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情书
青省2018-09-17 12:172,270

  第五十六章 情书

  戏剧进行到三分之二,国助和斯如有事先走了。

  心芸上了趟洗手间,刚出门口,就看到伫立着的羡华。

  “你也来上洗手间?”心芸本不是会这么问话的人,显得鲁莽没有礼貌,无奈找不到其他开口的方式。

  “不是,我是来找你的。”国助,斯如都走了,人少了一点,这让羡华稍微宽了宽心,“借一步说话。”

  心芸跟着羡华走到了楼梯拐角处,一个鲜少人经过的地方。

  “是这样的,我最近有一个烦恼,想请教一下你。”羡华不敢直接对心芸说一些话,只好拐弯抹角。

  心芸忐忑不安,怕羡华会同自己讨论他和米娜的感情问题。

  “你有在听吗?”

  心芸琢磨着自己是否该想个什么理由溜走,“哦,你说。”

  “要是你不想听,也没关系的。”这种事情,羡华本就不擅长,在家中被阿盛和正堂不知鼓励了多少次才走出这一步来。

  “不是,不是的,你请说。”心芸等着羡华开口。

  “我,我,喜欢一个女孩子,”明明不是表白,羡华却紧张的无法顺畅的讲完一句话,断断续续分开几次说,“那个,那个女孩子。”

  “那个女孩子怎么了?”心芸深吸一口气。

  “羡华看心芸也不是,不看心芸也不是,目光只好停在地面的木板上,那个女孩子,近来有一些难过的事”。

  心芸的心砰砰砰跳,她祈祷着不要听到那个人的名字,紧张道,“什么事?”

  “我也不知道,我,我就是想让她开心。”同样的话,羡华在家已经练习过很多遍。

  “嗯。”

  “但是,我也没有这方面经验,不知道怎么做才好。”越说越多,羡华显得更为从容了,语调也没那么紧张了。

  “你想要我帮你?”心芸试着问。

  “是的,我有个东西想送给她,不知道她喜不喜欢,你能不能帮我看看?”

  “什么东西?”心芸动动上嘴唇,攥着衣角,小心翼翼克制自己不去问那个人的名字,很想问羡华为什么这种问题要问自己。

  羡华按照练习过的那样自然说出口,“是她以前丢失的东西,我希望她看到后,会高兴。”

  心芸硬张开嘴,摆出微笑的弧度,又问了一遍,“是什么呢?”

  “等她看了,就会明白了。”羡华从背后缓缓拿出皮包。

  “嘿,你们在这儿干嘛呢?”

  羡华手上的皮包差点就掉到地上了。

  “你吓死我了,怎么突然出现?”

  米娜就像自己的克星一般,总在关键时刻出现。

  米娜盯着心芸说,“我怎么不能在这儿?你怎么在这儿?”

  “我?”心芸以为米娜在跟羡华讲话。

  “是啊,我为什么不能在这儿,你却能在这儿?”米娜似乎话中有话,脸鼓起,警惕的看着心芸。

  心芸老实交代,“没干什么,羡华让我帮个忙?”

  “帮忙?”米娜回头看了羡华一眼。

  羡华忽然有些生气,身体斜向心芸,厉声道,“不关你的事,别管。”

  “为什么不关我的事?我就要管!”米娜再胡闹,羡华也很少这样发火。

  “我和你又没有关系,你也不是我的妻子和母亲,为什么要管?”

  米娜故意大声说,“我喜欢你啊,为什么不能管?”

  心芸肩膀往后用力,想要逃开,米娜的话实在叫她难受,心好像又被撕开了一遍。

  “我又不喜欢你,说了多少次了,别靠过来!”米娜在面前心芸这样说,还故意贴着羡华,这让他十分反感。

  心芸瞪大了眼睛看着羡华,攥着衣角的手放下,跳动的心逐渐平稳了下来,喜欢的人不是米娜,那是谁,刚刚被缝合上的心又重新被扯着,心芸很是纳闷。

  “你!”米娜也不是完全不要脸面的,私底下被拒绝就算了,在外人面前说的这么直白,她气的说不下话,直接跑开。

  羡华怕多生出什么事端来,更怕自己的秘密被败露,说话是有些急了,留下独自发愣的心芸,追向米娜道歉。

  晚上,吃完晚饭散步的心芸被管家叫了出去,说是有人找。

  满园的大门口外,昏黄的路灯,被几只飞虫围绕着,落在水泥路上的光影偶尔几颗黑点,羡华拎着白天的皮包,站在光圈中焦急的等待着。

  “找我有什么事吗?”两个人的独处,让心芸有些紧张,特别是听到白天在八和会馆羡华对米娜说的话。

  有了白天的经验,羡华稍微能平常的说话,“白天和你说的事情还记得吗?”

  “记得,你说,要我帮个忙的,对吗?”

  羡华握紧了背后的皮包,快速扫了一眼心芸,低头看着光圈里的飞虫的黑影。

  “不是要我帮忙吗?”灯光削过羡华的侧脸,心芸响起那里曾被米娜亲吻过,不由得攥紧了衣角,白天抓皱的部位。

  “这个给你。”羡华直直的伸出手递给心芸提包,头低的更低了。

  “皮包?”心芸接过皮包才想起,羡华有一个喜欢的女孩子。

  “嗯,等我走了,你再打开看看。”羡华强调了两遍,“这是里面装着我喜欢的那个女生丢失的东西,我想要送给她,不知道她会不会喜欢,你帮我看一下。”

  说完羡华钻进不远处的汽车内,走了。

  回到房间里,心芸洗漱关上窗户和房门,把灯光开到最亮。

  心不是撕裂的痛,而是沉甸甸的,好像被乌云密布住,闷闷的,透不过气。

  该来的终究是会来的,心芸告诉自己,只不过是个皮包而已,打开也没关系,深呼一口气,一点点拉开皮包。

  手掏进去,上半部分皮包都是空的。

  心芸又往里头伸了伸,有什么坚硬冰凉的东西。

  一只玉镯子?心芸心跳漏了一拍,立马两只手伸进去,又掏了掏,耳环,项链?

  她索性把皮包翻过来。

  名表西马表怀表,和田青白玉耳坠,重达10克的清末金戒指,环形耳钳,银纍丝嵌紫晶手环,全部都是之前为了募捐心芸在当铺当掉的首饰,一件不落,全部都在。

  和首饰一同落下的还有一封信。

  白色的信纸打开,里面只有一句诗,我的心是旷野的鸟,在你的眼睛里找到了它的天空。

继续阅读:第五十七章 退回的皮包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凰鸣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