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秉承的发现(1)
青省2018-09-17 12:172,626

  第六十七章 秉承的发现(1)

  依旧是《野草闲花》,心芸和羡华两个人安静的看完了整场电影,果然两个人的独处要轻松些。

  灯起,还是王倩点名观众问起感受。

  羡华刚准备举手主动交流一下,后排的一个男生被王倩叫了起来。

  “这位先生,可以麻烦您说一下感受吗?”见对方没有反应,王倩又说道,“先生不用看其他人了,就是戴墨镜看电影的您。”

  几个观众笑出了声。

  看电影还戴墨镜?羡华好奇的回头。

  男生没有摘下墨镜,站起来,“额”了一声,压低嗓子说,“是说我吗?”

  故意压低的嗓音引起了心芸的注意,她和羡华几乎同时认出了那名男生。

  “戴个墨镜是啊干嘛啊,这个秉承,真的是。”

  羡华让心芸别生气,先听听看他怎么说。

  “是的,先生。”

  得到肯定的回复后,墨镜男生说电影的男主角没他帅,别的感想就没了。

  王倩问观众觉得墨镜男生帅吗?

  有说帅的也有说不帅的。

  “我反正认为你和之前一位认为自己很帅的先生一样,自信是一件好事,事实却是一致的不帅。”王倩认得这个戴墨镜全程不好好看电影就看观众席里的一对男女的先生,就是上次打呼噜的先生,故意找他问话,没想到回答还是一个模样。

  墨镜男生悄悄走出电影院,摘下墨镜,扯了扯衣领,让体内的热气散的更快些。

  要不是不敢惊动心芸和羡华,他早就取下墨镜和女主持顶嘴了,居然连着两次被对方羞辱,这个仇他不能不报,“哼,下次有你好看的。”

  “下次是要谁好看呢?秉承。”羡华出现在秉承的右手边。

  “您认错人了先生,”秉承戴上墨镜,转向左边的空档,又把声音压了下来,粗着嗓子说话。

  “认错个鬼!”心芸挡在秉承左边的路上,一把扯掉秉承的墨镜,“电影院那么黑,你还带个墨镜干嘛?鬼鬼祟祟的。”

  秉承一看是姐姐,立马打回了原形,“姐——”

  “别给我在这儿姐的,你干嘛来了,说!”

  从闹市开始姐姐心芸和羡华的关系就很奇怪,回到家还特地让秉承下车,两人在车上讲了快有半个多小时了,偶尔还能听到姐姐的叫声,秉承越想越不对,偷偷跟着羡华几次,发现他下课常去陪姐姐看他最不喜欢看的粤剧,两人还去没人的郊外散步,一起吃饭。

  周日的一大早,姐姐打扮的漂漂亮亮的,还穿上了平时不怎么穿的旗袍,坐上阿盛开的汽车出了门。秉承跟在后面,偷偷观察两人一起在皇都酒店吃中饭,下午还去电影院。

  为了怕被认出来,秉承特地换上了爹的长袍和墨镜,看电影的时候躲在角落里,眼前黑的几乎什么也看不到。

  “来看电影来了啊。”秉承怎么可能说实话。

  “戴着墨镜看电影,你也真是行啊。”心芸才不相信秉承的话,她太了解弟弟了,他不是那种可以一个人去吃饭,看电影,玩耍的人,一定会叫上一帮子人陪着他,“你肯定不是来看电影的。”

  “来电影院不看电影看什么?”秉承灵机一动,把话题抛给姐姐,“姐姐你和羡华来干什么?”

