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红纸信(2)
青省2018-09-17 12:172,082

  第五十九章 红纸信(2)

  “阿盛!!!”

  羡华刚跨进瑞石楼的门口,就呼唤阿盛的名字。

  “阿盛!!!”

  “少爷,少爷,我在这儿,你叫那么大声干什么啊,老爷和夫人都要睡了。”听到少爷喊自己的名字,阿盛赶紧从三楼爬到二楼的楼梯里。

  “快啊,上次我给心芸写的信在哪儿?”

  阿盛没有半点犹豫,回答道,“扔了啊。”

  收到送还回来的皮包后,羡华把里面的东西全倒了出来,一口气把信撕了粉碎,说再也不想看到它。

  “你扔了干嘛?笨蛋!”

  “不是,少爷你不是说再也不想看到那封信了吗?让我扔到越远越好。”那天少爷大喊大叫说要把信扔得远远的情景,阿盛可没忘记。

  羡华想起来了自己的确是这么说过,一拳砸在墙上,“你给扔到哪儿呢?”

  “花盆里。”

  “花盆?”羡华忍住脾气,“哪一个花盆?”家里从一楼到五楼,每层楼每个房间几乎都有盆栽,少说也有70多盆。

  为了防止危险状况,阿盛往后退了一步说,“忘了。”

  羡华让下人帮忙翻开家里的所有的盆栽,却一无所获。

  “少爷,你这是要找什么啊?”管家见家里忙的一团乱,所有的盆栽都被翻了个遍。

  羡华对管家说一封撕碎了信,问他有没有看到。

  “这就不好找了,前几天家里的盆栽全部换了新泥,旧的泥土估计都被混到田地里了。”

  羡华跟着管家来到田地。

  “怎么找啊这?”阿盛不清楚少爷突然这么着急找那封信做什么,只按照少爷的吩咐去找,二话没说就跳进田地里,用手翻起土来。

  “别找了,阿盛。”羡华放弃了,黑黢黢的,这么找下去,不知道要找多久,心芸还在等着了。

  “少爷,你不是急着要吗?”

  大冷天的,再着急,羡华也不忍心让阿盛在潮湿的田地翻找,“起来,我们想别的办法。”

  阿盛还在翻着泥土,“少爷。”

  “起来,别找了,阿盛。”羡华喊道。

  “少爷。”

  “别叫我了,快起来。”

  “少爷。”这次叫的人是管家。

  管家说杨小姐在一楼大堂里等着少爷。

  “糟了!”羡华跳进田地里,把阿盛拉出来。

  “少爷,你干嘛也下田地里啊。”

  “别说了,快去给我找白色的信纸和信封。”

  阿盛一听,比起这新的任务,他宁愿跳进田地里。上次把信撕掉后,少爷看见白色的东西都烦,命阿盛把白色的纸张和窗帘,碗都扔了,说看着那些东西,就好像看到上面自己写在信上的句子飘在上面嘲笑自己。

  “少爷——,你这怎么。”

  “别说了,快去!”

  夜深了,心芸把皮包乌龙的事情告诉了四姨太。

  “总算啊,这误会还是解开了。”四姨太说。

  心芸把信纸放进信封里,又抽了出来,放进去又抽出来,如此反复,“是啊,我就觉得奇怪,他怎么突然好像变了个人似的,特别陌生,冷漠。”

  “看来也是有点小孩子脾气,不晓得直接找你问个明白。”

  “他是有点骄傲,好胜的个性,我能理解。”四姨太这么一说,心芸想到自己和羡华在这点上有这惊人的相似。如果她早点去问羡华关于他和米娜的事,自己都不会一个人难过那么久。

  “这还刚开始了,怎么就向着人家男生了?”

  “小姨!”心芸躺在床上轻轻左右摇摆身子。

  “好了,知道了。”

  “就是有点奇怪。”

  “什么奇怪?”四姨太问。

  心芸把信纸摊开,仔细又瞧了瞧,“信上的诗文没错,就是这纸张我记得明明是白色,现在怎么是红色的?”

  “你确定?”

  “过了快一个礼拜了,我也不是很确定。”心芸印象中是白色的,事实上是不是白色的,也没有其他人看见,凭她的记忆,是不是完全对的,她不敢确定。

  “要小姨说啊,这个男生真是有点傻,哪有拿红信封,大红纸写情书的,都不叫情书了,直接叫结婚红纸了。”

  心芸拉长了尾音,娇嗔道,“小姨——”

  “莫不是那个男生想娶我们心芸的意思?”

  心芸钻进被子里,不好意思看小姨,不停的抖腿

  瑞石楼里,阿盛正给羡华打水洗脸。

  “你说咱们用那红信封和红纸临时写的信,会不会被心芸发现啊?”

  “少爷,你都问了好多遍了。”阿盛都快被羡华问烦了。

  “我不放心啊。”

  “还有什么不放心的,信都给人家了。”阿盛提议用结婚用的红纸和信封代替找不到白纸白信封时,羡华一口就答应了,当时可没这么啰嗦。

  “也是。”羡华洗了把脸,躺下,噌一下又坐了起来,“大红色和白色是不是也差太多了,她肯定会发现。”

  “少爷,你就别折腾我了,睡了吧,这都快11点。”阿盛哈欠连天,明早还要送少爷上学,这大冷天从被窝里爬起来本来就难了,还睡不够。

  羡华乖乖躺下,阿盛刚把灯关掉,羡华又想起了什么。

  “少爷,这是什么啊?”

  心芸给的信,羡华差点就忘了看了。

  “啊啊啊啊啊!!”羡华的叫声吵醒了方圆5公里的人家。

  “这个臭小子,还不睡。”梁老爷翻了个身。

  “行了。睡吧,老爷。”梁夫人轻拍梁老爷的背,安抚道。

  阿盛捂着耳朵,关上门,任凭羡华在床上鬼喊鬼叫。

  羡华边喊边亲吻着心芸的信,看一遍,亲一遍,叫一遍,然后是不是在床上滚一遍,信纸上写着“在我的世界里,只能看得到一只名为‘你’的飞鸟。”

继续阅读:第六十章 国助的情敌(1)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凰鸣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