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集资会(4)
青省2016-11-19 08:392,742

  第四十章 集资会(4)

  回到家中,母亲在一旁心疼的看着猛吃的羡华。梁老爷默不作声。羡华洗过澡后,发现梁老爷坐在书桌前等着自己。

  “爹。”

  “嗯,坐下吧,把门关上。”梁老爷神色凝重。

  羡华坐在床沿,梁老爷跟了过来,问羡华后悔今天做的事吗?

  “这有什么可后悔的。”

  梁老爷两手扶在膝盖上,“爹真的以为你会出事。”

  “这不是没事吗?”羡慕笑笑。

  “那是你运气好,”梁老爷一改往常严肃的模样,反而显得很平和,“事情具体是怎么样,我也不问你呢,记得上次我跟你说的,等你想清楚你到底想要做什么的时候,再来找爹说。”

  “好,”羡华和梁老爷并排坐着,才发现父亲的背弯了不少,在自己眼里高大的父亲,和自己差不多高了。

  “那个张统领的儿子真找人打过你?”

  羡华摆手道,“小事,都过去了。”

  “上次你在斯文家住了一个月,脸上还有伤,是不是那个时候?”梁老爷猜想。

  “是,”羡华老实交代,“怕你和娘担心,所以也没说,不是什么大伤,都好了。”

  梁老爷拉近距离,仔细瞧了瞧羡华的脸,“我看看。”

  “真的没事。”羡华左右摆脸,伸长了脖子让爹瞧个仔细。

  “身上还有其他伤吗?衣服掀开我看看。”

  “爹,算了吧,没事的,你别瞎操心了。”羡华7岁以后还没在别人面前脱过衣服,怪不好意思的。

  “跟爹还害什么臊?“

  羡华坚持不肯,梁老爷也不再坚持。

  “爹,”羡华看着梁老爷的颜色问,“你不会为张统领儿子的打我的事,找人家麻烦吧?”

  “肯定要上门讨个公道啊,怎么能让你白受委屈。”梁老爷打算明天上午就带上梁氏里几个有份量的大人一起去张统领家。

  “那会儿,张世兴犯错了,也跟我道歉了,我们那事儿,已经解决了,就不劳大人们再为我们折腾了吧。”

  “张世兴那个小子会给你道歉?要是知道错了,他今天还会诬陷你吗?”梁老爷头脑很清楚,没那么容易被唬弄过去。

  羡华不想把事情弄大,更不想把秉承牵扯出来,“爹,爹,得饶人处且饶人,这事儿,儿子心里有数,你就相信我吧,算了,别去找张统领了。”

  梁老爷知道羡华有事瞒着自己,这打人的事说不定还有别的隐情,儿子要是想说早就说了,不会等到现在。

  “那会儿,我也是担心你和娘为我操心,才不敢跟你们说,我能自己解决的事情,会自己解决的,你放心。”

  羡华固执,自强这点和梁老爷十分相似,梁老爷想着儿子今日也累了,不便再追问,让他先歇息,以后再说。

  “爹,记得,别去找张统领啊。”临出门,梁老爷被羡华叫住了。

  “知道了。”梁老爷回过头,柔软的说,“以后有什么难事,不要自己一个人扛着,有事可以跟爹商量。”

  “好,”羡华站在书桌前,目送父亲离开,全身无力倒在床上。

  漫长的一天总算过去了,闭上眼睛,脑子里浮现的是在图书馆关上窗前,对面心芸凝视自己的目光和从张统领府衙出来后,心芸眼里的泪光。

  翌日午饭后,羡华刚准备睡个午觉,秉承,心芸和濮阳老师来了。

  心芸先开口问羡华还好吗?有没有事?

  羡华笑说又没被打什么的,怎么会有事?

  “姐,你说什么废话了,昨天羡华从张统领府衙出来的时候,你不是已经问过一遍了吗,怎么还问啊,”秉承不耐烦,靠着羡华问,“梁老爷是不是罚你呢?昨天没睡吗?”

