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码头的私奔(1)
青省2016-12-17 18:442,377

  第一百二十四章 码头的私奔(1)

  前线抗日,加上天灾,全国各地的粮食签收,张统领在为国民党征集军饷的同时,更是要求各大家族上缴一定数量的粮食。

  “以前是披着人皮抢要,现在直接就把人皮撕破,硬抢了,规定我们每家每户出多少钱,多少粮食,哼,就差拿枪指着我们的鼻子了,跟土匪有什么区别。”梁老爷一出张统领临时办事处的门就开始抱怨。

  陈老爷子见过的荒唐事多了,只是冷冷笑了一下,早已习惯。

  “有的人啊,没钱没粮,就早点回家筹去,在这儿像个怨妇一样说个不停有什么用。”杨老爷从旁边走过,特意大声说给梁老爷听。

  梁老爷没说话,心想这辈子怎么可能和杨老爷做亲家。

  斯文听说爷爷会去张统领那儿开会,从自家银号偷溜了出来,找白雪说了会儿话。回到家,话都没说,就被爷爷命人锁在房内,禁止外出。

  “外公,为什么把你关起来?”三日后,羡华也是刚好奉梁老爷的命上陈家送张统领要求的粮食给外公才知道表弟被关了起来。

  表弟没说原因,只问羡华怎么这么巧来看他。

  “张统领不是要征粮吗?我爹说,你们家的田地受灾严重,特意送了粮食给外公上缴。”

  “哦。”表弟耷拉下眼皮,办躺在床上。

  “你还没说你怎么被关起来了,不是得了什么重病,所以外公不让你外出吧?”羡华见表弟没精神的样子,以为他生病了。

  斯文欲言又止,不知当讲不当讲。

  “你说啊,不会是喉咙有问题,哑了?还是神经有问题?失去了说话的能力。”

  “不是,”表弟将三天前,自己和白雪在八和会馆后门聊天被爷爷知道的事情告诉了羡华。

  “那你就说不小心碰到的,不就行了,和戏子聊天又不是什么大事。”

  “不,我们不只是聊天。”

  “不只是聊天,那你们还干什么呢?”

  斯文左右看了看,声音细的和蚊子差不多,“我亲了她的嘴。”

  羡华往后一靠,差点从床沿边摔了下去。

  “表哥,哎,你没事吧。”表弟的脸色苍白,突然起身想抓住羡华,背后一扯,疼的直弯腰。

  还好羡华反应快,手脚撑住地面,没摔下,“你怎么了,斯文,很痛吗?”

  斯文咬着牙,摇头说不痛。

  羡华不相信,掀开斯文的上衣,一道道青紫色的横条纹爬满了斯文的背。

  “这是外公打的?”

  “嗯。”斯文点头。

  羡华抿嘴,“外公这也太狠心了,怎么把你打成这样。”

  “当年,我爷爷都能把你娘赶出家门这么多年都不认她,你说他狠不狠心?”

  “那倒是,不过最近好像外公和爹爹的关系好了点,刚看到我还问我怎么瘦了。”

  “那是好事啊,”斯文不禁羡慕起了羡华,“外公打我那天,差点没气晕过去,他那么大年纪了,还亲自用藤条打我,我倒不担心自己被他打死,就怕外公身体吃不消。”

  “你这家伙,这么好一陈家大少爷,怎么就喜欢上一个戏子了呢?我早怎么跟你说的。”

  斯文很早以前就被羡华教训过,要他和白雪断了,他听话,分开了一段时间,可总忍不住想白雪,想和她说话,想和她在一起,止不住的想,好像脑子和身体都不是自己的,都属于白雪一样,“表哥,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可我真的是放不下她了,白雪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自己想要的女人,你也知道,我所有的一切,我的学习,我的工作,我的西装,我的皮鞋,甚至是我的这个发型,哪一个不是按照爷爷的意愿做的,没有哪一件事情是我可以做主的。只有这件事,只有在我喜欢的人的这件事上,我才可以有自己的意志,完完全全属于我自己的,不是爷爷的复制品的,你明白吗?”

  从小,和生长在相对自由的梁家的羡华相比,斯文简直就是困在轮子里的金丝雀。爷爷希望他考试考到第几名,斯文就必须挑灯夜战考到第几名,爷爷要他继承家里的银号工作,和自愿下课去银号兼职的正堂不同,他每天都要面对那些他讨厌的数字,爷爷喜欢他穿黑色的尖头皮鞋,他就绝对不能穿运动鞋或是其他颜色款式的鞋子,爷爷喜欢平头,他就必须一年四季保持这同一个发型不变,以后的婚姻,人生,斯文都可以想象必须是在爷爷的指挥下进行。唯一给了他快乐的就是看粤剧,沉迷在那些词语和故事里,好像帮助他从爷爷的控制的世界里走出来,也带给了他唯一喜欢的女人白雪。

  羡华可以理解斯文的心情,也体谅外公的心情。斯文的父亲就是因为不肯听从外公的安排娶自己不喜欢的女人宁肯在国外留学也不肯回家,后来娶了斯文的母亲,两人都因为受不了外公强加的思想而常年居住在美国,外公答应两人出国的条件就是把斯文留下来。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都违抗自己的命令,剩下斯文这根独苗,外公必定是倾注了心血培养,结果斯文却和一个戏子在一起,外公的震怒是可想而知的。

  “要不然,你就和白雪断了来往了吧,就说我和心芸这样,我爹都不同意,要是我提出要跟白雪在一起,我爹下手不会比外公软的,肯定要把我打个半死,更别说是你和外公了。”

  “表哥,你不用劝我了,白雪我是不会放弃的,要放弃,上次你劝我的时候就放弃了,何必等到今天?更何况我和白雪已经互订终身,谁也不会误谁。”

  羡华后悔当初发现两人的恋情没有及时告知外公,那个时候两人的感情肯定没有现在深,说不定外公还能挽回,“我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

  “我也知道,可表哥,你知道吗?我一点儿都不后悔,不管是被爷爷打,还是被关在屋子里,我对喜欢白雪这件事,并不后悔,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见到她。”

  “别想了,以外公的脾气,宁可你这辈子都被锁起来也不会放你和白雪在一起的。”羡华看着说话费力的表弟,怪心疼的。

  斯文轻轻靠在床檐,“那就等我好了,我逃出去,带白雪私奔。”

  “你说什么啊?”羡华连忙堵住表弟的嘴,“私奔?你不正常了吧。”

  斯文脸一甩,嘴巴挣脱羡华双手的覆盖,“我还很正常,这事我想了很久了,要想和白雪在一起一辈子,不分开,只能用这个方法了。”

  “人活这世上,不是只有爱情的,你好好想想。”羡华想起了秉承在医院说的话。

继续阅读:第一百二十五章 码头的私奔(2)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凰鸣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