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梁家兄弟促膝长谈
青省2018-09-17 12:162,939

  第四十三章 梁家兄弟促膝长谈

  瑞石楼角亭和楼顶的电灯还亮着,羡华的房间里,旧马灯被风吹的打起了自旋,不知疲倦,雕花大床上,平躺着两个大男生。

  “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心芸?”12岁开始分房睡后,兄弟两人很长时间没有躺在同一张床上了。

  正堂没法说实话,羡华被抓进张统领府衙的第二天,阿盛悄悄跟正堂说羡华和心芸的事,担心羡华是为了和心芸在一起才被府衙抓去,更担心以后羡华会干出更危险的事。

  “这不是很明显嘛?”正堂望着床顶上的用来遮挡蚊子的白纱。

  “哪里明显了?”羡华看着白纱上的一颗颗小洞,实在是想不通,“你们怎么一个个都猜的出来,我都是想了好久才知道自己喜欢她的。”

  正堂也不是很懂男女之情,也不太会撒谎,含糊的说,“就是感觉吧,没想到还真的被我猜中了。”

  “太神了吧,你们都是恋爱高手啊,诶,那快教教哥该怎么办?”羡华两只脚兴奋的上下挥动,打到床板上噔噔直响。

  “这事儿?我不会啊,怎么教哥?”正堂慌张的说,“我都没谈过恋爱。”

  “你不是说那种感觉吗?”羡华难得遇到可以交流的对象,有些心事他也不能完全向阿盛吐露,一是怕说不清,二是担心阿盛嘴巴不严实,说漏了嘴,“你说我和心芸可能吗?”

  以前的情况不清楚,根据今天两人的相处来看,正堂判断,“挺好的,和哥哥好像也挺合得来。”

  “是吗?”

  “下午不是一直笑吗?有好几次都是看着哥哥的脸笑的。”正堂观察到心芸看哥哥的次数明显多过于看斯文和他。

  “是吗?”羡华两只脚甩的更勤奋了,一个人苦苦琢磨着,没有人给过他有关这段感情的肯定,就算是像他这样自信的人也不能确定自己做的对还是错,这让他常常陷入自我烦恼当中。

  正堂说羡华总是偷看心芸,心芸一看他,他就心虚的转过去了,“我觉得,下回你可以不用回避,就那么看着她就好了。”

  “会不会不礼貌?”以往父亲都是教育兄弟两人,面对陌生人和长辈,说话不能直接看着对方,只有生气或者争辩时才会与对方直视,如果是好朋友和同辈之间,亲人之间,倒是可以随便一点。

  “不会吧,笑的时候不是看着对方会更好吗?”正堂说,“你们都那么熟悉了。”

  羡华觉得弟弟说的也有道理,决定下次试一试。

  “我还担心一点,本来犹豫了挺长一段时间,想着要不要放弃的。”羡华一股脑将自己的顾虑全说出来了,“心芸她不是有婚约吗?”

  “嗯,是和濮阳家的少爷吧。”正堂听阿盛说了。

  “是的,叫国助,我见过,人还不错,本来还以为可以成为很好的朋友,可惜了,”羡华躺在床上摇头道,“为什么偏偏是他,为什么不能是一个坏一点的小子,像张世兴,陈金山那样的。”

  “心芸要是和像张世兴,陈金山那样的人有婚约,你就不会烦恼吗?”正堂好奇道。

  “也不是,嗯——”羡华想了一下,“可能会稍微好一点吧,婚约是个问题。”

  要是和陈金山,张世兴那样的人争心芸,羡华肯定会心安理得一些,可和国助这样他自己都很欣赏崇拜的人来抢心芸,他充满了不确定和愧疚。担心自己比不过人家,无法得到心芸的喜欢,又担心万一心芸真的喜欢自己,对不起国助,看的出,国助是真心待羡华如兄弟一般。

  “咱娘不就是原本和杨秉承他爹有过婚约,最后还不是嫁给了咱爹?”正堂提醒了羡华。

  “对哦,我怎么把这个忘了?”

  “所以有没有婚约,我觉得不能成为阻挡你和心芸的理由。”正堂突然像个大人一样说话干脆利落。

  “没错,”羡华笑了笑,然后又想起了什么,耷下眼皮,“不过,要是我和心芸真的能在一起,你说杨家老爷和咱爹会同意吗?他们上一辈的恩怨都还没了结了,外公到现在都不肯原谅娘?”

