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九一八事变(3)
青省2016-11-19 11:412,604

  第三十五章 九一八事变(3)

  濮阳图书馆的二楼。

  钟楼上的时钟还在顽固的保持以往的步调,看不出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对羡华来说,确是等了整整一个礼拜,与其他任何一天都不一样的日子。

  “羡华。”心芸先看到羡华,立刻招手。

  “心芸。”羡华笑了笑,眼睛瞥在一边,心里一阵酸楚,“国助,你也来了。”

  “是啊,羡华,刚好来看我哥,遇到了心芸。”羡华老远就看到心芸的背影,刚好打招呼,就望见一旁和心芸讲话的濮阳国助。

  “来了啊,羡华,站我这边,还没开始呢。”秉承见着羡华挺高兴的,被姐姐心芸硬逼着过来,无聊的很,濮阳国助又一个劲儿的找姐姐说话,自己根本没有插话的机会,见了羡华就像看到救星了一样。

  集会开始前几秒,秉承缠着羡华问他前段时时间踢球的事,还埋怨他不带自己去玩,心芸特地嘱咐弟弟,待会儿不要瞎说话,认真一点。

  换作平时,羡华是不喜欢秉承在自己耳边叫唤的,今天秉承的出现太及时了。要羡华一个站在心芸旁边听她和国助讲话,实在是尴尬,万一说了一些肉麻的话,羡话怕他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知道了知道了,这点礼貌我还是懂的。”秉承左边站着心芸右边排着羡华。

  地理位置不占据优势的羡华,要跟心芸搭话还要略过中间的秉承,但是这也无法阻挡羡华。

  羡华清了清嗓子说,“今天人可比以前多了。”

  “是啊,我以前从窗外走过,都没几个人,听我哥说,最近因为九一八事变,来参加聚会的人多了不少。”本想让心芸接的话茬,被国助抢了先。

  羡华暗自不爽,直接没好气的说,“算了算了,先别说了,要开始了。”

  原本空荡的房间,围着十多二十多个人,濮阳老师站上台的时候不免吓了一跳。

  “所以才说,时势造人,乱世造英雄,”濮阳老师开口就进入了主题,“九一八事变,民族衰亡之际,正需要我们这种自发的团结,我很高兴看到了越来越多的新面孔。”

  “我可不是自愿来的啊,”秉承在下面小声嘟囔,心芸弯腰白了他一眼。

  “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发表《中国共产党为日本帝国主义强暴占领东三省事件宣言》,谴责日军侵略,并提出‘武装拥护苏联’的口号。现在日本帝国主义实行占领中国东三省,不过帝国主义进攻苏联计划之更进一步的实现。……外国帝国主义看着中国国民党军阀已经不能消灭革命,看着他在中国的走狗军阀国民党等已经不能随心所欲的替它保护并扩张对华掠夺的利益,因此便直接占领满洲中国领土。满洲事变便是最明显的表现。”濮阳老师说了很多,学生们都静静听着。

  “行了,差不多就行了,跟我讲这么多,没用啊,跟我爹讲去,他才不会让我参党参军咧。”秉承孩子气般台上讲一句,他就在台下回嘴。

  “杨秉承。”心芸每次都要伸头小声呵斥秉承,一边注意有没有影响到台上的濮阳老师。

  羡华偷偷瞥向心芸,看她生气的模样也觉得可爱,嘴角忍不住上扬,刚好被国助撞见,尴尬的笑笑。这该死的三角关系,不明不白,不干不脆的,令羡华心乱如麻,索性还是把注意力放在难得的聚会上。

  “自1840年,英国发动了侵略中国的鸦片战争,1856-1860年的第二次鸦片战争,英、法美、俄四国强迫清政府签订了《天津条约》、《北京条约》等不平等条约,使中国丧失了大量领土和主权,1895年4月17日《马关条约》签字,到现在日本人更为嚣张的掠夺我东北三省,太多的国家灾难考验这我们这个民族,国家正值多事之秋,我想听听大家的看法。”

  “九一八事变后,以《申报》为首的报刊代表中国民间在国内掀起了号召抵制日货,要求抗日救国图存的声音,”和羡华同校,比羡华高一个年级的学长率先站出来说,“要向报社和北平,上海,南京的学校学习,也要发挥我们学生的力量,要抵制日货,集会游行,给国民党压力,让国共真正和解,共同一致对外。”

  濮阳老师点点头对这位同学表示赞赏,接着问,“还有谁要说说吗?”

  考试成绩常常在羡华后面十几名,家境清寒的耀宗站出来了,说他家里没钱没势,一家人就指望他读书有出息,将来挣钱养家,他说他干不了什么大事,但是祖国的事,他能帮就帮,他今天是第一次来,以后有需要用到力气或其他什么他能帮的上忙的地方,他一定帮。还特别强调他的力气很大,比地里耕地的牛还大。

  朴实无华的言语引起了众人开心的笑,宽慰的笑。

  濮阳老师重重的点头,像是被感动了,下一个直接点名了秉承。

  “我?濮阳大哥?”秉承指着自己的鼻子。

  “今天第一次来的人,很多啊,秉承同志,请叫我濮阳同志。”

  “啊 ,哦,濮阳,大,啊不,同志。”秉承还没习惯,脑子里一片空白,“说什么啊,我不知道要说什么。”

  心芸在一旁提醒秉承,严肃一点,不要边说话边动身子。

  “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什么都可以说,没有关系的。”连课都不正经上的秉承的出现,让濮阳老师最为意外。

  “那我就说了?”

  “嗯,说吧,随便说,没有关系的。”濮阳老师也想听听秉承这个出了名的纨绔子弟的想法。

  “我觉得濮阳大,不是濮阳同志和刚刚几位同学说的都很不实际。”

  “秉承!”心芸边叫边拉了下秉承的胳膊。

  “没有关系的,让他说,就这样说,很好。”

  秉承伸伸被姐姐拽下去的胳膊,“我们吧,不说别人,就说我吧,我爹是绝对不支持的你们刚刚说的什么什么救国的,我爹反对,相信很多人的父母也反对,就图个清净平安,这是我没办法跨过去的坎儿,就算我再怎么对这些东西有兴趣,有我父母在的一天,我就不可能冒着生命危险去做你们说的那些事。”

  秉承说的没错,也说出了羡华的心声,倒也让羡华佩服他这份勇气,敢在这么多人面前坦白。

  多数人也和羡华一样,默默点头,读书会参加了这么多次,从来都是口头上说的多,实际上做的人少,有时羡华都为濮阳老师感到无奈。

  “看来很多同志同意秉承的观点,”濮阳老师说,“但是秉承同志有一个观点我不赞同。”

  濮阳老师往台下走了两步,走到人群中,“革命事业和保卫祖国不是兴趣,是我们生来的一种责任和义务,如果领悟到了这份责任和义务,血管里沸腾的血液和温度就会驱使你去做一切你想要做的的事,家庭,政党,军队,日本人都不是你阻挡你的理由。”

  濮阳老师摸着自己的心口说,“中村事件,万宝山事件,事件,九一八事变,听到这样的消息,你们可以问问自己的心,它有没有为此而跳跃,现在,摸摸你们的心,它还在跳动吗?”

  羡华,秉承,心芸,国助和在场很多人一样屏住了呼吸。

继续阅读:第三十六章 九一八事变(4)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凰鸣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