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红纸信(1)
青省2018-09-17 12:173,096

  第五十八章 红纸信(1)

  第二天的下午,天际的霞光微微燃起白云的一角,夕阳红还在酝酿情绪当中。

  羡华被米娜拉到前排和心芸,国助并肩站着。

  “这段时间,感谢各位的照顾。”米娜弯腰说道。

  “你突然这么有礼貌,我还真有点不适应。”临别,羡华想起了过往种种。

  米娜凑到羡华的面前。

  “喂,你又要干嘛?”有了之前被亲的经验,羡华对米娜任何拉近物理距离的举动都充满了警觉,步子往后退了一大步。

  “吓唬你,呆子。”米娜笑道。

  羡华摸摸起伏的胸口,“看你马上要走了,就不跟你计较了。”

  米娜盯着羡华看了老半天,全然忘了国助和心芸的存在。

  “干嘛老看着我?”羡华怪尴尬的。

  “我明年会再来找你的,那个时候你肯定被甩了。”米娜猛地跳出这一句话,就踏上了船板。

  羡华差点没说自己早就被甩了,告白当天就被甩了。

  国助帮米娜抬行李箱上船。

  留下羡华和心芸两人。

  “路上小心,米娜!”心芸在后面大声喊。

  羡华听见心芸的声音,身体僵直着不敢动,也不敢说话。

  “你最近怎么了?”心芸问。

  “嗯嗯——”羡华哼了两声。

  “跟你说话,你怎么不看着我?”见羡华没动静,心芸学着米娜主动的样子站到羡华面前。

  “没什么,想一点事情。”羡华侧过身子,还是不敢直视心芸。

  “我一直想跟你说话,都没有机会。”原本米娜和心芸也并没有特别熟悉,心芸可以不来送她的,只是早晨听国助说起羡华也会来,想着见他一面才来的,心里也有点不甘心,多日见不到面的羡华,还要通过米娜才能见到,难道米娜在羡华的心目中地位更高些吗?心芸一想到这儿,心里总是有点不舒服。

  “什么话,请说。”

  羡华刻意拉开的距离和说话方式,令心芸感到奇怪,“你怎么突然好像变得很陌生了?”

  “有什么话,你就说吧,我还要回家想事情。”

  “想什么事情?”羡华僵硬的语气令心芸有些恼火,明明是他给自己送了那个皮包,还有皮包里的东西,送完以后,却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似的。

  羡华冷冷的说,“没想什么事情。”

  “没想什么事情?你到底在说什么?”心芸在羡华身上发现了弟弟秉承跟自己闹别扭时的影子。

  羡华也想好好说话,可话一出口就变了原本的意思。

  “我不想说。”

  “你是在闹别扭吗?”心芸忍不住问。

  一道火热的视线聚焦在羡华的右脸上,羡华缓慢转过身,试着和心芸对视。

  “喂,羡华,心芸,我走了啊!再见!”米娜的声音这个时候亮了起来,伴随着汽笛声。

  国助也回来了,“你们在聊什么?”

  “没什么。”羡华勉强挤出一个微笑,然后推托还有事,就先走了。

  米娜在船头望着没有回头的羡华远去逐渐变小的身影,既悲伤又有点小痛快。

  羡华给心芸送皮包的那晚,她刚好在心芸在借宿,瞧见了心芸打开那只皮包,第二天她趁心芸上学,偷跑进她的房间,看到那封信后,知道了原来羡华喜欢的那个人是心芸,于是买通濮阳家的一个下人将皮包换封不动送还给梁家大少爷,并嘱咐是杨小姐送还的。这件事看来给了羡华不小的打击,居然一个礼拜都在躲着心芸,也害的自己少了和他相处的机会,害人终害己,这句话,能流传这么久,也不是没有道理的,只是她这样真的能阻挡的了那两个人吗?

  瑞石楼门口,羡华下车,后面的小车也下来了一个人。

  “有事吗?”羡华别过脸,还是不愿意看心芸。

  话说到一半被国助打断,心芸鼓着一股气,追到了羡华家。

  心芸是想找羡华说皮包的事,怎料到他态度转变的如此之快,“你为什么不高兴?”

  羡华把身子一转,背靠着心芸说,“这种事,我需要一点时间适应。”

  “什么事?你送皮包给我的事?”心芸有了另一个想法,“还是说,我会错意了,你那皮包和皮包里的东西都不是要给我的?”

  “不是那样的。”

  “什么不是那样的?”

