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迎龙楼突围(2)
青省2018-09-17 12:173,164

  第五十二章 迎龙楼突围(2)

  的确是米娜的声音,羡华下意识伸手把对方拉了过来,“你怎么会在这儿,快,把头和身子放低,躲起来!”

  “我在这儿。”温热的身子主动圈住了羡华。

  “你干嘛啊?”羡华推开米娜,“男女授受不亲,快松开。”

  米娜被羡华拉开,又迅速贴近羡华,“听说你在打土匪我就过来给你加油了!”

  “嘘,你小声一点,土匪就在我们边上!”羡华捂住米娜的嘴巴,压低她的身子,蹲在沟壑里。

  米娜说明了她是和濮阳两兄弟一起来帮忙的,本来大堂哥濮阳老师安排她躲在车上,还派了一个人保护她。

  “老老实实在车上呆在啊,来这儿做什么?”

  “在车上多无聊啊,难得来看一下打土匪,在美国是绝对看不到的!”

  羡华叹口气,放弃去理解米娜的思维模式。

  “谁?!”阿盛举起枪。

  “别开枪,我是跟着米娜小姐来的。”一个陌生的男声在不远处举起了手。

  “那是跟着我的护卫,没关系的。”米娜拍拍阿盛的肩说道。

  有了濮阳家的支援,这场反击战瞬间就有了优势,羡华让跟着米娜的护卫回去告诉濮阳家两兄弟,让他们和弟弟兵分两路,弟弟集中攻击右侧,濮阳家抄到碉楼的后面,留下左侧出口给土匪,强调这场仗的目的在赶走土匪保护碉楼里的人的安全而不是把土匪围起来打死,只要把土匪打跑就好了,不要去追击,避免不必要的伤亡。

  “你可真善良。”米娜说。

  “行了,别说话。”羡华没心思听米娜的表扬,他让阿盛保护米娜,等待会儿濮阳家带人打过来和土匪交火了,他就爬上去阻止快要登顶的那名土匪。

  “少爷,怎么能让你去?”别说抓着绳子爬上去有多难,一个不小心栽下来事小,要是被土匪放冷枪,那就完蛋了,阿盛说什么也不肯让少爷上去,“要去也是我去。”

  “你体力没我好,反应力也不够,最重要的是没我聪明。”羡华敲了下阿盛的脑袋,“你去我不放心。”

  土匪成功登顶后,有可能会从上至下打死碉楼阻挡他的人,把大门打开,让土匪们进来,也有可能直接抢掠放火。羡华担心上了年纪的四叔和四叔婶会受伤,不敢耽误一刻,让阿盛和找来被打死在一个土匪的衣服,和自己替换,混淆土匪,说不定还会以为是自己的兄弟。

  米娜也拉着羡华不让他上去,“太危险了,我不准你去。”

  羡华甩开米娜的手,扣上上衣的最后一颗布扣子。

  “少爷,我不能让你去。”阿盛说着就要冲出去,被羡华用枪托敲下。

  “少爷!”

  羡华踩着蹲下抱住脑袋的阿盛的背,翻过沟壑,贴着地面小步跑近绳索附近。

  等到左侧的枪声频繁响起,碉楼后面的土匪和濮阳家的人马交战起来,羡华趁机一口气爬上了二楼的高度。

  “勇哥,你看!那是我们的人吗?”张天池眼尖,发现了爬到一半的羡华。

  “刚刚阿力不是已经快爬到顶了吗,怎么又掉下来了?”勇哥也奇怪。

  张天池说肯定不是阿力。

  “是黑狗吗?脸看不清,身子板倒是挺像的。”

  “不知道啊,会不会是他们梁家那边的人?”张天池的猜想没有引起勇哥的注意。、

  “奶奶的,哪里又多出这么多人,管他是谁,你喊一下阿力,让他快点,再耗下去,我们都得被打死。”突然增猛的火力让勇哥无暇顾及其它,他只希望这次可不要再像绑架陈小姐那次一样空手而归,还损失几名兄弟。

  “阿盛,那些土匪会不会开枪打羡华啊。”

  “不知道啊,嘘,别说了,认真听着,万一有对着少爷的枪响,要看仔细了。”羡华交代阿盛,土匪的枪法不一定准,要是发现有枪击瞄准羡华的,让阿盛一定要做好掩护工作,打回去。

  “嗯,好。”米娜俯身在泥地上,完全忘了自己是来凑热闹的,也忘了自己最讨厌脏。

  一声枪响,三楼的一扇铁窗嘭的中了一颗子弹,就落在羡华右手边不远处,是张天池放的一枪。

  羡华抱着绳子晃荡了一下,米娜差点以为他要掉下来,抓起阿盛的手。

  “米娜小姐,我求你别动我,你这样我怎么去打给少爷放冷枪的人。”阿盛好不容瞄准的位置被米娜的手完全打乱了。

  米娜连忙道歉,心脏跳的快要跳出来,闭上嘴,双手合十为羡华祈祷。

  羡华还没等绳索的晃荡停下来,憋着一股气,迅速往上攀爬,在自己被暴露的情况下,更要加快脚步,否则只会更危险,好在阿盛发现了张天池的位置,连续开了好几枪,羡华趁着这个空档终于登顶了。

