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濮阳米娜的舞会(2)
青省2018-09-17 12:162,489

  第四十七章 濮阳米娜的舞会(2)

  “那——”羡华还没来得及说好。

  国助的发声打断了羡华。

  “你们来了啊,”国助远远的先看到个子高的羡华,走近了才发现心芸也在,“你也来了啊。”

  心芸放下手,回道,“是啊,濮阳哥哥。”

  “我刚在门口等你半天了,还以为你不来了。”国助顾着和心芸讲话,没注意到羡华落寞的表情。

  羡华只好自己主动打招呼,“国助。”

  “哦,羡华啊,还有正堂,你们什么时候来的?”

  对国助,羡华的心情是很矛盾的,一方面看到心芸和国助在一起不舒服,另一方面随着和国助关系的亲近,每当他和心芸在一起被国助撞见,心里总有种对不起国助的愧疚感,“也没来多久。”

  “今天好好玩,那边的餐桌有摆放一些零食,甜点和饮料,”国助指着对面的几排桌子说,“需要什么自己拿啊。”

  “好的,谢谢。”羡华对吃的什么,一点也不在意,倒是烦恼这三个人在一起的情景。

  “走,我们跳舞去吧,”国助向心芸伸出手,没有丝毫犹豫,像是一种习惯的不能再习惯的习惯。

  见心芸没反应,国助抬抬手说,“怎么,华尔兹,小时候我们经常一起跳啊,你不是不记得怎么跳了吧?”

  羡华脸上的热汗变成了冷汗,上排门牙轻轻咬住下嘴唇。

  “记得跳的,”心芸抬头看着羡华说,“可是羡华——”

  “没事的,你们先去跳把,我饿了,去那边拿点吃的。”羡华没再听心芸说的话,快速钻进人群里,往对面走去。

  心芸本想说自己已经先答应和羡华跳舞了,以此拒绝国助,还没来得及说完,羡华突然就走开这让她感到奇怪极了。

  “他怎么走了?”心芸像是在自言自语。

  “不是说饿了吗?”国助倒是没想太多,继续邀请心芸跳舞。

  “他怎么走了?”

  “我也饿了,过去找我哥,”心芸同样的问题又问了正堂一遍,正堂没想好怎么回答,也学着哥哥的样子逃走了。

  “哥哥是不是很没用?”望着跳舞的心芸和国助,羡华心里好像有许多只蚂蚁在爬来爬去,痒痒热热的。

  正堂安慰道,“怎么会呢?”

  “看到国助撒腿就跑了,也不敢说别的,你对哥哥很失望吧。”

  “这有什么,不用在意的啦,哥。”正堂递给哥哥一杯果汁,“来,喝点这个把,你都流了不少汗了。”

  “看什么呢?” 国助发现心芸有些心不在焉。

  “没什么,”心芸摇摇头,把目光从角落里的羡华身上收回来,还在想着为什么刚刚他借口饿了,不肯和自己跳舞。

  羡华故意把脸朝着相反方向,偶尔转身偷偷瞄一眼心芸和国助,却发现斯文也在。

  “正堂,那好像是斯文吧?”

  “哪儿呢?”正堂顺着哥哥手指的方向望过去,确实看到了斯文正和一位女性跳舞。

  斯文也看到了羡华兄弟俩,脸上的惊讶一闪而过,曲毕,主动领着舞伴走了过来。

  “这位是?”羡华好像在哪里见过斯文身边的女子。

  斯文一手扶着舞伴的腰放了下来,“我介绍一下,这是白雪。”

  “白雪?”名字羡华也好像听过。

  “是八和会馆那位?”正堂倒是比羡华先一步想起来。

  “没错,”斯文向白雪介绍道,“这是我表兄弟梁羡华和梁正堂。”

  “二位少爷,常听斯文少爷说起过他的表兄弟,今日一见,果然都很潇洒英俊。” 全真丝兰花丝绒面料的旗袍落在白雪白嫩的肌肤上,更多添了几分贵气。

  羡华虽对服装不是很在行,但这旗袍的面料和做工就是在母亲那里也很少见,显得精细而别出心裁。

  “哪里哪里,白雪小姐夸奖了,你今天这一身可真漂亮。”羡华故意称赞道。

  白雪长相秀气,个子娇小,连声音也多添了几分细长的柔和,“羡华少爷,才是夸奖我了,这身衣服是斯文少爷送的,我哪里买的起这么时髦的服装。”说完向斯文投以腼腆的笑靥。

  斯文说这衣服值不了几个钱,是因为妹妹艺馨买来穿了一次就不要了,扔了斯文觉着太可惜,颜色和尺寸看着挺适合白雪的,反过来感谢白雪不嫌弃。

  羡华沉了口气,斯文是个什么样的人,他最清楚了,从来都是待人宽厚,礼貌,绝对不可能把穿过的衣服当礼物送人,哪怕是穿过一次。再者表妹艺馨特别爱惜衣服,从不允许别人给她洗衣服,更不可能拿走,在这么大的一个舞会,请的都是有名的乡绅,斯文带一个戏子来,送一件这么贵重的旗袍,这隐藏在背后的情感,羡华想到后慌张了起来。

  “斯文,你过来,我有话跟你说。”

  “说什么?”斯文本想带白雪来舞会玩玩,跳两只舞就走,并没有想呆多久,“在这儿说就好了。”

  羡华往外走了两步,招手道,“有点私事,你过来这边。”

  “什么事啊,神神秘秘的,”斯文站在原地,并没有向平时那样听话,“我再跟白雪跳只舞,等会儿再来找你。”

  “等等!”羡华叫住挪动步子的斯文。

  “这不是斯文吗?”秉承跳累了,接过正堂手里端着还没给羡华的果汁,咕噜咕噜一口气,玻璃杯就见底了,刚好注意到斯文身边的女生,眼前一亮,“呦,这怎么有位这么美丽的小姐?谁的朋友,快给我介绍介绍。”

  斯文和羡华互相看了一眼。

  “算了算了,我自己问。”秉承等不及,自己开口问白雪是哪一家的小姐。

  “陈家的?”

  见对方摇头,秉承继续追问,“濮阳家的?不对啊,濮阳家没女的,我知道。”

  要换做在外面,白雪早就把自己的身份如实相告,可今天的场合,又是斯文少爷带着自己来的,她怕自己说错话,给斯文少爷丢脸,不敢多说。

  “你管那么多干嘛。”斯文不耐烦说道,伸手推了一把靠近白雪的秉承。

  斯文的力气不大,却把秉承吓的不轻,“你没事吧,陈斯文,还敢动起手来了?什么情况啊?”

  “斯文,你不是要请这位小姐跳舞吗?还不快去。”羡华替斯文解围,拉住别扭着又要靠近白雪的秉承。

  “斯文,还不快去跳舞?”羡华又唤了一声。

  斯文这才匆忙拉着白雪进了舞池。

  “干嘛啊,这是,我跟人家小姐说句话,他就生气了?怎么,那是他未婚妻吗?”秉承撅起嘴,双手叉腰,脸上多有不悦。

  “跳你的舞去,”羡华就要赶秉承,省的听他叽叽喳喳,吵个不停。

  秉承说他跳累了,要休息一会儿。

  羡华接过正堂重新拿过来的一杯饮料,没有理秉承,刚喝下一口果汁,就看到心芸从人群中向自己走来,差点把饮料喷了出去。

继续阅读:第四十八章 濮阳米娜的舞会(3)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凰鸣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