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杏子与秉承(3)
青省2016-11-30 15:063,556

  第七十四章 杏子与秉承(3)

  宅子的屋顶呈歇山式两面坡,红瓦覆顶,房脊为草龙脊,田井加了盖,用玻璃瓦采光,外墙上刻有仙鹤,麒麟,孔雀,瑞狮,松树,荷花,修竹等灰塑浮雕。

  “这是李妈。”大厅内,杏子向秉承介绍自己的妈祖。

  秉承点头道,“你好。”

  “这位少爷,您长得可真是俊朗。”妈祖上完茶,站到杏子身边。

  秉承客气了几句,发现妈祖越是热情,杏子反倒越是紧张,坐在椅子上,刻意往妈祖相反的方向挪了挪,好像害怕什么。

  杏子又和秉承聊了点什么,秉承有一搭没一搭的,不是很有精神,只觉得有点热。

  “今天天气比昨天热多了啊。”秉承边说边把外套脱了。

  妈祖走到窗户旁,只打开了一小半。

  杏子看了妈祖一眼,说,“李妈开了窗,应该会好一点。”

  “你家就你和你姐姐吗?”秉承从大门进来,除了见到几个仆人,其他房间的门都是关的紧紧的,也没见到其他的长辈和杏子的父母。

  “不是,我还有其他姐姐和妹妹,总共14个。”

  “哇,你们姐妹还真多的,我还以为就我们家人算多了,”秉承好奇道,“都是姐妹,没有兄弟吗?”

  杏子摇头说没有,李妈主动给秉承添茶。

  “14个都是女孩子,这还真挺神奇的,”秉承一口下去,半杯茶就没了,边解开一颗扣子,往外扯了扯衣领,“不好意思,失礼了,真是太热了,真是奇怪了。”

  “最近天气变化,是有点热。”

  杏子说是这么说,秉承并没有见到她像自己一样冒汗,不停喝茶,好像只有自己一个人热一样。

  李妈一笑,脸颊两边的肉被推到耳朵边,并不好看,“要不我给少爷拿点凉茶,给您解解暑。”

  秉承扶着热晕了的头,“那最好了。”

  “小姐,你说了?”妈祖特意走近杏子。

  “是是,”杏子匆忙答道,等妈祖走了,她领着秉承去了另外一个房间,“这里比较凉快,我们坐这儿聊聊吧。”

  秉承一听到说凉快,身体不由自主就跟了上去,脚步变得很轻。

  “这,”秉承头转了一圈,巡视了下周围的环境, “是你的房间吗?”

  “算是吧。”杏子关上房间门,拉开床帷,手落在床边,坐了下去,“你过来这边坐吧。”

  秉承边解开第二颗衬衫扣子,边拒绝,“这不行,怎么能坐到你床上去呢?你这儿没有椅子吗?”,环视四周,一张床,一只柜子,确实只有床可以坐。

  “没有,”杏子向秉承招手,身体僵直着,“没关系的,你坐过来吧,我有话跟你说。”

  床沿边,秉承坐立不安,身体里好像有一把火,从脚底板到头,烧着全身,让他有股想要把衣服都脱光的冲动。

  “是有点热了,”杏子解开盘扣上的布扣子,露出嶙峋的锁骨。

  “你这是干什么?”秉承跳了起来,他不是没有想过这种可能,但没想到来的这么快。

  杏子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而是直接脱下上衣,袒露着绣花的红色肚兜,起身走近秉承,“太热了,我帮你把衣服解开吧。”说着,杏子上前为秉承解开了第三颗扣子,结实的肌肉线条清晰可见。

  “这样不好。”秉承咽了口唾沫,手指动了动,却没有阻止杏子的动作。

  第四颗扣子,第五课扣子解开,秉承小腹一阵微凉,却不足以浇灭秉承身体里的火焰,他忽然想要抱住杏子。

  胸前一阵柔软,是杏子把脸贴了上去,秉承想要说点什么,两只手却先行一步,搂住了杏子的腰。相比秉承发烫的身体,杏子的身子冷的像一块冰,像夏日西点店里的冰淇淋的凉爽,令秉承无法停下渴望。

  杏子抬头,一点点移动,眼睛和嘴唇离秉承越来越近,秉承不自觉将留在杏子腰间的双手往上移,捧着杏子的脸,头朝下,缓缓接近,杏子的嘴唇没有规律的抖动着,用力闭上了双眼,两人的嘴唇即将相遇时,秉承望见杏子眼角的泪光,停了下来。

  “对不起,我还有事,先走了。”秉承推开杏子,开门刚好撞到李妈。

  “哎呦啊,正给您拿凉茶了,少爷,这是要往哪儿走啊。”妈祖拉着秉承不让走。

  秉承回头看了眼抱着肩膀发抖的杏子,“有急事,不好意思了。”

  “诶,这是怎么回事,小姐,这少爷怎么要走了?”

  杏子抱着自己说不知道,像一只受伤的小鸟,语气里却没有失望,反而轻松了许多。

  秉承一听,外套也没拿,匆忙扣上最上面的一颗扣子,就往外跑。

  “少爷,你别走啊,急什么啊。”妈祖还在后面叫着。

  秉承快速跑到了大门口,刚好遇见杏子的姐姐。

  “先生,你就要走了?”秀芬和李妈一样,拉住了秉承。

  “啊,有急事。”秉承顾不上回话,急忙迈出大门。

  秀芬追到巷子口,大喊道,“先生,你不来了吗?”

