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秉承与杏子(6)
青省2016-11-30 17:363,346

  第七十七章 秉承与杏子(6)

  人前,正堂装作什么也不知道在学校照常和杏子打招呼,没人的时候,他总忍不住问杏子要不要重新考虑秉承的建议,杏子只是摇摇头,让正堂不要再提起。

  开平女中里,秀芬因为什么事情又和班上的女生起了争执,被对方三个人揪着头发打了起来,心芸和斯如想要过去帮秀芬却被秀芬一把推开,说不关她们的事。强势的秀芬硬是把对方三个人打倒在地,虽然自己也脸上也被抓了几道血印子,这让心芸难以和正堂口中说的那个苦苦哀求李妈放过杏子的女生联系在一起,更无法想象她白天上课,晚上还要应付那些老男人。

  又过了半个月,秉承正好和羡华,正堂,斯如,心芸看完电影,走出大门却被秀芬拦下。秀芬告诉秉承杏子把之前他们要帮她逃出宅子的事情跟她说了,这次她来,是想求秉承救救杏子。

  杏子拒绝秉承他们的帮助后,秉承也没了去宅子的理由,李妈见秉承不再出现,气坏了把杏子关进黑屋子,几天几夜不给吃喝。

  “我前晚偷溜进黑屋子,发现杏子高烧不退,今天去看全身烫的更厉害了,李妈不给治,能不能请你们帮帮忙,带她去看大夫。”秀芬抓住秉承的手说。

  “好,我们去。”正堂一口答应。

  秀芬望了正堂一眼,不敢确定秉承是否答应了。

  “就按正堂说的,我们去。”秉承说。

  秀芬弯下身子道谢,“谢谢你们,现在就去可以吧。”

  “等等,”羡华向前一步,“这个事,是杏子的请求吗?”

  “不是,我一个人没办法把她带出来,李妈下了令让门口的守卫不准放杏子出来,杏子个性倔,不肯受人帮助,我也是没办法才来找你们。”

  “生病了,都不准她看病?岂有此理。”秉承火气一下子就上来,“那是什么鬼地方。”

  心芸和正堂想的一样,“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羡华,我们先过去再说吧。”

  “连你都不能把她带出来,我们怎么把她带出来?难不成要硬抢?”羡华作为这群人的大哥,他不得不考虑周全。

  “硬抢就硬抢,我们还怕他不成。”秉承好不担心,撩起衣袖就要打架似的。

  “哥,我们喊上家里的和秉承家的人,肯定能从里面把杏子带出来。”

  “正堂,怎么连你也跟着瞎起哄,你们都冷静点,要救人也不是这样救。”秉承一句,正堂一句,心芸一句,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吵的羡华头都大了。

  “你们不救她就没人救她呢。”秀芬着急的抱住心芸的肩,“心芸,你跟他们说说,秉承不是你弟弟吗?帮帮忙,救救我妹妹吧。”

  认识了大半年,心芸这还是头一回看见向别人恳请帮助的秀芬,“秀芬,你别着急,我们肯定会想办法帮你的。”

  “哥,我们救她吧。”正堂看着哥哥说。

  “羡华!”秉承也叫了一声。

  羡华叹口气,说,“那就救吧。”

  晚上,刚好李妈去了迤华楼,不在宅子,羡华,斯文,正堂,秉承按半个月前的路线,翻墙入了宅子。

  月光透过透过屋顶的玻璃瓦,透射出冷峻的白光,打在杏子的侧脸上,杏子躺着干草堆上,发出轻微的呼吸声,仿佛一具石膏雕像。

  正堂在旁边轻声喊道,“杏子,杏子,我是正堂。”

  杏子昏迷不醒,没有回应。

  羡华让正堂掀开被子,“秉承,你帮忙正堂把杏子抬到我背上。”

  “哥,我来背她吧。”正堂掀开被子后,一股血腥味,刺激了正堂的嗅觉,他主动蹲了下去。

  “快一点啊,你们,有人要过来了。”门口把风的秀芬说。

  羡华没有和弟弟争,和秉承一起移动杏子。

  “嘘,有人。”羡华按下正堂的头,藏在花丛背后。

  “谁在那儿?”一个男子的声音。

  秉承和羡华对视了一眼,事前他们讨论过,如果被发现,就由秉承冲出去,引开对方的注意,剩下的人继续行动。

  “再等一会儿。”羡华拉住欲冲出的秉承,在他耳边小声说。

  “是我,秀芬。”秀芬一直守在小黑屋前,防止有人进去,听到有动静,怕是羡华他们被发现了,赶紧跑了过去。

  “走吧,你看走眼了吧。”这个声音正堂只听过一次,却印象深刻。

  墙外,正堂用绳子绑住杏子,羡华翻过去和斯文一起拉杏子,阿盛把两辆车停在墙外,掩护斯文和羡华。

  “好了,斯文,秉承,心芸,你们三个坐后面一辆车,我和阿盛,正堂,带着杏子在前面。”众人听羡华的安排,钻进车里。

  等了半天,也不见前面的车子开动,秉承问姐姐,“怎么他们车子还不动?”

