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秉承与杏子(8)
青省2016-12-03 17:152,354

  第七十九章 秉承与杏子(8)

  老宅里,杏子被羡华和正堂及时送回了小黑屋,国助则带着秉承从正门进。

  “李妈,咱们就开门见山吧。”国助让李妈不用拘谨,坐下来直接谈,“我们都知道您才是这宅子的主人。”

  弓着背的李妈挺直了身子板,脸上的褶子笑起来重重叠叠,叫秉承看着很不舒服,“既然大家都是明白了,那自然是好说话了。”

  “杏子小姐,多少钱可以换她自由?”

  李妈原来还担心杏子抓不住杨秉承这个大少爷,见国助的气势倒像是哥哥什么之类的,想来就是来讲价的呢。

  “少爷,您这话说的,杏子本来就是自由身,这人的自由啊,怎么可能用钱来衡量呢?”李妈放下还未端给秉承的茶杯,让下人重新沏一壶好茶。

  秉承闭上眼,过了两三秒才睁开,对李妈的厌恶又添了一分,“你这人怎么就这么能装呢——”

  “不好意思,我弟弟不太会说话,”国助怕秉承乱说话,两眼直勾勾看着他,“秉承,注意一点。”

  “哦,没事儿,再难听的话,我都听过,何况啊,”李妈说着说着,自己倒笑了起来,“杨少爷,说的也没错啊,哈哈。”

  国助赔笑说,“您看这个数,合适吗?”

  “不够,”国助的直接,成了李妈加价的砝码,她脖子往前伸,冲国助笑道,“远远不够。”

  正堂透过秀芬向三娘打听过给杏子赎身的价格,三娘给了个大概的数目,国助按这个数字往下压了一半,以免被李妈加价加的太厉害,却万万没想到,李妈早已吃透了他和秉承。

  “再加三分之一?”国助比了比手指。

  “我们杏子啊,从小身体不好,我给她好吃好穿,哎呀,我对她那个疼爱啊,还供她上学读书,没想到啊,换来的,才这几个钱?要不是我,她早就饿死了。”

  要不是国助在一边拦着,秉承早就揍李妈了,管她是不是女流之辈,明明欺负折磨人杏子,还敢得自己有多辛苦。

  “那再加一点?”国助和李妈来回推拉了几下,很快把底价亮了出来。

  李妈眼睛都没眨一下,张开两只手,五指并排打开,就说了两个字,“翻倍。”

  国助倒吸一口凉气,脸上还是保持一惯的平和,“这个数目有点大,我们需要一点时间考虑。”他和羡华商量好了,如果超过底价的二分之一还可以勉强接受,实在太多了话,就算秀芬说把她多年存的赏钱加上也是不够的,必须重新想对策。

  “你这个老女人,对杏子百般折磨,还敢狮子大开口?”秉承被国助拉了出去,嘴里还在大喊,“会遭报应的你,等着,别让我在大街上遇到你。”

  几日后,心芸让羡华把赎回来的首饰又给当了,正堂找母亲借了钱,斯文,秉承,心芸,斯如和国助几个人四处借钱,加上秀芬存的钱,总算把赎走杏子的钱凑够了。

  “好不容易,才让杏子点头说出让我们帮助她的话,可不能被这点铜钱臭给打败了。”秉承从车上走下来,语气里少了以往的轻佻和脾气。

  “行了,进去把钱交了,把人领走就好了。”国助拍拍秉承的肩,没敢回头看车里的心芸。只想着快点把这杏子的事情了结了,他也可以避免和心芸,羡华频繁见面的尴尬。

  “等杏子赎身后,就让她在你们医院当护士了?”秉承迈过老宅的大门。

  国助说暂时是这样安排的,杏子也同意,以后的话,还是看杏子怎么想吧,只是给杏子一个暂时的庇护所。

  “没想到,我杨秉承还有做好事的这天啊,”秉承和国助往大厅的方向走着,嘴角不自觉上扬。

  “是啊,我也没想到。”国助刚跨进大厅的门槛,就听见一阵撕心裂肺的哀嚎。

  两人对视了一眼,匆忙走近大厅,却见李妈悠然喝着茶。

  “哎呀,两位少爷来了,”李妈起身令人喊小姐们过来。

  “这都是我们最标致最有文化的小姐了,”李妈指着在大厅中央站成一排的几位学生装打扮的小姐,“刚从开平女中下课回来,你看看这个,叫,灵灵,两只大眼睛张的多水灵,”李妈走到靠中间站着的一位瘦弱的女生旁说道。

  “我们是来找杏子的。”有一两个女生默默擦眼泪,国助只能当没看到。

  “这些姑娘可比杏子好多了,您试一试就知道了?”

  秉承发现刚刚那一声哀恸好像是从杏子的房间里传来的,他隐约有些担心,“老妖怪,哪里这么多废话?杏子呢?”

  叫灵灵的女孩突然抽泣了起来。

  “贱货,哭什么哭,”李妈上前给了灵灵一巴掌。

  灵灵干脆放声大哭,旁边的女生也收到了感染,接连哭个不停。

  “李妈,你先别生气,”国助安慰几位女生道,“你们也先别哭了,放心,我们不是来找你们的,别害怕。”,转而问李妈,钱今天他们带够了,可以给杏子赎身了吗?

  “赎身啊,这个当然可以啊。”李妈一听到钱字,说话的嗓门大了许多。

  国助走近一步问,“我们能看一下杏子吗?”

  “看一眼还是可以的,只是她现在人不在这儿。”李妈眼神躲闪着,走回茶座,“先让我看一眼钱吧。”

  “杏子在哪儿?看一下人,怎么你废话这么多?”自从上次把杏子送回来后,通过秀芬送过药和吃的给杏子,秀芬说杏子很好,但这两天,却不见秀芬与秉承他们联系。

  “我们就想看一下杏子,这个要求应该不过分吧?”

  “看还是可以的,”李妈犹豫了一会儿,没再提钱的事。

  偏房门开,是杏子的房间,秀芬走了出来,脸上的泪黏在了一块,看上去皱皱的,像老了十来岁一样,“杏子在这儿。”

  走入杏子的房间,秉承猜到了那个撕裂的哭声是来自秀芬的,穿着蓝色上衣和深蓝色长裙学生装的杏子和秉承第一次见到时一模一样,只是此刻她再也不会说话,再也不会笑,再也不用害怕了。她和她的身体被吊在屋顶的绳套里,她的灵魂去了另外一个世界。

  前两日,刘老头看中了杏子,李妈收了钱,给杏子服了药,神志不清后,被刘老头侵犯,醒来后一日晚,上吊自杀。

  李妈走过来笑嘻嘻的问秉承,“还给杏子赎身吗?现在可以算便宜的,给你们打个对半价,把尸体扛回去。”

  秉承转身,喘着粗气,握紧了拳头,再抑制不住心中的怒火,抡起了拳头。

继续阅读:第八十章 秉承与杏子(9)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凰鸣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