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毕业旅行(1)
青省2016-12-05 19:302,451

  第八十一章 毕业旅行(1)

  江门,圭峰山,广东十大名山。每当秋天来临,在通往山顶的小径上,在山顶的玉台寺周围,耀眼的红色在阳光的照耀下,红色三角枫叶,如梦如幻。

  “我们走另外的一条小路吧。”斯如看着前方两个人的背影说,“给他们二人世界。”

  正堂本想说的话被斯如抢了先,这场毕业旅行,他打心眼里并不适合。杏子的事情发生后,大家的心情都很低落,秉承提议说趁着大家都有时间,来一场近几年流行起来的“毕业旅行”。

  木桥上,两个人,肩膀一高一矮,走的很慢。

  “这满天红叶可比书中描述的要美上10倍不止。”

  羡华故意放慢脚步,“美上20倍都不夸张,所以不是说看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吗?”

  通往山顶的小路旁,深绿色的灌木丛中点缀着飘零的红叶,并不是特别高大的枫树朝天际张开自己的羽翼,仿佛从天而降的红色精灵,摇摆绿色的三角叶,催促着它们快点红透,好给蓝天增添新的色彩。

  “要是杏子也能看到这么美的风景就好了,”心芸伸手弯下一枝的枫叶。

  “会有机会的,如果有下辈子的话。”羡华从来只相信科学,家里的那些祭祀和神仙的节日,他只是遵从父亲母亲的安排,去烧香,跪拜,内心并不顺从,而现在的他,多么希望神话故事是真的,好人会有好报,杏子还能有投胎转世的机会。

  阳光的明亮通透了枫叶的脉络,心芸看着枝头上高高挂起的亮黄色的枫叶,莫名的感伤了起来,“羡华,你说我们会不会跟杏子一样,不会有好结果。”

  “你说什么傻话呢?”羡华声音大了起来。

  “没有,就是这景色这么美,美的叫人哀伤,总想到令人悲伤的事。”

  “要是这风景这么有毒,”羡华走近枫树,用力打开一支窜出的树枝,恶狠狠的说,“那我就一把火,把它们都烧了。”

  心芸扶着的枫树树枝跟着心芸上下晃动了起来,“呵呵,你不要这么认真,要是真烧了这山里的枫叶,小心枫树的魂魄晚上来找你麻烦。”

  “我才不怕这些鬼怪,要找我就找我。”羡华嘴角往脸颊两边上提,笑说,“我倒要看看这些家伙长的是不是跟我们人一样,还是没鼻子没眼睛,只有会走路的树根,像这样,”羡华挺直背,两手成v字形向上打开,双脚成倒v向下撑开,像不倒翁一样,左摇右晃。

  “你呀,”心芸被羡华的滑稽模样逗笑,“怎么跟秉承一样,都学坏了。”

  “我可比秉承,你弟弟优秀太多了。”羡华不想心芸忧愁,故意跟她开玩笑。

  “是是是,虽然我是他亲姐姐,这点我还是不得不承认的。”

  “我不仅比他优秀,我比赤坎镇上,开平市里大多数的年轻人都优秀,”羡华收起笑容,双眼看着心芸,认真道,“我和你肯定会有一个美好的结局,所以,你不要担心。”

  杏子的事情,不仅是杏子本身的悲剧,也让心芸意识到,有些事情不是他们努力就会有好的结果。这世上的规则,人心,并不是靠他们几个年轻人就能轻易改变的,这让她对自己和羡华的未来也添上了不安。

  “我怕不管我们怎么努力,到头来都会一场空。”

  “不会的,有我在,我不会让它成空。”

  心芸松开手中的枫树枝,靠近羡华,“最近,我常在想,是不是我们太幼稚了,把世间的事,总想的太简单了。”

  “你要是这么想,就太幼稚了。”羡华走近心芸,“连我爹我娘,在他们那个时代,都敢在一起,我们作为年轻人怎么能输给他们的勇气呢?”

  心芸望着羡华,说,“伯父伯母可真勇敢。”

  “因为他们相信彼此,深爱彼此,才有这份勇气,我有,你有吗?”

  风过,掀起漫天的黄叶,三角形摩挲着心芸和羡华的脸,挡住了两人的互相注视的视线,彼此的脸在彼此眼中若隐若现。

  羡华握住心芸被风吹凉的手,六角螺帽坚硬的边缘,“我喜欢你,我想和你在一起,一生一世,来生来世,只给你快乐和幸福。”

  “我有勇气,我也想和你永远在一起。”心芸挣脱了羡华的手,反过来用力握着他,不同于手背的冰凉,掌心的温度给了羡华温暖。

  “等着,毕业后,我们就能一直在一起了,永远不分开。”

  “嗯,”心芸点头道。

  “我们肯定会有一个特别特别美好的结局,我都快等不及那天的来临了。”羡华笑起来,浓眉压成了一条直直的黑线,大眼睛看上去还是很大。

  这一瞬间, 心芸明白了泰戈尔在《飞鸟集》的那句话的意思,你微微地笑着,不同我说什么话。而我觉得,为了这个,我已等待得很久了。就这么看着羡华,心芸都觉得幸福,她告诉自己不管结局怎么样,她喜欢眼前的这个男生,这个男生喜欢她,这已经是世上最幸福的事了,其他都不再重要,如果这个男生希望,那她就会为她去做一切的事,“我会努力,会勇敢的。”

  羡华向前轻轻抱住心芸,右手拿开落在心芸头上的两片枫叶,“要是累了,你可以不用努力,我会连你那份一起努力,只要相信我。”

  “嗯。”

  “我们会永远永远在一起。”羡华声音在从心芸的头顶飘来,她安心的点点头。

  心芸的心思羡华都清楚,杏子的事,羡华和心芸一样都感到惶恐。这是羡华出生以来第一次挫败,他第一次怀疑自己的能力,怀疑心芸和自己的未来。但他没有把这份惶恐不安传给心芸,不管前面的路有多艰辛,他早已下定决心,要像这样把心芸拥入怀里,替她扫除落到身上的烦恼。

  毕业旅行其实早在唐代就已经出现了,而且当时还存在专门筹办相关业务的民间组织,称为“进士团”。他们多由长安游民自相鸠集而成,设有团司,为新进士们安排“毕业”之后的种种活动,收取一定费用,这些费用多由新进士们分摊,不过,“毕业旅行”常在春天举行,目的地以曲江为多。像正堂他们这样趁着秋天来的毕业旅行,更像是一场放下过往的自我救赎。

  红色的三角枫叶从正堂身边飘零,失去了生命,落在地上,像是一个人的身上流动的血,冰凉的血,他没有见过死后的杏子,也没见过喜鹊的死,却熟悉着这种红色,炽热而又无可奈何的颜色。他站在天台寺的大殿里,祈祷心芸在天主教的祈祷能够成真,这个世界对杏子是亏欠的,他热切的期望她来生的命运幸福,快乐,期望正堂认识的每个人,羡华,心芸,秉承,斯文,斯如,三娘,都有美好的未来,似枫叶美,刨去枫叶的凋零和哀伤。

继续阅读:第八十二章 毕业旅行(2)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凰鸣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