  “没有啊,挺好的,我爹没说什么。”

  “我看你眼睛都睁不开了。”

  羡华连忙解释说是刚吃完午饭,有点犯困。

  “这样啊,我姐还说让你早上多休息一会儿,下午过来比较好,看来应该晚上过来,只要不要一吃完晚饭又困了就好。”秉承笑说。

  心芸和濮阳老师也跟着笑了起来。

  “那会儿刚好有人找我,老师真是对不住你们了。”濮阳老师特地给秉承鞠了一躬。

  羡华赶紧也弯下腰,抬起头,故意严肃的说,“建国同志,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大家都是平等自由的,有什么好道歉的。”

  “你这个小子,”濮阳老师轻轻挥拳落在羡华肩膀上,“这话可不是这么用的”

  心芸哎一声。

  “没事的,濮阳老师跟我开玩笑了。”羡华留意到心芸的担心,安慰道。

  濮阳老师看了心芸一眼,回过头对羡华说,“幸好你没事,要不然我可真不知道怎么跟你爹娘交代。”

  “瞎操心啊你们这是,”羡华压低声音说,“我又不是真正的共产党员,房间里每次都清理的很干净也没留下什么证据,能有什么事?”

  “就是那个募捐箱可惜了,”羡华用余光扫了心芸一眼,“大家捐的款,辛苦筹集起来的资金,我没能保护好,真是对不住大家了。”

  “说什么呢,”濮阳老师摇摇头,“有什么比人命更重要的。”

  “当时情况太紧急了,我怕被官兵发现跳到对面的秉承和心芸,就没敢把捐款箱扔过去。”

  秉承推了一下羡华,“你傻啊,应该是你跳过来,不是捐款箱跳过来好吗?”

  “我跳过去,咱们三个人被发现的可能性太高了,而且官兵如果到了这里,说明肯定是走漏了消息来的,总的有个人背黑锅,要不然他们不得闹的满城风雨,到处抓人。”

  “我的天,你想的也太多了吧。”秉承知道羡华聪明也敢于担当,当时的情况没多想,看他把窗户关上就明白是让心芸和他赶紧走的意思,倒也没想这么多。昨天晚上在府衙他和张世兴一场辩论,他还以为自己有多聪明了,跟羡华一比真的差远了。

  濮阳老师也点头,“我向来不赞同秉承说的,刚他说的一点还是对的,你真是想太多了,梁同学。”

  心芸在一旁默默听着,没有插话。

  “不过,革命事业,确实是需要像你这样想的多的同志。”濮阳老师郑重的拍了下羡华的肩膀。

  “得了吧,濮阳大哥,我们是来慰问羡华,你别搞的又像在上课一样,气氛一下子就被 你搞砸了。”秉承一脸嫌弃。

  “我哪里在上课?”

  秉承走到濮阳老师身边,手捧一声,落在濮阳老师的右肩膀上,用低沉的声音说道,“革命就是需要像你这样想的多的同志。”

  “哈哈。”羡华和心芸同时被逗乐了。

  “我哪有你说的这么怪?”濮阳老师不相信自己的声音是这样的。

  “你比这还要怪,好吗?”

  濮阳老师作势要打秉承,秉承先拍了下濮阳老师的肩,两人围着羡华和心芸跑了起来。

  羡华看着微笑的心芸。

  心芸抬头看见望着自己的羡华笑的更灿烂了。

  午后的阳光顷刻间变的没那么令人发懒了,像是早上,6点的日出,充满了希望和温暖,羡华忽然想让这一刻停下来。

  “呵呵,”心芸看到羡华呆呆的样子,忍不住笑出声来了。

  “你笑什么?”羡华边笑边说。

  “没什么。”

  阳光打在心芸的脸上,一道橘红色的光晕绕着心芸的笑吸引着羡华。

  长发在风中轻轻飘扬,柳叶细眼矜持的笑着,粉色的肌肤在透着晶莹的光亮,仿佛像煮熟的鸡蛋蛋白一样,鲜嫩可口,羡华嘴唇开启又合上,没有作声,努力克制着自己的冲动。

继续阅读:第四十一章 八和会馆再聚首(1)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凰鸣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