子没扣上,又不好当面提醒,非礼勿视,正堂只能撇过脸来。

  “为什么要跑?”

  “我爹说妓院和戏院都是下九流,不正当。”

  “你爹说的对,我们一个月难得出去一次,在街上男人偷看,女人当面骂,以后别来了。”三娘说这话的时候脸上看不出是什么表情。

  “嗯。”

  半响,两人都没有说话,正堂小声问,“你为什么要干这个?”

  “你是说妓女?”

  “是的。”

  三娘愣了一下,笑着说,“你不会想知道的,反正已经是这样呢,被骂习惯了。”

  铃鹿一般的眼睛闪着光,明亮灵动,笑起来,脸颊的酒窝深陷,甜甜的,鹅蛋脸和粉嫩的肌肤,看上去像个刚出浴的少女,正堂一时入迷,忘了回避。

  遇上三娘的目光的那一刻,犹如电光火石,窗外一阵狗吠,惊醒了正堂,慌忙说,“恩格斯说妓女制服就是一种剥削主意,是对一夫一妻的补充。”

  “什么意思?”三娘把全身的力气都放到了玻璃窗上,慵懒的靠着,她好久没有这么轻松的与人聊天了。

  “就是说,男人花钱剥削了女人的肉体,还有一夫一妻制中,丈夫无法在妻子哪里得到满足才会寻找妓女,意思是说妓女的出现是合理的,但是男人付给妓女的报酬远远不够,是一种剥削。”

  偶尔也有诗人文人到三娘这里寻开心,嘴里也会讲一些三娘听不懂的东西和外国人民,三娘一般都直接略过,不愿费太多心思去想,这回不一样,她沉思了一会儿说,“你这是想安慰我吗?”

  正堂木木的点了点头。

  “真是个傻孩子,难怪小春,蝶儿她们一直跟我说有机会要再见你们兄弟两一回。”自此上回羡华和正堂从迤华楼逃跑,还欠了办桌酒菜钱,姐妹们炸开了锅似的讨论这两兄弟,说从没见过这么纯情傻愣的兄弟。真正轮到自己了,三娘才明白姐妹们说的没错,实在是讨人喜欢,

  “小春,蝶儿?”正堂好像在哪里听过这两个名字。

  “就是上次你们来迤华楼……”

  “哦,我想起来了。”正堂连忙打住,不想被人提起那段记忆,特别是在三娘面前。

继续阅读:第十章 再闯迤华楼(2)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凰鸣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