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绿茵场上的加油
青省2018-09-17 12:162,442

  第四十九章 绿茵场上的加油

  足球场上,青、白、红三色构成的的青天白日满地红旗,在风中飞舞着,饶有兴致的观赏底下的比赛。

  上半场结束,国助和羡华所在球队1比0暂时落后,场下,心芸还在不停的给两人加油。难得心芸来看自己踢球,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想在她面前表现,羡华连续丢失了两次进球的机会。

  “没事儿,还有下半场。”国助接过心芸递过来的水,拍了下羡华的肩膀。

  “嗯。”羡华偷偷看了眼心芸。

  “喂,看什么呢?你这眼神,球门都不好好看?”和羡华跳过一次的舞的米娜,自来熟,主动扔给羡华一块毛巾,“你不是只有华尔兹跳的不好吗?怎么连足球也踢不好,浪费我堂哥那么漂亮的助攻。”

  “对不起啊,国助。”米娜的话虽然不好听,是事实没错。

  “都说了,还有下半场,别那么在意!”国助打了羡华一拳,喝剩下一口的水泼在了羡华脸上,“让你清醒清醒!”

  “国助?”羡华用毛巾擦掉眼里的水,生不起气来,反而没那么自责自己上半场的表现了。

  “该不会是心芸和米娜来看球,把你紧张到了吧?”国助开玩笑道,回过头对两位小姐说,“他平时可厉害了,不是这样的。”

  羡华说没有,就是脚有点疼。

  “是我把你踩疼了吧?”米娜反应很快,舞会上米娜玩开了,踩了羡华不少次。

  “不是,不关你的事。”脚趾头有轻微的痛感,倒也不至于影响射门,这点羡华很清楚。

  米娜光顾着好玩,当时也没想那么多,“你也不早说,你要是早说第二天有球赛,我怎么可能会踩你,还踩的那么重!”

  “什么什么?这里面还有我不知道的故事?”比赛还没开始,国助就对米娜和羡华的关系感到好奇,初次见面的人怎么说起话来还挺随便的,羡华只解释说在舞会上认识的。

  “没什么,坐下来歇一会儿吧。”羡华刚坐下,心芸就被国助拉到一边,一会儿看着羡华一会儿看着米娜,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给,水。”

  “哦,谢谢!“没等到心芸的水,羡华倒是等到了米娜给的水。

  “下半场加油啊,告诉你,射门的时候千万不要犹豫,找准时机,立刻出击。”米娜说起足球来,头头是道,像个足球教练一样。

  “你踢过?”

  “没有,”米娜别过脸,“当了3年的足球队拉拉队队长,拉拉队,cheerleadrs,你知道吗?看了不下有七八十场比赛。”

  “拉拉队队长?”

  “嗯?没见过?”米娜看着羡华木纳的脸,悄悄贴着羡华的耳边说,“就是穿的很少,很少,身材很好,很好,长得很好看,很好看的女生上场跳舞给足球队队员加油的。”

  羡华听得的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虽然很难想象那个画面,耳朵却红了。

  “哈哈,你在想什么?”

  “没想什么。”羡华站起来,猛喝起水来。

  “你该不会是想象我穿的很少很少的样子把?”

  噗一声,羡华口里的水都吐了出来,嘴里含着水,咕噜咕噜的说不清,“不是,不是。”

  米娜高兴的拍起手来,“还说你不是,反应这么大!”

  羡华咽下剩下的水,追着喊着“梁羡华脑子的想的东西啊,大家知道是什么吗?”的米娜跑。

  “你矜持一点,女孩子别这样啊。”

  米娜才听不进去,就想着逗羡华,不停的喊“梁羡华脑子的想的东西啊,大家知道是什么吗?””

  羡华确实脑子里做了一些想象,难以启齿,之所以喷出水来,不是因为想到米娜,而是想到心芸当拉拉队队员的样子。

  而一旁的国助和心芸大为不解。

  下半场一开始,羡华就进入了状态,开场不到5分钟接到中场传球,回球给边场队友,反身闪过一名对方球员,加速门前十米一个接球抽射,球门右下角入网,比赛1比1平。

  “耶耶耶!!!”米娜的叫声从场边传来,完全掩盖住了心芸激动的尖叫。

  队友们冲上去抱住羡华,羡华被队友扑倒在地,眼睛望向心芸,却被米娜的手舞足蹈吸引了。

  开场10分钟,羡华抢断,独自带球狂飙20米,准备一次远距离射门被拦下。

  临比赛结束7分钟,中场三次传接,羡华成了重点看护对象,接球前被铲球。

  临比赛结束2分钟,国助截住对方队员的一次传球,变防守为进攻,长传给羡华。羡华在后场三名后卫的包围下纵身一个顶球,足球从高处直线穿过守门员两手之间,入网,进球。

  全场欢呼,羡华再一次被众人压倒在地上,庆祝胜利。

  米娜兴奋的跳起了拉拉队舞蹈,双脚原地左右交替跺脚,两手整齐的上下左右挥动,还连续跳了两个空翻,被众人围观,国助更是笑话米娜喜欢羡华。

  “喜欢就喜欢,有什么好笑的。”米娜毫不在意,还和羡华击掌。

  心芸心跳漏了一拍,脸上并没有第一次进球时的喜悦。

  羡华见自己进球了,心芸却不怎么高兴,也郁闷了起来,下半场听了米娜的话,卯足了劲,也不再犹豫了,以为能在心芸面前骄傲一番,引得她的注意,却起了反效果。

  “果然,还是羡华厉害。”国助激动道。

  米娜也很兴奋,“是我这个老师教的好!”

  “你什么时候成了羡华的老师?”国助拿起地上的水壶自己喝了起来。

  “这个就不跟你说了。”米娜连忙给羡华递水和毛巾,“你说说看,我是不是你的老师?”

  “是,是米娜老师,”羡华笑道。

  心芸听着两人熟惗的对话,心里很不是滋味,说身体不舒服就要回去了。

  “哪里不舒服?我送你。”国助跟在心芸后面,即便被心芸拒绝说要自己走。

  “哎,国助!”羡华想喊的其实是心芸,话到嘴巴,却成了国助的名字。

  “别理他,我堂哥就那样,从小就喜欢跟在心芸后面。”米娜回来的次数少,小时候杨夫人常常带心芸去濮阳家玩,米娜回来没撞见过几次心芸,也没看到过秉承,只知道每回一听说心芸来,堂哥撒腿就扔下自己跑了。

  “是吗?”羡华好奇小时候的国助和心芸。

  “嗯,你都不知道,我小时候多粘着我堂哥说要嫁给他,他死活不肯,说有了心芸了,这辈子绝不会娶其他的女人,”米娜回忆道,“你说他傻不傻,多小的时候,就那样想,不过我看他现在八成也是这么想的。”

  羡华没敢再问下去。

  青天白日满地红旗还在飘着,静静的看着这些年轻人的情感纠结,不知什么时候是个头。

继续阅读:第五十章 情窦初开的杨小姐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凰鸣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