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米娜的表白
青省2018-09-17 12:173,013

  第五十三章 米娜的表白

  惠安楼,建于1905年,楼高5层铭石楼与其他碉楼的不同之处在于,它的外形壮观,内部陈设十分豪华,楼底四层朴实无华,第五层富丽堂皇,前部是一宽敞的柱廊,八根柱子为爱奥立克柱式,四周平台为变形的罗马栏杆,正面正中为巴洛克曲线山花,下为“惠安楼”匾额,顶部有一个爱奥立克立柱中式琉璃顶的小亭子。

  相比惠安楼,心芸更喜欢瑞石楼。

  “珠海的珍珠可是出了名质量好,怎么还劳烦心芸亲自送上门?”濮阳夫人对这位未来儿媳妇是相当满意,可惜平时见面的机会不多。

  “濮阳夫人不要这么说,这也是父亲的意思。”以往父亲送什么东西给濮阳家都会叫上心芸跟去,换做平时她是不肯去的,听说梁家遭土匪打劫,羡华也参与了打仗,她不好意思上梁家问,只好带着一箱珍珠送上濮阳家,顺便打听消息。

  濮阳夫人命人摆上了点心和水果,和心芸话起了家常。

  “你这么一说,可把我吓到了,”濮阳夫人主动说起国助兄弟两人那日回来,召集人员去救梁家人倒也应该,只是这米娜,拦都拦不住,“硬要跟去。”

  “米娜也去了?她去干什么?”

  “说是好玩。”濮阳夫人夹了一口桃核酥放在心芸的碗里。

  “谢谢,夫人。”

  濮阳夫人笑道,“不用客气。”放心筷子,继续说,“我看啊,八成是为了梁家那个大儿子。”

  “梁羡华?”心芸察觉到不妙。

  “好像是叫这么个名字。你认识?”

  “嗯,他是我弟弟的同学。”

  “人怎么样?我听国助说,还挺不错的。”

  “正直,聪明,勇敢,还很有责任心,”心芸反问濮阳夫人,“您这是什么意思?”

  “米娜这丫头啊,几年回一次家乡,没呆多久就吵着要回美国,这次比原定计划多住了两个多礼拜了,她爹娘都催她几次要回去了还不回去,这几天还天天往那个姓梁的学校家里跑,一个女孩子家的,也不晓得矜持,”濮阳夫人摇摇头,“你说再喜欢这么一个男生,也不能这么主动啊,听国助说两人还抱在了一起。”

  茶杯掉落地上,碎的清脆。

  “对不起啊,濮阳夫人。”心芸一走神,手里的茶杯没抓稳,落在地上破了。

  “没事没事,你没烫到吧。”濮阳夫人拉起心芸,用手绢擦擦她裙子上的茶渍,上下打量,怕心芸被烫伤。

  心芸摇摇头说没事,又问了问梁家的人有没有出事,受伤什么的。

  濮阳夫人就听说梁四夫人受了伤,其他人好像都没事,“这梁四夫人真是胆大,居然敢跟土匪开枪。”

  后面濮阳夫人又聊了聊梁家的一些八卦,心芸随便应付了几句,濮阳夫人刚想把话题转移到她和国助的婚事上,心芸借口家中有事,离开了。

  从濮阳家大门走出后,心芸让司机送自己去瑞石楼,心乱如麻的她,脑子里一直不断想起濮阳夫人说羡华和米娜抱在一起的事。就这么去梁家要做什么,要说什么,她完全没想好,心里的乱混成了一股冲动,一种力量,让她不顾一切想要去找梁羡华。

  到了瑞石楼附近,心芸命司机停在路边,她没有下车,就这么等着。没有任何借口和理由的她,就这么进去找羡华到底要怎么做呢?最后的一丝理智,困住了她继续前进。

  没过多久,阿盛开着车从心芸旁边经过。

  车子停在瑞石楼门口,羡华先下了车,刚要把门关上,一只白色高跟鞋挡住了车门。

  米娜从车上下来,笑着望着羡华。

  亲眼看到羡华安然无事,心芸松了一口气,可是米娜的出现,让她的心又揪在了一块儿。

  “阿盛,等会儿会送你回去,你下来干嘛?”

