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秉承与杏子(7)
青省2016-12-03 16:012,780

  第七十八章 秉承与杏子(7)

  医院里,吃过药,打过针的杏子烧的没那么厉害了。

  等到第二天上午,国助把大家召集起来,“不过,杏子的下半身,尤其是女性的生殖器官附近,有被什么抓过的痕迹。”

  “是猫,姐妹们要是不听话,李妈就会把猫放进裤子里,裤头和脚踝的部分用绳子扎紧,不让猫跑出来,然后用棍子打猫,猫没地方跑,就会用爪子在下本事乱抓,”秀芬没被这样惩罚过,一般只有特别不听话的姐妹才会被这样折磨,“他们管这个叫‘打猫不打人。’”

  “天啊。”心芸唔住嘴巴,秀芬的话好像让她看到了锐利的爪子在杏子的身体上划下一道道血淋淋的口子。

  斯如站在心芸背后听着,也被吓到了。

  “除此之外,大卫医生说杏子身子底子很差,可能是长期营养不良有关,这次高烧不退也和她的身体情况有关,会给她打一些营养针,暂时不会有什么问题,下半身的抓伤问题,还好都是皮外伤,休息几天就好了。”

  “下午5点前,我们必须送她回去,国助。”把杏子送到方便医院,不可避免的就会遇到国助,好在国助没有故意不见他们,让许久未见到他的羡华有了说话机会。

  “这不行,虽然烧的没那么厉害,杏子底子不好,到现在也没恢复意识,需要留院观察,大卫医生特意强调了。”昨天半夜,羡华一行人背着一个女生突然出现在医院,睡在办公室的国助被秉承拉起来,找来医院最好的医生给杏子看病。

  “那怎么办?正堂,那个三娘是跟你说5点以前要把杏子送回去吗?”对三娘的帮助,秉承还有点怀疑,但是正堂很相信她,秉承也不好说什么。

  “三娘是这么说的。”正堂回答。

  杏子的呼吸声微弱的几乎听不见,羡华看着杏子的有了血色的脸说,“那就不得不送她回去了。”

  “这怎么送她回去?”心芸抓住羡华的手,颇为激动,“难不成还要送她回去那种地方再受苦吗?杏子已经够可怜的了。”

  秀芬被心芸的话感动,自己的真实身份卑微,下贱,怕被同学发现自己的秘密,一直用凶狠,暴躁的情绪保护自己,别说朋友,在班上连亲近的人都没有,心芸和斯如知道真相后,没有嫌弃她和杏子,反而处处维护她们,这是秀芬想都不敢想的。

  “哥,不能就这么送她回去。”三娘的话,正堂是相信的,可杏子的病没好,身上还有伤,就这么让正堂带她回那个冰冷的小黑屋了,他下不了那个狠心。

  “那你说怎么办?我们也不能一直留她,上次说要帮她,杏子不是不愿意吗?这次救她,原本也是看在救人一命的份上我们才帮忙的,原则上,她还不一定同意,冒了这么大风险,如果不再李妈发现把她送回去,不晓得会搞成什么样子。”平时,羡华一个人乱来也就算了,这次这么多人,心芸和弟弟都在内,他不得不考虑大家的处境。

  “我反正听羡华的,”上次费了那么大的劲儿杏子都不领情,秉承认为羡华说的没错,杏子的想法很重要,他不想好心好意救了人家,还反被埋怨,“是去是留,等杏子醒了再说,如果下午5点以前还不醒,我们就送她回去。”

  斯文同意。

  心芸,斯如和正堂还在犹豫。

  这时,秀芬突然跪在地上磕起了响头。

  “秀芬,你起来啊,磕头是做什么?”心芸和斯如拉起秀芬。

  “我先向各位叩谢,磕这几个头根本不算什么,”秀芬挣脱了心芸和斯如的拉扯,“我替我妹妹杏子,谢谢大家了,谢谢你们为我们姐妹做的事。”

