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秉承的发现(2)
青省2018-09-17 12:172,261

  第六十八章 秉承的发现(2)

  满园的夜晚寂静着,秉承刚躺下,姐姐心芸就闯了进来。

  “我都要睡了,什么事啊,姐。”秉承从床上坐起来。

  心芸关上门,坐在床边,示意秉承小声一点。

  “好,我说话轻一点。”

  白天电影院的事情让羡华和心芸心里都有点不安,他们隐约觉得秉承看出了点什么。

  羡华对心芸说还是早点跟秉承说好一点。心芸回家想了想,弟弟秉承毕竟是自己最亲的人,既然他有所察觉,还不如早点告诉他,以免出现其他误会,更重要的是,心芸需要秉承站在自己这边。

  “不行,姐,我是绝对不会同意的。”秉承吃惊原来羡华和心芸早就好上了,而自己竟然最近才有所察觉。

  “什么你不同意,又不是你娶老婆,姐可不是在征求你的意见,告诉你,是避免你以后再乱说话什么国助是准姐夫之类的。”

  “本来就是嘛。”

  “你还乱说!”心芸拍拍羡华的膝盖,“这事儿我已经跟濮阳哥哥说了。”

  “国助也知道了?”

  “知道啊。”

  “什么时候知道的?”

  “早两个月。”心芸说。

  “那我怎么什么都不知道?”秉承差点从床上跳下来。

  “现在不是告诉你了吗?”

  秉承脑袋还是懵的,下午他还特地去找国助说了自己对羡华和姐姐关系的怀疑,让他小心一点,结果他什么都知道了,却不告诉自己,自己就像个傻子似的。

  “你们真是——”秉承气不打一处来,“把我骗的团团转,羡华也是!还有国助!”

  “你别怪他,我是让他别说的。”心芸不希望弟弟因为这事儿和羡华关系变差。

  “为什么?”秉承坐起来,认真问,“正堂,斯如,其他人也知道吗?”

  “知道啊,你嘴巴不严实,我怕跟你说了,你在爹面前会露陷啊。”

  秉承抱着头,低到胸口,一脸痛苦,“我居然是最后一个知道的,我还是你亲弟弟呢。”

  心芸语气软了下来,对弟弟还是有一点抱歉,“谁叫你最不老实了。”

  “你以为不跟我说就不会露陷吗?”秉承咬咬牙,“哼,爹早晚都会知道的,你们没有好结果的。”

  “给我闭嘴。”心芸就知道秉承不会说什么好听的。

  “爹爹的老婆可是被梁羡华他爹抢走的,直到我8岁还有人在背后笑爹是连妻子都看不住,让人给拐跑了,”秉承为了这找了羡华十多年的麻烦,“就这样,你以为咱爹会同意你和梁羡华的事,姐,早点分手,免得以后痛苦啊。”

  “就知道你会这么说。”

  “我这么说都是为了你好。”秉承说这话的态度倒是像是心芸以前常对他教训的态度,“不要谈这种没有结果的感情。”

  “你说的好像自己很懂一样。”

  “别的我还真不懂,咱爹的心思,我能不清楚吗?”秉承凑近姐姐心芸说,“他是绝对不可能允许你和梁家人来往。”

  秉承和心芸为了避免被爹发现和羡华交往过密切,从来羡华的车都是停在满园几十米外,很少停在大门口。也从来没有邀请过羡华进满园,在路上不小心遇到亲戚都是掩面疾走,不敢让叔叔伯伯知道自己和羡华关系好,可不管怎么严谨小心,消息总是会走漏。

  “爹爹已经警告我好几次,不要跟梁家人有来往了。”秉承小声说。

  心芸也被爹说过,但她没跟羡华和秉承说过。

  “再说了,和濮阳家的婚事,多少有钱人家的女儿想嫁给濮阳家做媳妇儿的,这杨家和濮阳家的这门亲事,不单单是你的终生大事,更是爹和咱们杨家的脸面,爹已经丢过一次脸了,不可能再允许你让他丢第二次人的,绝地不可能,你别想了。”

  秉承说的句句在理,没有瞎闹,心芸听得很认真。

  “那我也不能嫁给濮阳哥哥。”

  “那你也不能跟梁羡华在一起。”秉承喜欢羡华的个性,做朋友和兄弟可以,做他姐夫,是万万不行。

  心芸倔强道,“我偏要和他在一起。”

  “姐——”秉承换了一声,“感情是可以培养的。”

  “这么多年了,我和濮阳哥哥就是培养不来。”

  “国助老在国外,回来又忙,你们相处的时间太少了,多出去约会,互相了解就好了。”

  “你怎么老为他说话?”心芸拍了下秉承的肩,“你到底是谁的亲弟弟。”

  抛开国助的家世不说,为人秉性甚至在羡华至上,如果说秉承喜欢羡华做他的朋友兄弟,那他就希望把国助当做自己的亲大哥一样,是个值得信赖的人,“是你的,你的亲弟弟。”

  秉承揉揉被姐姐打过的肩膀问,“国助哥有什么不好的?”

  “什么都好,我就是不喜欢。”

  “那你也不能非要选羡华啊,全赤坎,全开平,再不济,全中国,还有美国,你想挑谁挑谁,何必要选爹的眼中钉了?”秉承退而求其次,只希望阻止姐姐继续和羡华好。

  “这都是上一代的恩怨了,为什么还要放在我们身上?”心芸苦恼道。

  “那没办法,你是爹的女儿,羡华是梁老爷的儿子,这事儿就是不行。”秉承不想姐姐日后受伤,一定要阻止她和羡华在一起,就算不跟国助结婚也没关系了。

  心芸没说话,她找不到反击秉承的话语,只能保持沉默。

  “明天你就跟羡华说分手,不在一起了,你要是不敢说,我去说去。”秉承见姐姐不做声,以为是犹豫了。

  “你敢?!”心芸瞪大了眼睛。

  “你还瞪我,再瞪我,我就跟爹说去。”

  “你说啊,你去说,我还怕你不成。”心芸干脆破罐子破摔,反正也没人站在自己这边。

  秉承见爹都威胁不了姐姐只能把娘搬出来。

  “娘把咱们拉扯这么大,也不容易啊,就盼这你我给她长出息了。”

  “你还敢提娘,从小到大,还不是你惹的祸最多了,姐都不知道帮了多少次。”心芸瞪着秉承,“关键时候,你还不肯帮姐姐。”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说的就是秉承了。

  两姐弟讨论半天,谁也没能说服谁,只能各自揣着心事睡下,等待第二天的日出。

继续阅读:第六十九章 世界和圆圈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凰鸣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