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九一八事变(4)
青省2016-11-19 13:592,291

  第三十六章 九一八事变(4)

  “少爷,你胸口疼吗?”阿盛见少爷进屋后一只手老放在胸前,思考着什么。

  羡华说他在想事情。

  阿盛不解,“什么事情,想的你胸口都疼了。”

  “不是胸口疼啦,跟你也说不清。”羡华喝口茶说。

  “不管你现在胸口疼不疼,待会儿可能全身都要疼了。”

  羡华警惕道,“什么事?”

  阿盛左右看了看,小声说,“老爷比你早回来,脸绷的紧紧的,一回来就冲你房间去了,好像在翻什么东西。”

  “翻东西?”阿盛紧张的表情并没有给羡华什么提示,“难道是心芸?你跟爹说了?”

  这事儿,羡华就跟阿盛一个人讲过,他不说,不可能有人知道的。

  “我肯定没说啊,这么大的事。”阿盛不是不知轻重的人。

  “那是什么事?”

  “我也不知道,你先赶紧过去看看吧。”阿盛担心道。

  黄色的墙面和米黄色天花板,在天不用开窗,也给人暖洋洋的感觉。木雕书桌,衣柜和床保持一贯的深紫色,传统和西式的颜色相互碰撞,显得和谐而洋气。

  床铺盖,衣柜,书桌抽屉全被翻了出来,凌乱无章,梁老爷站在书桌前,捧着一个本书看。

  “爹,你这是做什么?怎么把我的房间翻成这个样子?”羡华从没见过这样的场景。

  “每个礼拜六下午你是不是都出去呢?”梁老爷开口道。

  “每周六下午?”那是羡华去濮阳图书馆二楼参加集会的时间。

  羡华犹豫着不知讲什么,梁老爷转而问阿盛,“阿盛,你说说,羡华是不是每周六下午都去濮阳图书馆了?”

  阿盛不知是否该帮少爷说谎,实际上他也不知道少爷那天去了哪儿。

  梁老爷问的这么直白,羡华知道自己完了。

  “爹,你不用问阿盛了,他什么也不知道,那天是我一个人出去的,”阿盛舔了舔发干的嘴唇,“你说的没错,我就是去濮阳图书馆了。”

  梁老爷放下手中的书,书的外皮包装被秉承特意换过,写着数学概论,实际上里面的内容都是《人权论集》的。

  “你去哪里做什么?”梁老爷气喘吁吁,像跑了十几公里一样。

  “爹爹这么问,又翻我的书,想必应该是知道了吧。”

  “臭小子!”梁老爷大喊一声,桌上的数学概论同时砸向羡华的脸。

  “上次,我就奇怪了,你还敢说你是捡到的那本书,捡到了你还会特意包装起来,掩人耳目,就是怕被我发现是不是!”梁老爷抄起桌上几本书,硬生生砸在羡华的脸上。

  阿盛可怜少爷的脸前段时间被打的跟猪头一样,好不容易才好,这脸眼看又要受苦了。

  “说,你去了几次?”

  羡华揉揉被砸中的脸的部位,说没去几次。

  “没去几次?是不是上次发现你书的时候就开始去了,一直到现在?”梁老爷今日刚好从濮阳图书馆经过,看到一大批年轻人从图书馆里走出来,其中儿子羡华跟着濮阳家两兄弟有书有笑的。濮阳家的大儿子,暗地里给共产党支持,这事儿梁老爷是知道的,他没去告发,可是自己的儿子和他混在一起,梁老爷就不能坐视不管了,他联想到上次羡华说捡来的那本书,匆忙回家开始翻羡华的房间,果然,他最担心的事出现了。

  “别的事情,我们父子可以商量,但是这件事,我已经很明确的告诉过你了,不能参与。”梁老爷让阿盛把房间门关上,在外面守着,不许让任何人靠近,包括夫人,“为什么,你还要一犯再犯?”

  “”爹,儿子不明白。”

  “你不明白什么?”

  羡华也跟着爹喘起了气,“为什么我们中国人要做缩头乌龟,为什么我不可以参与?”

  “谁说我们做缩头乌龟了?”

  “天天躲在这个小地方,一心只想着赚钱,逃出国,要不然就建碉楼,日本鬼子都打过来了,这些钱和碉楼到时候还有用嘛?濮阳老师说了,连土地都没有了,还拿什么来建设家园?”羡华学着濮阳老师的话说。

  “你人都没了,哪里还有家园?”梁老爷抱起桌上的书就一股脑砸向羡华,“我看你这些书,都白读了!”

  “爹,我们中国人就是这样,只为了自己的利益,不为大局着想才会被日本人欺负。”

  梁老爷两手在桌上胡乱抓着,才发现书都被扔光了,“中国的大局,轮到你去着想吗?爹说了多少次了保家卫国有军人,干你该干的事就好了,不要跟人家学,整天干些没用的。“

  “爹,这么会说没用的呢?“

  “那你说说你们这些学生崽子,想干嘛?”

  羡华说他还没想好,就是跟着大家多了解一下外面的情况,不想只知读书,不知窗外事。

  “知道为什么中国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吗?这么凄惨?人人都可以欺负?”

  “您上次说过,就是因为落后,因为穷,人们的温饱都是问题,还拿什么打仗?”

  “你能记得很好,你也大了,到了自己拿主意的时候,好好思考,你到底该做什么?今天我不逼着你退出那个聚会什么的,等你哪一天想清楚了,自己来找我说。”梁老爷本想对羡华说实业救国才是正途,中国就是清末跟不上机器时代才挨打,但儿子倔强的表情,让他改变了硬给他灌输自己想法的主意。

  羡华原以为的大风暴并没有来临,爹爹这么冷静的说话让他完全没反应过来。

  “爹。”

  “男子汉,要有判断是非的能力和承认责任的勇气,你自己想清楚再跟我说,今天的事不要让你娘知道了,免得她担心。”

  羡华声音低沉了下去,“是。”

  梁老爷静静地看着羡华,“爹希望你想清楚再做决定,不要听从别人的话,独立思考后再跟我说,这可是关系到你一辈子,甚至我们整个家族的命运。”

  “知道的,爹。”

  临开门,梁老爷补充道,“明天你做两件事,一个是把家里有关的书籍全部扔到外面去,绝对不能藏在家里,二是告诉濮阳家的大儿子,聚会散了后不要大批人一起出来,那样太显眼了,容易被人发现,必须分批走。”

  “谢谢,爹。”羡华感叹爹爹的心思缜密,而今后发生的事,会让他更加意外。

继续阅读:第三十七章 集资会(1)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凰鸣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