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毕业旅行(4)
青省2016-12-05 22:072,371

  第八十四章 毕业旅行(4)

  “这就是艇仔粥?”秉承站在石板桥边。

  江边小艇上的渔民们将自己熬制的小粥,通过绳子穿住竹篮递给岸上的人,岸上的买粥的人钱放在篮子中传给渔民,然后渔民把粥放到篮子,传给岸上的人。

  国助领着众人站在桥边,排队等待,“没错,这就是艇仔粥。”

  沙面对开的白鹅潭处,本该在江面追逐的渔船停在岸边,炊烟袅袅,不少游客慕名而来,在黄昏时分,还有人上船,边喝粥边游船。

  “这么火啊,要不我们回赤坎以后也弄一个这个东西?还可以搞成大餐,江上餐馆怎么样?”秉承越说越兴奋,“就我们几个人合资,我来找船和做菜师傅,要不然就用我们家的厨房师傅,我跟我娘说一下,借用几天肯定没问题。”

  “别瞎说了,秉承。”黄昏在波光的荡漾,景色虽美,心芸感受到更多的却是渔民的辛苦。

  “这用绳子来传递篮子和粥的方法倒是挺新奇的,”羡华自然也是不理秉承的船上餐馆大计,他也没有心芸想的那么感伤,渔船上黑瘦的脸庞下,一张张没有生气的脸,即便收到了岸上人给的钱,表情依然没有变化,看不到一丝喜悦,这让他茫然。

  国助走到秉承身旁,“这可没你想的那么简单,秉承。”

  “有什么难的?”

  “在咱们开平,称他们为疍家,就是靠捕鱼为生,生活在水上的人,和生活在陆地上的人不一样。”

  提问的人换做了正堂,“有什么不一样的?”

  “他们夏天就穿一条短裤,冬天也就一件单衣,不像陆地上的人们资源那么丰富,常被人嫌弃又脏又臭,因为靠体力和生活经验存活,基本没有文化水平,常被当地人欺负,打骂。”

  国助还有一点没有说,羡华知道。

  疍家因为社会地位低下,基本都是内部通婚,不可能与陈氏,濮阳氏这样显赫的家族通婚。偏偏,羡华的外公就曾是疍家,这也是父亲与母亲的婚事遭到外公强烈反对的原因之一,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好像没有人记得这件事了,连正堂也不知道,羡华也是无意中听管家说起过。

  “他们都活的这么辛苦了,还要被歧视,真是不公平。”心芸想象在大风大浪中破旧的渔船艰难前行的样子,连日落的余晖都不足以驱散她此刻的寒意,偷偷多放了几个银元在篮子里。

  “这世界上不公平的事情多了。”国助心想,明明是他和心芸认识在先,他和心芸有了婚约,到头来,羡华却成了那个和心芸在一起的人,这对他又是多么的不公平。他抬头,望见渔灯零零星星亮起,和天际燃烧殆尽的最后一片云彩争夺属于的夜的光芒。

  翌日,喝完顺德老字号双皮奶在广州的分店,众人商议中午休息后,就往旅行的最后一站,韶关前行。

  “真可惜,每次来广州都只能匆匆忙忙的,这次也不呆了不到一周。”

  羡华对心芸说道,“国助说的对,广州毕竟局势还是混乱,不宜久留,昨晚我们的住处附近不是还有枪击声吗?”

  “就咱们赤坎附近土匪放的枪,可比这猛多了。”秉承没有被昨晚的枪声吓到,反而很兴奋,父母从不让他碰枪,能近距离听听枪声也不错,“对了,羡华,国助,你们不是还跟土匪干过一架,打了好多枪把,正堂也在吧。”

  正堂说土匪不一样,而且那个时候是紧急情况。

  “多好啊,要是有紧急情况,能让我使一回枪,我倒还乐意。”

  “秉承!”心芸吼道,“净说些没头没脑的话。”

  被姐姐在众人面前训斥,秉承一下子就是去兴致了。

  “你姐说的对,还是老实呆着,不要想这些危险的事。”国助没想到秉承的话马上就应验了。

  数十名身穿国民政府制服的官兵追捕三四个穿便衣的男女。

  “追啊,共匪一个都不能放过,打死一个,上头重重有赏。”领头的人朝天开了一枪,后面的士兵士气大振,冲了上去。

  “散开!”穿便衣的男女和官兵正往羡华一行人所在的方向跑来,羡华让众人跑到路边,不要被误伤了。

  “什么情况?”秉承像在看热闹一样,还站在大街上。

  “过来啊,杨秉承,你想被枪打死吗?”羡华扑上去,放到秉承。

  秉承头被羡华埋在身体下面,囔囔着,“你压着我了,起开。”

  子弹从羡华头顶飞过,扑通一声,一名便衣的女子倒在羡华身边。

  “打死了一个,还有三个!”不知谁喊了一声,子弹射击的频率更高了,扑通一声,又一个人倒在了羡华旁边,准确的说是倒在那名便衣女子旁边,那人手还抓着便衣女子的衣领,血水从脑袋下铺散开,睁大了眼睛像是在看着羡华又像是在看便衣女子。

  “羡华!”心芸的大叫了一声,“秉承,你们没事吧!”

  羡华转过头,发现国助从背后抱住心芸,背部朝向街边,保护了心芸。

  道路的另一边,正堂拉着斯如靠着印着有“民族、民权、民生”“剿灭共匪”标语的墙面上,安然无事。

  枪声停下,官兵慌忙的脚步从羡华身边停住。

  “死了吗?”一名年轻官兵问。

  “死了。”另一名官兵答道。

  “死透了?”

  “脑袋中枪,还死不透,我是孙子。”

  两名官兵起身,守在尸体旁,其他官兵继续追捕逃窜的两人。

  “喂,起来了,睡在死人边上也不怕?”

  年轻官兵被另一名官兵逗笑,用枪口戳了一下羡华。

  “你们干嘛?”羡华吓了一跳,以为他们要开枪。

  “放心,我们不会杀你的,除非你是共匪。”说完两人哈哈大笑起来。

  羡华并不觉得好笑,起身拍拍身上的灰尘,冷冷说道,“我们不是共匪。”

  “你们当然不是呢,你们要是共匪,就得和这两个人一样,躺下了。”年轻官兵说。

  “羡华,秉承,你们没事吧。”

  “我们没事。”羡华确认大家都没事后,催促着让大家赶紧离开现场。

  一个座在黄包车上的女人用手帕掩着鼻子从远处瞄过来,几个路人提着水壶,或背着扁担,围在血摊的旁边围观。两名死者的血迹在大街的正中间一点点往外渗出,而两个军官手插裤袋,说笑着什么。

  对面的茶楼上一排人依在窗口看着大街上的风景,有人为了理想厮杀,有人为了金钱屠杀,有人死在大街上,有人冷漠围观,茶楼上的人却悠然自得。

继续阅读:第八十五章 毕业旅行(5)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凰鸣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