  “我倒没考虑这个,这点对娘来说也挺遗憾的,”正堂想了想,“可是咱娘和咱爹不是一直都挺好的吗?娘应该很幸福吧。”

  “肯定啊,爹不知道多疼爱娘亲。”羡华常常希望以后自己娶了妻子,也能像爹和娘那样恩爱过一辈子。

  “娘放弃杨老爷,选择当时还不怎么起眼的爹,我相信肯定是有什么特殊的理由,就是那个吧?”梁老爷早年娶梁夫人时根本在其他家族里排不上号,也就是近几年发展起来了,否则根本入不了四大家族的门槛。

  “哪个啊?”羡华自问自答,“爱?”,说完双手抱着自己的身子,上下来回搓,“哎呀,怎么这么肉麻。”

  “哈哈,很肉麻吗?我不知道也。”

  “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你看?”羡华卷起袖子。

  正堂说太黑了,看不清。

  “这个等真的能在一起再去烦恼吧,现在最要紧的是不知道心芸会不会喜欢我。”羡华不去想了,现在什么都想清楚了,万一不在一起,都白想了,说到底还是羡华对自己和心芸的感情没有太多自信。

  “会啊。”正堂十分肯定。

  羡华侧着身子看着正堂线条分明的下巴,“你怎么知道?”

  “哥哥这么厉害,优秀的人,只要你用心待哪家小姐,怎么会有人不喜欢你的?”正堂反倒是对哥哥充满了信心。

  “说得好,总算这么多年,没白白让你。”羡华左脚轻轻踢了踢弟弟的右腿,开心道。

  “心芸姐我看,对你也挺好的,希望很大。”

  “是吧,我也这么觉得,我们两个挺聊得来的,也有缘分”,羡华把图书馆借书,从匪盗手中救下心芸,被杨秉承打了在杨家与心芸见面,台山飘色遇见陈金山张世兴,和图书馆募捐箱的事都一一跟跟正堂说了。

  “你说我们是不是很有缘分?”

  “太有缘了,好像冥冥之中就有什么东西把你们捆绑在一起一样。”

  正堂从没有像今天一样每句话都说的羡华心里甜滋滋的,早知道和弟弟说起心芸会这么愉快,他一早就该这么做了。

  “一开始,我还以为是濮阳老师跟心芸订婚的,真的差点就放弃了,”羡华说起一两个月前的事,仿佛就发生在昨天一样,“后来知道是国助,也还是担心自己不够好,配不上心芸。”

  “哥哥,你千万别这么说,要是按你的说法,爹娘根本不可能在一起,我和你两兄弟更不可能存活在这个世界上。”正堂鼓励哥哥,不管结果怎么样,先去努力试一把再说,最重要的是对自己有信心,认定自己是可以给心芸幸福的人。

  “我知道,就是心里总是有那么一点不确定,”阿盛也曾像正堂这样鼓励过羡华,“万一,我是说万一,我比国助要差,还把她抢过来,不幸福怎么办?”

  “哥哥你有时候想的多是好事,有时候想的太多了,”正堂作为局外人思路很清晰,“你跟濮阳国助哪个更好,这个不是应该由心芸去决定的吗?”

  羡华点点头,困扰着自己许久的心结好像终于打开了,“只要我喜欢她,她喜欢我,就什么都不是问题了。”

  “对,我也是这么觉得的。”正堂侧过身,黝黑的皮肤在昏暗的灯光里发亮。

  “太好了!想通了,”羡华激动着大叫起来。

  正堂赶紧让哥哥小声一点,别把爹娘吵醒了。

  “哈哈,高兴啊我,来,正堂,跟着我一起喊!”羡华拉起弟弟的一只手往屋顶的方向抬起。

  “行了,哥。”

  羡华停不下来 ,钻进被子里,闷着声大叫,像被子套住的野兽一般,膝盖顶着床板,头甩着被子四处摇摆。

  正堂一个人望着床顶的雕花,想着什么。

  末了,哥哥闹累了,睡着了。

  正堂蹑手蹑脚,起身出了哥哥的房间,把门关上,偷偷从裤袋里掏出一条素色的手帕仔细看着,上次被哥哥拿走,手帕边缘弄了点灰,洗干净后,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正堂总觉得没有以前白净了。

继续阅读:第四十四章 方便医院新建(1)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凰鸣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