  羡华果然上钩了,“当然是和你一样,来看电影了。”

  “别听他瞎说,羡华,”心芸紧咬着秉承不放,“你不是来看电影的,来干嘛?说,不说清楚,我就跟爹告状,说你穿他的长袍出门。”

  “姐,别啊。”秉承一听到爹的字眼腿脚就发软,他就纳闷了姐姐就这么有办法治自己呢。

  “我来看她的,”刚好王倩和电影院门口的售票员说着什么,秉承一眼就认出那是舞台上的那个女主持人。

  “看她?”羡华颇感意外,王倩连续两次给了秉承难堪,秉承怎么还来看她。

  “行了,我不跟你说了,有点急事。”秉承说完就向王倩跑过去。

  心芸叫都叫不住。

  “你好啊。”

  “你是?”王倩对秉承的印象很深,“墨镜呼噜先生?”

  秉承摆摆手,脸上的微笑僵硬着,“什么墨镜,呼噜啊,我叫杨秉承。”

  “哦,是杨先生,下次不要在电影院又打呼噜又带墨镜的呢。”王倩说完继续和售票员交流起来。

  秉承压着满腔的怒火,之前两笔账还没跟她算,现在还要自己热脸贴冷屁股,要不是姐姐还在不远处看着自己,秉承才不会给这么好脸色。

  “你叫什么名字啊,我们聊聊吧。”秉承厚着脸皮问。

  “我为什么要跟你聊?”王倩反问道。

  秉承凑近王倩,特意用低沉的声音问,“为什么不呢?”

  “你长得又不帅。”

  售票员噗嗤一声笑了,秉承尴尬的点点头,望着离去的王倩的背影,咬牙切齿。

  秉承手指敲击在桌上的声响越来越大,国助无法再无视。

  “行了,别敲了。”

  “你都不着急吗?准姐夫?”秉承从电影院溜走以后,跑到方便医院找到国助,“我姐和羡华天天在一起,要不是看你是我准姐夫,打小我就认识你呢,怎么会跑来找你通风报信?”

  按说秉承胳膊儿肘不该往外拐的,不过这事儿,秉承还是得提前知会国助一声,要不然显得自己不仗义。

  “你不就是看到你姐和羡华看戏,看电影嘛,这也没啥,最近我比较忙,也没时间陪着她。”国助假装镇定,“有羡华在,挺好的,你姐也不会闷。”

  “哥,你的心怎么这么大啊。”秉承就是想给国助提个醒,他总觉得姐姐和羡华最近有点不对劲儿,特别是羡华,有几次都不敢看秉承的眼睛说话,刻意在躲闪什么,这和平时的光明正大的他很不一样。

  “好了,你别瞎想了。”既然心芸没有告诉秉承她和羡华的事,应该有她的顾虑,国助不想让心芸为难,便没有告诉秉承详情。

  “我反正是认准你这个准姐夫的,我要是女的,恨不得现在就嫁给你,也不知道我姐怎么想的,怎么就对你这么不上心了?”

  秉承的话对国助也算是一种安慰了,“谢谢你这么说。”

  “事实啊,有什么好些的。”秉承一屁股坐在板凳上,支起右腿跨在左边大腿上,“其实,你也不用担心羡华和我姐能有什么。”

  这话倒引起了国助的注意,“哦?”

  “就算他们真的有点什么,我爹什么人啊,能同意他们两个吗?”秉承故意这么说也是想让国助放宽心。

  “这倒是。”国助差点忘了杨老爷和梁老爷十几年都不曾来往过,关系在镇上是出了名的差。

  “你放心,我会帮你看着点的,你忙你的视野,不用担心。”秉承说着说着倒像是来说服国助相信他和心芸的婚事会顺顺利利,不会有任何障碍似的。

  国助点点头,“辛苦你了。”

  “你是我姐夫啊,我可是认准你了。”秉承小声说,“以后你们成亲后,我姐姐要是训我,你可得帮我说几句好话。”

  国助说好,送走了秉承,打开窗户,望着楼下小花园,他和心芸曾一起走过的那条石板路,他原本冷却的心好像重新被火烧了起来。他问自己,难道自己和心芸真的就没有希望吗?

继续阅读:第六十八章 秉承的发现(2)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凰鸣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