  迎龙楼楼顶的木门不出所料已被撞开,羡华没来的喘气,便冲了下去。

  梁四爷和梁四夫人被阿力的枪指着,“把钱和珠宝都拿出来,要不然老子一枪崩了你们。”

  洗手间的金属龙头滴着水,抽水马桶和浴缸水箱上的水渍还没有干,梁四爷抱着梁四夫人直发抖。

  “我们把钱财都给你,你别开枪。” 梁四夫人开口道。

  “快点!”阿力大喝一声,让梁夫人去取钱,楼下的枪声愈来愈杂乱,他知道肯定是梁家的援军到了,按计划他应该把燕子窝上的几个枪手干掉,下楼把大门打开放兄弟们进来,眼看时间来不及了,他便按照备用计划,直接打劫梁老爷和夫人。

  梁夫人拉着梁老爷从洗手间出来,走到房间床头底下抽出一个木箱子。

  “快点,别磨蹭!给我打开”阿力催促道。

  “好好,”梁四夫人答应道,打开箱子,厚重的银圆发出耀眼的光芒。

  梁四夫人拨开表面散装的银圆,指着一堆纸包起来的圆柱形的东西,“下面是包好的,都给你,求求你不要杀我们。”

  阿力让梁夫人把箱子放到自己的脚边,一边让梁四老爷把身上的手表,金链子,都取下,放到桌子上,然后后退。

  “梁夫人,你们家的金条了?劝你老实点,别跟我玩阴的,”像梁四老爷这样的人家,银圆是最基本的,金子和银票才是最重要的,“还有银票了?”

  “在这儿,都在这儿呢。”梁四夫人翻着箱子里一捆捆被扎起来的银圆,“我都给藏到这个底下了,不行你看。”

  梁四夫人说着说着,掏出一把民国17年式毛瑟手枪,子弹擦过阿力的耳朵边,差点就打进了脑袋。

  “臭娘儿们。”阿力举起长枪,还没开枪,梁四夫人蹦蹦又是几枪,打的阿力满地打滚。

  “哼,想打劫我梁家,也不看看我梁四夫人答不答应。”

  梁四爷躲在床头柜后面,缩成一团,捂着耳朵听着两边的枪响,不敢抬头。

  “四叔,你没事吧。”梁四爷缓缓抬起头来,羡华的脸摆在眼前,他差点就哭了。

  “大侄子啊,哎呀,吓死我了。”梁四爷脚下一软,瘫坐在地面上。

  “死老头子,瞧你那熊样,有什么好怕的。”梁四夫人走过来,对着梁四爷的头顶就是一巴掌。

  羡华赶紧扶着梁四夫人做到床边,“四叔婶,您肩膀受伤了,先坐一会儿,别动手了。”

  “嗯,要不是这死老头子没本事,我能受这伤吗?”受了伤还跟土匪打的不相上下,还能这么有精神的教训四叔,虽然从小就知道四婶彪悍,今日一见羡华还是颇为震惊。

  “哎呀,我的夫人啊,你没事吧。”

  “放心,死不了,我死了,不就便宜你和你那群狐狸精了吗?”梁四夫人没好气的说。

  梁四爷抱着夫人喊着,“夫人啊。”

  “行了,行了。”自己的丈夫钱挣的不多,倒学人喝花酒,胆小如鼠,梁四夫人常常怀疑自己当年是不是瞎了眼,要不然怎么跟了这么一个人。

  羡华听到枪响,刚跑到二楼,就看到梁四夫人负伤和土匪在对战,一个健步,抄起掉在地上的铜盆往土匪后脑勺重重敲下,土匪昏了过去,总算叔叔和婶婶都无生命危险。

  后在濮阳家的帮助下,不到半个钟头,土匪全都撤退了,梁家和濮阳家各有人员负伤,好在伤势不重,没有出现死亡人员。

  羡华坐在一楼大门口的台阶上,安心的喘气,爹爹不在的时候,他好歹保护了家人,卸下责任,此刻身子变得沉重了,眼皮也忍不住打瞌睡。

  昏暗的灯光下,他好像看到了米娜朝自己奔跑的身影,心想,嗯,米娜没事就好,哦,不,这样他不就有事了吗?

  “羡华!”米娜大叫着,把坐在门口的羡华扑倒。

  “羡华,吓死我了。”

  羡华被米娜压在身下,呼吸困难,“喂,压死我了。”

继续阅读:第五十三章 米娜的表白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凰鸣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