  “你别这样。”正堂和羡华连忙过去拉住秀芬。

  秉承长这么大头一次被人这么感谢,一时愣住和斯文站在一边,呆呆看着地上的秀芬。

  秀芬使劲摇晃身子,甩开了正堂和羡华阻挡她的双手,“我们姐妹从小孤苦伶仃的,没人疼,没人关心,小的时候就在迤华楼帮忙洗衣服,端菜,烧水,长大了就送到学校上课,读书,晚上被关在屋子里和那些老人男做那些恶习的事,从没有想过,会有像你们这样真正尊贵的少爷小姐真心实意的帮我们,”以前没有机会,趁着这次,秀芬大胆想要提一次,“我是无所谓了,那些不该干的脏事我都习惯了,只是我妹妹,杏子和我虽然不是同一个父母所生,我早就把她当作自己亲妹妹看到,她小时候是生长在一个小康之家的女儿,父母供她读书,后来父母意外双亡,她便被李妈拐骗了过来,她和我们这些被父母卖给李妈的人不一样。”

  秀芬用袖子擦了一把眼泪,“她本不该受这些苦,做妓女的,要不是运气不好,她可能和你们一样,就是在上学玩乐的年纪,什么也不用烦恼。”

  “能不能求求你们,不要让她回去宅子里。我了解杏子,她从小不知道逃跑了几次 ,每次跑了被抓回来,被李妈痛打一顿,别的孩子都怕了,可她还是要逃。”

  “可上次,我们提议要帮她的事,她说认命,不让——”羡华话说到一半,就被秀芬着急着打断了,“那是她不想连累你们,哑巴大叔原本不是哑巴的,14岁那年,她为了逃出去,求门口守卫的哑巴大叔替她送信给家乡的叔伯,请她们来带自己走,结果家里人没来,哑巴大叔反而因为帮助杏子,而被李妈割去了舌头。”

  心芸边听着心也跟着揪成了一团,靠在羡华的身后,抓着他的手臂。

  “自打那次以后,她就彻底断了逃跑的念头,和我一样不敢在学校里和人亲近,不是怕做妓女的事被人知道,被人骂,而是怕自己给别人带去麻烦,”秀芬还跪在地上,任凭正堂和秉承轮流上去拉也岿然不动,“我比任何一个人都清楚,她有多么想离开那个鬼地方。”

  秀芬补充道,“她根本不会认命,要是认命了,早就和男人上床了,怎么会到现在还被李妈处处折磨,真正认命的人,是我这样的。”

  “按你这么说,杏子是希望得到我们的帮助,却不敢开口?”

  秀芬回答羡慕说,“没错,她不是那种会去要求别人为自己做什么的人,而是小心翼翼,只怕自己成为别人的负担,什么事都憋在心里,上次要不是我逼着她说,还不知道你们曾想帮她逃离宅子。”

  “如果是这么一回事儿,我们应该帮她,对吧,羡华。”

  羡华还在思考,没有回应秉承。

  “哥,秀芬都这么说了,我们就帮帮她们吧。”

  斯文顺着秉承的话说道,“要不然,我们出点钱,一起帮杏子赎身吧,让她别再回去了。”

  国助把目光从心芸抓着羡华的手臂上收回,终于忍不住开口道,“有些事情,你们还是该让大人知道,不要自己单干,都是一群孩子,自己的人生都没想好,就想着干预别人的。”

  “濮阳哥哥。”

  心芸唤了国助一声,他差点没反应过来,许久没有听到心芸这么叫他,心里既欣慰又酸楚,“这事儿,你们都别掺和儿了,我来处理。”

  “你是大人?”秉承故意打趣道。

  “我不是,难道你是?”

  “我母亲说了,要结了婚才算是大人,你又没成亲,”秉承刚说完,就后悔了,看到对面尴尬的羡华,姐姐和国助,咳了两声,“咳咳,那你说说,你是怎么想的?”

  国助走到病床边,“刚羡华说的没错,这事儿还是要看杏子本人的意见,你说呢?杏子小姐,听了大家说了这么多,你是不是也该说点什么?”

  杏子眼角湿润,她一早就醒了,只是不知该如何面对眼前的一切。

继续阅读:第七十九章 秉承与杏子(8)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凰鸣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