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国助的情敌(2)
青省2018-09-17 12:172,609

  第六十一章 国助的情敌(2)

  1931年,一月,日军攻占锦州,印度国大党被英国当局宣布为非法,甘地入狱,安德烈•马其诺(法国国务活动家)逝世,英国照会日本,要求在中国东北实行门户开放,月中日军在青岛登陆。中华民国和全世界在吵吵闹闹中,又长了一岁,1932年这一年不知又会发生什么大事。

  在赤坎,年三十晚上的年饭是越晚吃越好。

  年初一,凌晨祭祖拜神,杀鸡,起床焚香,放炮仗。这天互相拜访,不问贵贱,名曰“贺新岁”。

  初一的中午饭必须吃斋,用粉丝、腐竹、发菜、冬菇等煮成一锅“罗汉斋”,这一年该吃的素菜都在这一天吃完,往后便可以大鱼大肉。

  年初二,一大早,家中妇女要主持“开锅”,下花生油,煎萝卜糕、煎鱼。

  年初三 ,通常不会外出拜年,因赤口,希望避免与人发生口角争执。一些开平人会选择足不出户,而这天如有人串门,会被当作穷鬼赶出门。

  除夕之夜,吃年饭、守岁和逛花市是赤坎人辞旧迎新的三件大事,等到亲戚都走访完了,转眼已到了年初八,羡华好不容易才能脱身,在花市见到一个多礼拜没见到面的心芸。

  “我想放生鲤鱼。”心芸指着池塘围起的人群。

  羡华说好,两人便走了过去。

  开平的一些农村还保留着“放生”的习俗,买活鲤鱼,用红纸盖上鱼眼,拜神之后到河塘放生。

  “鲤鱼放生了,在这池塘要是死了怎么办?”

  心芸转身拍了下羡华,“大过年的,不能说‘死’字。”

  羡华乖乖听话,噤声不语。

  和很多地方一样,过年凡是“破”、“没”、“死”、“鬼”、“杀”、“病”、“痛”、“输”、“穷”等不吉利的字眼,都禁忌说出口来。也忌婴儿啼哭,因为啼哭是“没头彩”,兆示疾病、凶祸。所以这一天即使小孩惹了祸,也不能打他或呵斥他,以免他啼哭不休。

  过年的时候太多规矩要守了,端杯、盘、碗、碟要格外小心,不能打坏,不慎打坏时,这一天债主不许上门讨债,因为人们认为这一天讨债对借贷双方均不吉利。也忌从别人口袋里掏东西,人们认为,正月初一的口袋让人掏了,可能导致一年都被“掏空”的危险。羡华常常好奇国外的人也会过年吗?过年的时候也会和赤坎一样,有这么多的规矩要守,话不能随便说,有些动作也不能随便做吗?小时候他常常想,长大以后一定要在过年的时候试一下把所有不能说的字眼说一遍,把碗,盘打碎好实验一下民间的说法到底准不准确。

  不过和心芸在一起,这些是不是真理都无所谓了,反正心芸说不让羡华这么做那就不这么做,羡华也不会争辩什么。

  街对岸,他好像看到了斯文,旁边还有一个女生,被羡华抓到一次现行后,羡华在八和会馆再没看到斯文和白雪有什么亲密的举动,每次他和心芸去看戏,也会主动去后台把斯文来出来,三个人一起看戏,私下两人还没有交往他就不确认,羡华正要过去确认,就被国助喊住了。

  “国助?”

  国助先是看到羡华,走近后,心芸主动叫自己的名字才注意到羡华旁边的女生是心芸。

  “心芸,你也来了?”国助看了一样羡华,“你们两这么巧遇到了?”

  “啊,是啊。”羡华不好意思说是两个人约好的,顺着国助的话往下说,“你呢?”

  “我刚想去杨家找心芸出来逛花市呢,这路上堵的车都开不了,索性就用走的了。”

  心芸两手沾湿水,对国助的出现显得有些不安,年前一直到前天国助都派人来问过心芸,看什么时候有空出来逛花市,心芸借口忙,说没时间,这又刚好在路上遇见,好像被人抓住了一样,“是吗?”

  “你满手都是水,快擦擦,别冻着了。”国助自然的拿起口袋里的手帕给心芸擦手。

  羡华盯着国助的牵着心芸的那只手一动不动。

  心芸拿起国助的手帕,说,“不用了,我自己来,谢谢。”

  “嗯,”国助没有坚持,只感到心芸比以往对自己要更为冷淡些,表妹米娜回美国好,原本就不怎么常见到的心芸,变得更难见了。

  “最近你都在忙什么?”国助提起很少有机会看到心芸,几次去杨家下人都说心芸出去了,也不知道去了哪儿。

  心芸说没忙什么,就是去看看戏,到处走走散散步。

  “和斯如吗?”

  心芸愣一下后,点了点头。

  国助哦的一声,没在说话。他也找过斯如问起心芸的近况,斯如说她最近也很少见到心芸,不知道在干什么,问她也不说。

  “对了,羡华,”国助问起羡华以前他提过的喜欢的一个女孩子,现在怎么样了。

  心芸看着羡华,语气失去了之前的温柔,“你以前还喜欢过一个女孩子?”

  被国助这么一问,羡华差点就说那个女孩子是心芸,看心芸的眼神,怕是误会了什么,羡华赶紧说,“还喜欢着,送了一个皮包和信给她,幸好她明白了我的意思。”

  国助继续问,“是吗?”

  心芸偷笑,明白是一场误会。

  “是的,最近我常常和她见面。”

  “两情相悦啊,你真是有福气。”国助满是羡慕,低头发现微笑的心芸,“你说是不是啊,心芸。”

  “啊?是吧。”

  国助提醒道,“你知道我们在说什么吗?”

  心芸答道,“说羡华和一个女生啊。”

  “还以为你想别的事去了,原来有听我们讲话啊。”国助还以为心芸走神了。

  “有啊,那个女孩子是个什么样的人?”心芸故意问道,“你喜欢她什么?”

  羡华想了一会儿。

  被国助打趣,看来是不怎么喜欢啊,还要想这么久。

  羡华怕被国助察觉到什么,严谨的选词,费了一点时间,“正直,勇敢,善良,聪明,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看的女生。”

  心芸心里乐开了花,脸上挂不住的喜悦。

  “你这话,还将过你这么坦率的时候,之前还扭扭妮妮的,怎么变了?”羡华的变得更开朗了,在感情方面也更加直接了,没有了初次见面时那种愁云惨淡的模样,想必在感情方面真的有了很大的进展,这点让国助羡慕不已。

  “那个女生的婚约取消了吗?”趁着心芸被旁边的爆竹吸引,国助小声在羡华耳边问道。

  羡华身像被定住了一样,说取消了也不是说不取消也不是。他不想对国助说谎,又怕说实话后被国助看出他和心芸的事。

  “怎么?没取消?”

  羡华诚实的点了点头。

  “那你跟那个女生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了。”国助拍拍羡华的肩膀,“加油哇。”

  “好,谢谢。”国助的鼓励更加重了羡华的内疚感。

  “中国的古话还是说的好,守得云开见月明。”

  国助越是鼓励羡华,羡华越是不敢面对他。

  “走,我们也去看看爆竹。”国助推了僵硬的羡华一把,挤到了心芸身边。

  国助看心芸的眼神充满了爱惜和关怀,羡华心想自己也是这样看心芸的吗?

继续阅读:第六十二章 国助的情敌(3)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凰鸣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