  秉承好不容易把衬衫的扣子都扣上,“不会来了吧,你妹妹有点奇怪,你多看着点她。”说完,便往茶楼的方向跑去了。

  “你在里面干什么,怎么这么久?”心芸一见弟弟从巷子钻出,就下楼迎他。

  “上去,等我喝口水再说。”

  心芸见弟弟从宅子出来,衣衫不整,就知道弟弟没干正经事了,听完弟弟的解释,更是生气,“你没把人家小姐怎么样吧?”心芸跟着弟弟后面问。

  秉承喝了两大杯水,还说渴,“我能把人家怎么样?姐,你就这么不相信你弟弟啊?”

  “你出来外套都没了,衬衫扣子系错了,我怎么相信你?”

  秉承低头一看,难怪衬衫穿起来没之前熨帖,原来第二排和第四排扣子都扣错了,边扯开扣子边说,“怎么,你不会想到是人家小姐,把我怎么样呢?”

  “人家能把你怎么样?”

  “心芸,你先别着急,听秉承慢慢解释。”羡华怕两人吵起来,插了进来问秉承到底是怎么回事。

  秉承说他也不清楚,就是忽然觉得很热,很渴,想要脱衣服,“你看我背上的衬衣都汗湿了一大半了。”

  心芸,羡华和正堂都凑过来看,秉承没说谎。

  “今天也不热啊,你怎么会突然热起来?”

  “不知道啊,进去的时候好好的,我也没觉得有多热,”秉承想起来了,“对了,我喝了杯茶,李妈端的。”

  “李妈?”羡华问。

  “就是杏子的妈祖。”秉承说起这个妈祖撞见自己和杏子衣服脱了大半,没很热情的让自己留下,也没感到惊讶。

  羡华让秉承重新把每个细节都说了一遍。

  “不可能,杏子为什么要这么做?这一点也不像她,平时在学校,她都不怎么敢跟男生同学说话的。”正堂还记得坐在自己后排的男生喜欢杏子,给她送巧克力的时候,她连看都没看人家,直接就跑掉了。

  “会不会有什么特殊的癖好之类的,喜欢男人?”

  “秉承,你别乱说,坏了人家小姐的名声。”心芸没见过杏子,听正堂这么维护她,想来也该是文文静静的女孩子才对。

  斯如问起茶馆的伙计,知不知道宅子里那户人家的情况。

  倒茶的伙计,用手掌挡住一边的嘴,说,“怎么不知道,那是男人去的地方。”

  “什么意思?”斯如问。

  “那不都是些女学生吗?怎么会是男人去的地方?”羡华明白伙计指的是妓院。

  “你们不知道,明的说是一群认真读书的女学生,”伙计指着正从宅子大门口,走出的一位乡绅说,“看见没有,那可是刘老头的弟弟,这些有钱人啊,妓院去腻了,现在都流行玩起了女学生。”

  “你去过?”秉承插嘴道。

  “我怎么可能有哪个钱?”

  “你是说宅子里的女学生和迤华楼的女子做的是一样的工作?”正堂反应过来了。

  “这位少爷,说话可真好听,也对,就是工作,听说宅子里的老鸨,专门把女孩送去学校读书,为的就是培养女学生,好伺候那些个老爷,也会勾引学校里的男同学。”伙计嘿嘿笑道,“别说,这老鸨的生意做的可是不错,大门口来往的年轻男学生和乡绅不少了,价格可比一般的妓院贵的多了,受过教育嘛,肯定不同,厉害的比迤华楼的还贵。”

  正堂不敢相信,“你说的都是真的吗?”

  “千真万确,你要不信,问其他伙计也可以,或者就问其他门店的,这些大家心里都清楚的很,只是没说破。”

  “斯如,这么说,秀芬也是的吗?”心芸的惊讶程度不亚于正堂。

  斯如问伙计,“里面所有的女学生都是这样的吗?”

  伙计端起茶壶,“当然啊,要不然她们都住在哪里干嘛?”

  “我听杏子说,她们是十四个姐妹一起住的,”秉承抓住准备离开的伙计问。

  伙计拉开秉承的手,“我这老板看的紧呢,不能和各位少爷小姐再说了,里面的女学生都是孤儿或是被父母卖过来的,哪里有什么姐妹。”

  “等等,你还知道什么?”秉承不肯放伙计走。

  “少爷,我知道都差不多说完了,哦,对了,里面时不时会传出惨叫,这个我也不清楚,说是有的女学生不听话,老鸨就会往死里打,每个月每个人还有要求,要接待多少位客人,没达到数目的还会被关起来,和妓院里的女的待遇差不多。”伙计趁着秉承发愣,溜去了别桌倒茶。

  “所以杏子是—”正堂没有往下说。

  对秀芬会和杏子做的事情,心芸和斯如头脑还被冲击着。

  羡华看着秉承说,“如果伙计说的没错,秉承,你就这么跑出来,杏子会不会受到惩罚,被关起来?”

  这也正是秉承担心的。

继续阅读:第七十五章 秉承与杏子(4)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凰鸣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