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濮阳米娜的舞会
青省2016-11-26 19:212,212

  第四十六章 濮阳米娜的舞会

  留声机里,华尔兹的旋律悠然飘扬,意大利水磨石上的高跟鞋踏着轻快的舞步,优雅的转起了圈。

  不同于小喇叭和大喇叭的留声机,濮阳家的这台Victor的留声机是全球最大的留声机制造商维克多为了改善喇叭上容易积灰,外型也不能和家具完美契合和生产的柜式留声机。用优雅漂亮的柜体将机器包裹起来,柜体前面两侧有着优美的曲线,还有精美的雕刻,清理灰尘比喇叭留声机更容易。据说当时第一台柜式留声机送给了慈禧太后,后因为工厂失火,大批柜式留声机烧毁,只有极少数人能拥有。

  “哥,咱们来这儿呢好像不太适合吧?”正堂许久没穿西装,双排扣的灰色毛呢西装显得有些紧。

  羡华一身黑色西装小马甲配白色小领结,还特意梳理了头发,抹上了发油,看上去十分干练,精神,“没事,国助叫咱们来的,说是给方便医院的落成开个庆祝会。”眼睛左右忙碌着,还没有寻找到某人的身影。

  “这舞会好像不太适合咱们啊,西装都紧了,勒的我肩膀疼。”

  “那是你长个了,西装变小了。”羡华回头看了正堂一眼,笑道。

  “梁正堂,你怎么穿着小孩的来了,太好笑了!”秉承出现了,羡华伸长了脖子往后看,安心的缩回了脖子。

  正堂解释说是自己长大了,衣服变小了。

  “你们也来了啊。”心芸的出现让正堂一下子就明白了对舞会原本一点都不伤心的哥哥,硬拉着自己来的原因。

  “你们怎么也来了?”心芸先开口,秉承就插了进来,羡华不得不先回答秉承,“国助邀请我们的,”转而把语气放柔和,对心芸说,“你们也来了啊。”

  “嗯,昨天在方便医院,逛着逛着就没看到你们了。”心芸没有提国助带她去看画的事。

  “是吗,看的差不多了,我和正堂就回去了。”羡华也故意没提。

  “还说了,叫他等一会儿,跟我一起去找姐姐,他都不肯,”秉承一个人正无聊,羡华看完画后又急着要走,怎么也拦不住,“不知道什么事情这么急?”

  国助和心芸两人在小花园里说笑的情景浮现在了羡华的脑子里,他咳了两声,笑笑说,“忽然想起家里有点事,就回去了,是吧,正堂。”

  正堂被羡华蹭了下手臂,连忙点头,说是的是的。

  “不管了,今天晚上好看的大小姐可多了,看中哪个要趁早下手哦。”秉承点点头,眼珠子一转,算是给羡华和正堂提个醒。

  “就你没个正经。”弟弟轻浮惯了,心芸也习惯说他两句,虽然明知道没用。

  秉承自称赤坎舞王,三拍子快节奏的华尔兹跳的轻松,欢快,慢节奏跳的浪漫而飘逸。

  “不管了,我先去了,姐。”秉承进门就开始寻找猎物,一名摩登女子,穿着碎花无袖旗袍,戴流苏披肩的女子早就被秉承锁定了。

  “羡华,正堂你们不去跳舞吗?”

  还没等哥哥回答,正堂急忙说自己不爱跳舞,就在这儿看着就好了。

  “我,那个,我,哈,”羡华快速看了心芸一眼,朝其他方向望去,“我不会跳舞。”

  “不会跳舞?”什么都做的好的羡华在心芸眼里几乎是无所不能的。

  “是啊。”这场舞会,羡华本就不是为了跳舞而来。

  “我哥啊,打小就不会跳舞,在家里我母亲怎么教都不会,学校的老师也拿他没办法。有一回啊,他被老师教的烦了,说他宁愿围着学校跑十个圈也不想学跳舞。”哥哥被老师罚绕篮球场跑步的情形,正堂可记得清清楚楚。

  心芸弯下眼睛,忍不住笑出声来,“是吗?想不到羡华还有这样的时候。”

  “行了,行了,别说了。”羡华白了弟弟一眼,好像在责怪他太多嘴。

  “心芸姐,会跳舞吗?”

  “会啊,不过不是特别好,我弟弟比较擅长。”

  “秉承哥哥吗?”正堂看着秉承领着一位穿绸面旗袍,绣了粉色花朵的年轻女子,有说有笑的跳着,“这么快,就换了一个舞伴啊?”

  “他跳的是真的好,舞会上,好多女孩子都抢着要和他跳了。”心芸说起这也不知道该不该为弟弟骄傲。

  “秉承还是聪明的,就是不放在正事上。”羡华望着穿着蓝灰色西装,波点领带的秉承在人群中摇摆自如,还真有点羡慕。

  正堂后面说的一句话让羡华既高兴又害怕,“要不,心芸姐姐,你教教我哥跳舞?”

  心芸眼睛里的光闪了一下,头微微朝下,说了声好。

  羡华睁大眼睛看着正堂,惊讶又窃喜,不敢回头看心芸。

  正堂用下巴指了指心芸,面带笑意。

  “哥,人家心芸姐姐说好啊。”正堂提醒半天没说话的羡华。

  羡华拳头握紧,指甲都要嵌进肉里了。

  “羡华?”

  “嗯?”羡华身体弹了一下,一点点转过身来,脸上的汗顺着脸颊一点点下滑,他后悔没学着外国人装模装样的那套,在西装上衣口袋里叠一张西装手帕,要不然现在就可以拿来擦汗了。

  “要一起跳舞吗?”心芸期待着羡华的回答。

  “我跳的不好,”羡华怕自己做的更糟糕,改口说,“不不不,是我不会跳。”

  正堂看哥哥慌张的模样,想笑却不敢笑。

  “那没关系,凡是都是从不会到会的,我教你就行了。”

  “我——”羡华本不想承认的,这眼看真的要上阵了,不得不承认说,“我在这方面脑子有点笨。”

  心芸被羡华因为认真而扬起的眉毛逗笑了,“哈哈,没关系,难得有一项东西我比你在行。”

  羡华心想说心芸在很多方面可比他厉害了,比如攻击匪盗那次,在满园教训她弟弟那次。

  “走吧!”心芸主动伸出手。

  喇叭袖下,露出了纤细如白玉的一小截手臂,心芸的蓝色凡士林学生旗袍在舞会上一众艳丽的旗袍装束中不算最为性感,靓丽的,清澈的眼神配合一头乌黑齐肩的长发,清纯而独特,在羡华眼里是最美的。

继续阅读:第四十七章 濮阳米娜的舞会(2)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凰鸣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