  “下来看下你啊!”米娜张手就要抱住羡华。

  羡华吓到差点退到后面的田地里。

  “哈哈,瞧你那个笨笨的模样。”

  “你才笨了,我可聪明了。”羡华实在是不习惯被一个女生抱。

  “你是不是没被女生抱过啊,脸都被吓白了。”

  羡华实在是无法习惯和忍受米娜,自从四叔家被土匪打劫后,天天不是去学校接送自己,就是晚上上瑞石楼找自己,动不动就要抱自己,脸还贴的特别近,连弟弟正堂和娘都没有这么贴近自己过,羡华说过她几次,不要这样这样,米娜完全没听进去,反而觉得很好玩似的,故意要这么做。

  “你呀,还是赶紧回美国把,这里太危险了,土匪,官兵,乱的很。”羡华听国助说起过米娜只是回家乡探亲,很快就会回美国。

  “谁说我要回美国?”米娜绕着羡华转起了圈圈,“我啊,不回去了,就在这儿,赖着你,吓唬你。”

  “啊?别乱说,我可没时间陪着你闹,”羡华以为米娜开玩笑的,没在意。

  “我是说真的,晚上回去我就告诉叔叔婶婶,我不回去了,明天就到你学校报到,跟你一起上学。”米娜停在羡华面前,脑袋左摇右摆停不下来。

  “你瞎说什么呢?美国长大的孩子也这么会说谎?”羡华原以为秉承才是最让人头痛的同龄人,认识了米娜以后,他才发现是他太天真了,“好了,天晚了,你赶紧回去,再晚,路上就不安全。”

  “我没说谎,从不说谎的。”米娜侧过身子,逃开羡华,不让他抓着自己推上汽车。

  羡华跟上米娜,两手箍住她的肩膀,“听话,这儿的土匪都很凶残的,上次你也看到了,我不是跟你开玩笑的,晚了回家,路上就危险了。”

  “那你是在关心我?”米娜蹭着羡华的肩膀,想要靠上去。

  羡华屁股朝外,弓起背,躲闪着,“随便你怎么想,总之,你现在必须回去。”

  “你要是担心我的安危,让我住在你家不就好了,反正你们家的房间也多,随便都能塞下我。”

  “回去。”羡华不打算再跟米娜啰嗦,这两天折腾的他也够累的了,今晚要好好休息一下。

  “要我回去可以,你给我一个护身符。”

  羡华皱起眉头,“什么护身符?”

  “保护我路上不被土匪打劫。”

  “玉佩?”

  米娜甩甩头,“才不是那种东西了,丑死了,一点都不好看。”

  “那你要什么?”只要能让米娜走,就是让羡华把他身上戴着的十多年的玉佩送她都没关系。

  “你身上的东西。”

  羡华想了想,身上除了玉佩可以算的上附身符外,并没有其他的什么东西可以送给米娜的,“在哪里?”

  “这里。”米娜把脸凑近,指着自己的右脸颊。

  “你这是要干嘛?”羡华头往后仰,不敢靠米娜太近。

  “这里亲一下。”米娜俏皮的说。

  羡华脚下一软,差点摔了下去,放在米娜肩上的双手,滑了下来,结结巴巴说道,“你,你真是——”

  “怎么了,亲一下,你又不吃亏。”

  “你是一个女孩子呀,怎么会要我亲你呢?”羡华又往后退了一大步。

  米娜看着羡华说,“我喜欢你呗。”

  “你喜欢我,我不喜欢你。”羡华干脆的拒绝了,“你走吧,以后别再说这种话,要不然我们连朋友都没得做了。”

  “这有什么,亲一下,你还不高兴了?”羡华慌张的模样反而令米娜高兴,“你不亲我,我就不回去了。”

  “随便你吧,不回去,我也管不了你。”

  “你怎么这样啊?”米娜跺脚,地面上扬起的灰尘,在鼻头扫了两下,引得她打了个喷嚏。

  羡华猛地把米娜推进汽车后座内,关上车门,叫了声阿盛。

  “放心,少爷,我一定把米娜小姐安全送回家。”阿盛在驾驶座缩成一团,捂着眼睛不敢看米娜和少爷两人在一起的画面。

  “好了,不许闹了,要不然以后真的不见你了。”羡华在车窗口对米娜说。

  米娜眨巴了两下眼睛,嘴巴抿紧,两手按住车窗,身子穿过窗户,柔软的嘴唇贴上了羡华的右边脸颊。

  “晚安,明天见!”米娜笑嘻嘻,车子开走了一段距离,还在伸手和羡华打招呼。

  摸着半边发热的脸,羡华仿佛还能闻到米娜留在自己脸颊上的香气。羡华无奈的摇摇头,只能庆幸这一幕没有被心芸看到。

继续阅读:第五十四章 夜明珠眼泪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凰鸣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