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六角螺帽
青省2018-09-17 12:172,103

  第七十章 六角螺帽

  草地上,斯如和秉承也围坐了过来。

  “我刚在那边看姐姐你哭了,还高兴来着了。”

  斯如作证,“确实秉承都跳起来了,还掀起裙子舞蹈。”一想到这儿斯如就想笑。

  “不好意思啊,我和你姐是绝对不会分开的。”羡华拉起心芸的手。

  “放开我姐,你个恶趣味的坏人。”秉承起身用手刀砍断羡华和心芸牵在一起的手。

  “什么恶趣味?我很正常好吗?”

  “个子那么壮,穿着女装,还敢跟我姐求婚!”秉承越想越火。

  心芸重新拉起羡华的手,“不许这么没礼貌。”

  “我还没说你呢姐,就这样求婚,你也敢答应?”秉承十分不甘心。

  “我就答应了,怎么?”心芸头戴羡华用油菜花做成的花圈左右晃着脑袋高兴道。

  “就这个玩意儿把你收服了?”秉承指着心芸头上的花圈,“你也太容易搞定了吧?女孩子这么容易被搞定,不好,会吃亏的,姐。”

  心芸笑着喊道,“秉承!”,右手捋了捋耳边的头发,并没有生气,反而高兴的很。

  “还有这是什么玩意儿?”秉承抓住心芸的右手,指着无名指上的金属圈,几乎咆哮道,“这是什么啊!”

  羡华不太意思的解释道,“是铜质六角螺丝帽,时间紧迫,我也没准备就,刚好我看男厕所的水龙头坏了,里面的螺丝帽形状和戒指有点像,就—,”转而向心芸道歉,“对不起啊,心芸,我回头给你找一个好一点的戒指,今天实在是太匆忙了。”

  “没关系,这个挺好的。”对心芸来说,这个金属圆圈已经比世上的所有的金戒指,钻石更加昂贵。

  斯如一直笑着,她还是第一次听说有人用螺丝帽当做戒指的,还是男厕所的,亏得心芸也能接受的这么开心,看来真的是天造地设的一堆。

  “你算了吧,你,有没有诚意娶我姐姐啊。”秉承都快气炸了,最可气的是,自己的姐姐似乎一点也不介意,从被求婚开始,就一直傻笑着。

  “这个,确实不太好。”

  “什么不好,根本上不了台面,我姐是什么人啊,杨家大小姐,你拿这个什么破圈圈,说一堆好听的话,就想把我姐骗进门,”秉承说着就要把六角螺丝从心芸手上脱下来。

  心芸甩手,不让秉承碰,“这是我的戒指,你要干嘛。”

  “姐!你清醒一点!”秉承从地上窜起,往上跳了好几下,抓着自己的头发,脸扭曲着,嘴咧在一边,“你到底还是不是我姐?不准你跟这个没诚意的家伙在一起!”

  “懒得听你说,以后对羡华尊敬点,他是你姐夫。”

  羡华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听到姐夫两个字。

  “得了,等他真的把你娶过门再说吧。”

  一直在旁边咯咯笑的斯如因为秉承的这句话又摆上了严肃脸,“就算你们两个决定以后在一起,结婚,你爹,”斯如指着心芸,“还有你爹,”斯如又转向羡华,“你们两个的爹都是问题,当然濮阳家的问题,相对来说,没那么难解决。”

  “我还是劝你们现在分手。”秉承举手说,“搞得这么复杂干嘛?一想到以后爹和你有一堆的架要吵,想起来我就头痛,更别说到时真的发生了会怎么样。”

  “你就只顾着自己的头痛,姐姐的幸福就不管了?”

  “我哪敢不管,这不是怕你最后真的被扫地出门吗?”秉承说。

  “我爹那里,只要有我娘在,他肯定能同意,”羡华在去开平女中的路上仔细想了想,“可能需要一点时间,不过没关系,心芸你这么好,我娘肯定喜欢你,只要她喜欢你,在一旁劝我爹,我再跪上几天,肯定可以说动他,正堂也会帮我。”

  “嗯。”心芸握了握羡华的手掌,掌心和羡华的话一样温暖。

  “嗯什么嗯,姐,咱爹呢?”

  心芸垂下头,刚涨起来的情绪,又懈怠了,“咱爹,实在是不好办。”

  “爹不是最喜欢四姨太了吗?”

  “小姨?”

  秉承蹲下来,出主意道,“你和四姨太关系好,多跟她说说好话,到时让她帮忙劝劝爹。”

  “嗯,这个可以,小姨人很好,又疼我,肯定会帮忙。”

  “娘那里,我去说,”秉承主动承担,让心芸颇为感动。

  “想不到我弟弟越来越有长进了。”心芸轻轻抚摸弟弟的头发。

  “学习不行,这种乱来的事还是很在行的。”

  “什么乱来,是你姐姐的终身大事。”秉承说是是是,心里还是把它看做一个乱来的事。

  “那你们打算什么时候跟家里说?”斯如问到了重点。

  这个羡华早就想好了,“等我们都毕业吧,你说呢,心芸?”

  “我没意见,都听你的。”

  秉承看姐姐顺从的模样十分不习惯,“姐,你怎么都听羡华的,从来都不听我的啊。”

  心芸直接不理秉承,她今天心情好,不想和弟弟拌嘴。

  “等我们毕了业,我就跟家里说,然后正式上门提亲。”

  心芸低下头,点点头,脸微微发热。

  “还有一年多了,”羡华数一数时间突然又后悔了,“时间还有这么长,真想现在就把你娶进门来。”

  “嗯嗯。”心芸靠在羡华的肩膀上说。

  “别嗯嗯了姐,现在羡华要是娶你,你们两个估计都毕不了业,家里肯定把你们都关起来。”秉承不断泼冷水,心芸和秉承并不在意,倒是斯如在一旁被秉承的模样逗笑个不停。

  远处不知名的碉楼在春天的油菜地中,伫立着,像一颗大树,踏实而坚硬,却无法预知这些年轻人的未来,就好像,长满了青绿色锈渍的六角螺丝也不会料到有一天自己会成为一只结婚戒指,谁也不知道谁的未来,谁也无法预料。

继续阅读:第七十一章 赤坎卓别林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凰鸣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