  心芸伸长脖子往前看,“我也不知道。”

  “我下去看看。”斯文下了车,“你们怎么还不走?”

  羡华和正堂的车前,站了一个人。

  “哥,你先走,待会儿让阿盛来接我。”

  “你确定?要去也是我去才对。”

  这回正堂没听哥哥的话,“放心,不会有事的,”直接下了车,让斯文回到车内,自己上前往旁边拉了拉那个人,给阿盛开了路。

  “好久不见,你还敢拉我的手了?”

  正堂连忙放下手,“好久不见。”

  三娘看着正堂的脸,“怎么又满头大汗的,刚在宅子里做什么?”

  又满头大汗?正堂愣了一会儿,才意识到三娘指的是第一次和哥哥爬上三娘房间的那次。

  “我不知道该不该跟你说实话。”正堂不想骗三娘。

  “要是为难就不用说了,我都看见了,”三娘只是想试探一下正堂,看他会不会诚实的跟自己说,“你们带着杏子要去哪儿?”

  “医院。”正堂确认了在草丛那会儿,是三娘说的话,明显在帮他们。

  “你们想要给杏子看病?”

  “秀芬说杏子高烧不退,身上还有伤,李妈也不管,就把她扔在小屋子,锁起来,还不给吃喝。”正堂简要说明了情况。

  三娘身体斜靠在墙边,平淡的说,“这在妓院来说,都是见怪不怪的,你喜欢杏子吗?”

  “不是不是,”正堂连忙摇头摆手说,“她说是我同学,我就是觉得她太可怜了。”

  “这世上可怜的人多了,妓院,宅子里比这更可怜的人,多的是,你管的过来吗?”三娘边笑边看着正堂说。

  “遇到了,我就不能不管。”正堂想起喜鹊,他没救得了喜鹊,那样的悲剧发生一次就够了。

  “你们命好,生在富贵人家,就该做富贵人该做的事,读书,出国,成才,离这个地方远远的,再也不要回来,”三娘补充道,“这样你也就不会遇到这样的事了。”

  正堂皱起眉头,不悦道,“你怎么能这么说呢?”

  “我常常不明白那些发了财,或在国外读书读的好好的华侨为什么要回乡,所谓的建设家园,建起的一座座碉楼,最终还是阻挡不了匪盗,国民党的肆意敛财,以后日本人打过来了,这些楼抵挡得了哪些炮火吗?趁着能跑,有多远就该跑多远,离这个该死的地方越远越好。”

  “我不会走的,这里是我的家乡,”正堂见到了和第一次见面时不一样的三娘,这个三娘多了些冷酷和无情,“我会留下来保护爹娘和家乡的亲人,就算日本人真的打过来。”

  “你还是太天真了。”三娘沉默了一会儿,正堂身上的韧性和傻劲儿,她明白一时半会儿是改不古来了。肩膀一用力,身体从靠着的墙面上离开,她走近正堂,“杏子明天下午5点前必须送回来,要不然我也帮不了你们了。”迤华楼的老鸨和宅子的李妈是堂姐妹,一年会有那么一两次,迤华楼的姑娘会过来给宅子的姑娘讲述勾引男人的方法,在三娘的印象里,杏子从小就是学不好的那个,三娘预感到她不会被李妈善待,刚好想去小黑屋看望她就发现了正堂一伙人。

  “你要帮我们?”

  “妓女就算有病,除非是混的好,老鸨都不会请大夫,费那个钱,相比生病,更让她们生气的妓女不受控制,擅自乱跑,你们不想杏子回来后被打的更惨,明天下午5点,我只能拖到那个时候,5点后我必须回迤华楼了,李妈明天下午2点左右回来。有什么事,你可以让秀芬带话给我。”说完,三娘便从正堂身边走过了。

  “哎,你为什么要帮我们?” 正堂重复了好几遍。

  三娘没有回头。

  “那个,三娘——”正堂总算喊出了三娘的名字。

  “怎么呢?”三娘这才回头,夜晚的凉风轻拂额前的发丝。

  正堂从口袋里掏出一只手帕,“这是你上次借我的,我洗干净了。”

  “哈,你还随身携带着呢?”三娘笑道。

  正堂脸上的汗冒的更多了,小声嗯了一声。

  “你自己留着吧,脸上的汗总是那么多。”三娘望了一眼正堂脸颊旁的汗,“还给洗干净了,真是可爱。”

  被三娘这么一夸,正堂拿着手帕伸出的手,一时不知该收回来还是继续那么呆着。

  “行了,我走了。”三娘看了一会儿发愣的正堂,独自走回了宅子,想到今晚对正堂来说肯定会是漫长的一晚。

继续阅读:第七十八章 秉承与杏子(7)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凰鸣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