  羡华转过头来,“是给你的,皮包和里面的东西都是给你的,没错。”

  “那你能跟我说说为什么心情不好吗?为什么突然不理我了?”

  羡华认真摇头的样子让心芸松了口气,幸好没弄错。

  “这事儿,你不是知道吗?”羡华不明白为什么心芸要明知故问。

  “我不知道,你是说我应该知道什么吗?”心芸疑惑道。

  羡华憋在心里的慌张和懊恼被心芸这么一刺激,像被皮球被针尖戳破,没好气的说,“你把皮包都还给我了,这你不知道吗?”

  心芸眉毛和眼睛一起上扬,“这我真不知道。”

  “啊?”羡华头往前伸了伸。

  “你送给我的第二天上学后,我回家就没看到了,到处找,怎么都找不到。”心芸因为这事儿,

  想找羡华道歉又总找不到机会。

  “不是吧?管家说是你们杨家的人亲自送过来,说是你还给我的。”羡华张大了嘴巴,比心芸还惊讶。

  “我们杨家哪个人?我问了所有的下人,没有人看见过。”

  羡华左右踱步,弯下脖子,“这就奇了怪了?”

  “里面的东西都在吗?”心芸问。

  “都在啊,首饰都在,信也在。”

  “那就不是小偷了?我还以为是小偷偷走了。”心芸想不通是谁把皮包送还给羡华。

  “谁会这样干?有什么意义呢?难不成是你让下人送过来,自己忘了?”羡华对心芸有所怀疑,也不排除他把东西送还给自己后悔了,现在跑来说不是她还的?仔细上下打量心芸一番,羡华摇摇头,凭他对心芸的了解,不认为心芸会说谎。

  心芸坚持道,“不可能的,我本来是打算把皮包还给你的。”

  “还是要还给我?”羡华还沉浸在误会一场的喜悦中,一盆冷水就泼了下来。

  “皮包和里面的首饰都太贵重了,肯定花了你不少钱,我不能收。”心芸说那些东西当了是为了募捐,捐了就捐了,她也没那么在意,那么多钱赎回来的东西,她不能收。

  心芸的解释让羡华缓了口气,“这有什么,我愿意,我就是想送给你,让你高兴。”

  “那也不行。”心芸不肯退让,坚持不收。

  搞半天,心芸还是要拒绝自己的意思吗?羡华小声问,“这是你讨厌我的意思吗?”

  “不是的,”心芸否认道,隔了一会儿,低头说,“别的东西我就不收了,那封信我想留下。”

  “信?”羡华顿了几秒,眼睛,鼻子,嘴巴,脸张开了到最大,他放慢语速,认认真真问道,“那,那你明白信上我写的那句话的意思吗?”

  “知道,我的心是旷野的鸟,在你的眼睛里找到了它的天空。”心芸红着脸一字一句的背了出来。

  “你知道?”

  “嗯。”心芸用力的点点头。

  “嘻嘻,你真的知道?”羡华特地引用了泰戈尔的诗来表白。

  心芸一个字一个字都用上了力气说,“我知道的。”

  羡华恨不得绕着心芸跑起来,碍于面子,只能将涌遍全身的冲动挡下来,想等心芸走了再放出来。

  “这个给你。”白色的信纸里面包着什么,心芸递给羡华。

  “什么东西?”

  羡华就要打开,被心芸阻止,“等我走了,你再看。”

  “哦,好的。”

  心芸伸出双手,平摊在羡华面前。

  “怎么呢?”羡华没弄懂,心芸似乎是要找自己要什么东西的样子。

  “信,你写给我的信啊,能还给我吗?”心芸看着羡华的眼睛说。

  “哦,信啊。”

  “皮包丢了,里面你写给我的信也不见了,首饰和皮包都还好,就是你写给我的那封信不见了,我特别难过。幸好没弄丢,还在你这儿。”

  “是,是啊,还在我这儿。”羡华结结巴巴。

  “给我把。”心芸动动十根手指。

  羡华说要上楼去拿,让心芸等一会儿。

  “好,我等你。”

  “夜,凉了,你到车里等吧。”羡华走了两步又回头。

  心芸摇摇头,“没关系,我还觉得有点热了。”

  “好,”羡华没再说什么,撒腿就跑。

  惹得心芸在后面一个劲儿的喊,让羡华不要着急,慢点。

继续阅读:第五十九章 红纸信(2)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凰鸣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