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情窦初开的杨小姐
青省2018-09-17 12:172,468

  第五十章 情窦初开的杨小姐

  满园的人工运河里的鱼儿还在吐着泡泡迎接即使是12月份,依然热的只用穿一件衣服的夜晚。

  这是心芸请假在家的第四天,每天晚饭过后,四姨太都会来看望心芸。

  对母亲,父亲,弟弟,哥哥和姐姐们,心芸都没有说实话,只说身子不爽,母亲以为是月事不顺,差人抓了几帖中药每天熬两碗给心芸服下。

  “小姨,别担心了,明天我就去上学了。”

  意大利彩色玻璃和留声机,法国的纯银茶具和香水,美国座钟,日本粉彩描金瓷制首饰盒,散落在心芸房间的各个角落。

  “不是你明天去上学就代表了没事,而是你是不是真的没事。”心芸枕在四姨太的腿上,屋顶的电灯微亮,是四姨太故意调的暗一些,窗户开了一小半,明明是12月,心芸却仿佛闻到了夜来香的味道。

  心芸眼睛似闭非闭,“我没事,就是没想通。”

  “还是为了那个男生的事?”

  “嗯。”心芸转过头,脸朝向四姨太,“你说他会喜欢我吗?”

  “这,我还真不知道。”四姨太顺着心芸耳边的碎发,捋了捋她的散乱的长发,“最重要的是,你到底喜不喜欢他。”

  “我也不知道啊。”心芸动动脚趾头。

  心芸能跟四姨太说女孩家的心事,说明了她对她的信任,这点让四姨太很欣慰,“那我问你,你第一天找我的时候是为了什么烦恼?”

  “就是有一个女孩跟他的关系很好,一起跳舞,有说有笑的,还有人说他喜欢那个女孩。”

  四姨太的结论很简单,“这不就对了嘛,看见他和别的女孩关系好,你就不高兴了不就是喜欢了吗?”

  “你微微地笑着,不同我说什么话,而我觉得,为了这个,我已等待得很久了。泰戈尔说的这个不才是爱情吗?你说的那样更像是嫉妒。”四姨太的脸背着光,心芸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

  “那是诗,也算是爱情的一种吧,爱情包含了,嫉妒,埋怨,生气,悲伤,快乐,兴奋,想念在内的多种味道,这其中啊,嫉妒最让人纠结,埋怨让人郁闷,生气让人变得像吠叫的小狗,悲伤尝起来苦不堪言,快乐就像是三岁小孩得到玩具一般简单纯真,兴奋会叫你的心跳的爆炸,而想念是一种岁月里的一段悠长的飘香,摸不着,闻得到。”

  “小姨,你说的我都不懂。”心芸躺在四姨太的大腿上摇头,头发摩挲着,有点叫四姨太发痒。

  “傻姑娘,慢慢你就会开始懂了,现在啊,你已经会嫉妒了,很快你什么都能懂了。”四姨太摸摸心芸光滑细嫩的脸蛋,“小姨只希望你喜欢的那个人能真正给你幸福。”

  “幸福啊,哎,我什么都不知道。我连嫉妒和爱情是什么都不知道,哪里又知道幸福是什么?”

  丝滑的银白色睡衣在夜晚很透气,适合夏天穿,可惜赤坎的夏天一直赖着不肯走,心芸默默祈祷,夏天和濮阳哥哥的堂妹都快点走吧。

  冬至来临,广东地区都有吃冬至圆的习惯,寓意“一家团圆、美满幸福”,通常会炖鸡杀鸭,家人围坐,吃顿丰盛大餐。当地还有 “冬节大如年”、“冬节没返没祖宗”的说法,意思是外出的人,到冬至这一天无论如何要赶回家敬拜祖宗,否则就是没有祖家观念,还要在家宅的门、窗、桌、橱、梯、床等显眼处粘附两粒冬至圆,甚至渔家的船首,农户耕牛的牛角,果农种植的果树也不例外。

  “米娜,你这都吃了几碗冬至圆了?”濮阳夫人担心米娜的胃被撑坏,拉住米娜的舀汤匙的手,不肯让她再吃。

  “婶婶,我能吃,胃口好得很。”米娜往后一提,直接端起碗来,用嘴疯狂吸入一颗颗颜色各异的汤圆。

  冬至圆,有咸汤圆也有潮汕地区类似的四式汤圆,做法是先将 绿豆、红豆、糖冬瓜、 芋头分别煮或蒸熟,去皮,分别加入白糖、芝麻、熟猪油等调味品制成四种甜馅料,将汤圆皮分别包入四种不同的馅心,做上记号。然后将四种汤圆放入加糖的水中煮熟,煮出来的汤圆也有绿色,红色,白色,紫色四种颜色,看上去就叫人眼馋。

  米娜又吃了两碗,总共5碗,才满意的打了个饱嗝儿,濮阳夫人被自己这个小侄女吓得不轻。

  “米娜,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啊。”濮阳夫人真担心米娜这个吃法,要换做国助和他哥哥,濮阳夫人早在第三碗的时候就不会让他们吃了。

  “没事的,婶婶,你别跟我母亲一样,成天担心这个担心那个的,”米娜擦擦嘴,圈着濮阳夫人的胳膊儿,撒娇道,“你都不知道有多想念咱们这儿的汤圆,国外根本就没有,我母亲和那些帮佣阿姨做的也不如这里的好吃,要不是为了这汤圆我都不会来看您和叔叔了。”

  “你这丫头,来的时候好好的,回去的时候不好好的,你父亲母亲能不生我的气?”濮阳夫人用食指点了点米娜的额头,“你这小身板要是有点什么事情,我和你叔叔心里能少受吗?吃,就知道吃!”

  濮阳夫人假装生气的时候,总喜欢用手指着自己的头,用力一点,语气故意说得强势一点,实际上都是虚势,米娜打小就知道,“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下次少吃点,这一年不也就这一次吗?”

  “这一年一次,你两位堂哥也不知道回家。”中午吃了团圆饭,下午两人迟迟未回来,等的饿了,米娜就先吃了汤圆。

  “应该有什么事吧,不管他们了,反正我吃饱了。”米娜拍拍鼓起的小肚皮。

  门口,传来一阵喧哗,濮阳兄弟俩灰头土脸的站在大堂里吆喝管家集合护院几个身手好的,带上枪支和两人一起去迎龙楼抗击土匪。

  “怎么了,哥哥,你们要去打仗吗?”米娜从小就听父母和婶婶堂哥说起过,晚上不可以在赤坎外出,以免遭遇匪盗,镇上乡间林立的高大碉楼不仅仅是漂亮,更是为了保护家中免受土匪的抢掠。

  国助和大哥回家的路上刚好经过迎龙楼,正面遇上正在攻打迎龙楼的一群匪徒,差点就被抓了。

  “要不是羡华他们两兄弟,我们两个今晚还不一定能回来了。”国助喝了口水说道。

  “梁羡华?他怎么了?”

  国助解释说迎龙楼就是羡华家四叔最近刚建成的新碉楼,被土匪盯上了,国助两人坐的汽车路过,也被盯上,刚好没人带枪,眼看就要束手就擒了,梁羡华两兄弟带队伍冲了上来,跟土匪打了起来,他们这才有逃跑的机会。

  “好了吗,国助,咱们走。”濮阳老师清点了人数和枪支准备往外走,被米娜摊开双手拦下。

  国助大喊道,“你这是干嘛?快走开,救人要紧。”

  “要我让开可以,除非你们带我一起去!”

继续阅读:第五十一章 迎龙楼突围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凰鸣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