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杏子与秉承(2)
青省2016-11-30 12:373,207

  第七十三章 杏子与秉承(2)

  第二天,秉承如约到了凉亭见杏子。

  晚上,秉承把车停在瑞石楼外的一处隐蔽的地方。

  “找我干什么?神神秘秘的。”羡华被阿盛叫了出来,说秉承少爷在外面等他。

  “正堂也来了吗?”这种时候,秉承希望人越多越好。

  “我来了。”正堂看书看的好好的,就被哥哥叫了出来,说秉承有事商量。

  三个人坐在汽车后座,羡华猜是跟杏子表白的事有关,“你今天不是去见杏子了吗?怎么样?”

  “大事啊,”秉承让羡华和正堂围过来,“我跟你们说,你们可别跟其他人说。”

  羡华催促道,“你说吧,这么神秘。”

  秉承说今日他去见杏子,假装开心的和她聊了些兴趣爱好,开开玩笑,顺便套了下她的话,“我问她,有没有喜欢过其他人或跟其他人表白过,你们猜她怎么说?”

  “说实话了?”正堂想的比较简单。

  “要是说实话,秉承就不会这么问我们呢,”羡华对弟弟说,又转过头问秉承,“是不是没说实话?”

  “何止是没说实话,简直是谎话连篇,连我都自叹不如,”通过杏子,秉承再也不会相信长相清秀的人,“真是人不可貌相,她特别镇定跟我说,这辈子只喜欢过我一个人,说谎的时候眼睛都不带眨的,为了跟我表白不知道鼓起了多大的勇气,特别害怕不成功,或者被我讨厌之类,还差点在我面前掉眼泪了。”

  羡华从没听说过有这样的女生,“这个女生怎么这样?”

  “会不会是误会?杏子太喜欢你了,才这么说?”正堂还是想往好的方向想,杏子平时在学校话不多,成绩很好,老师们都很喜欢她。

  “绝对有问题,眼眶里的眼泪一直打转,我都不好意思看她了,肯定是个骗子。”敢骗到秉承头上,他是坚决不会就这么算了。

  “你怎么没拆穿她了?”羡华觉得这也不是什么大事,不管这个女生是不是真心的,拆穿她,跟她说明白,让她别再来找秉承,也就没什么了,反正秉承又不喜欢她,何必耽误人家了。

  “我是这么打算的,结果我话还没说出口,她就问我后天周六晚上8点要不要上她家坐坐,特别强调说那天她一个人在家。”秉承爱玩,爱乱说话,头一回遇到这么跟他乱说话的女生。

  羡华不能理解才见面两次的女孩说这种话的意思,“什么意思?”

  “哎呀,这你都不懂?”

  羡华眼珠子转了转,还是摇了摇头。

  “你呢?你也不懂?”

  正堂说不懂。

  “你们这两个傻兄弟,这和上妓院差不多的意思,懂了吧?”秉承不能说的再直白了。

  羡华懂了,正堂还在思考。

  “她为什么要这样做?这不合理啊。”一个堂堂开平女中的学生,居然向秉承提出这样的邀请,羡华脑子里一片混沌。

  “我怎么知道她为什么这样?”

  羡华接着问,“那你答应她去了。”

  “答应了啊,她叫我去,我还能不去?”对方敢说,秉承就敢去,不去,显得自己不是个男人。

  “不是,那你真要去那什么?”羡华慌张了,“这事儿我必须跟你姐说的,她肯定不会允许你去的。”

  “你还没娶我姐姐过门了,怎么什么事都跟她说?”秉承说他也就是过去看看杏子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不会干什么的。

  “不会真的是骗子或者强盗土匪之类的,等下把你绑走了怎么办?”羡华比较的担心的是秉承的安危。

  秉承点点头,“还算你聪明,想的周到,所以我这不是来找你们了吗?”

  “找我们?”羡华看了眼弟弟。

  “我去时候啊,你们在门口给我把风,万一真的有什么不对劲,你们就来救我。”

  羡华苦笑道,“我们去救你?我也就会那么两招擒拿手,正堂什么都不会。”

  “说你们是傻兄弟,你们还不信,你们不会打架,不会喊人啊,到时候把阿盛叫上,有什么情况让阿盛开车回来喊人。”

  “为什么要弄的这么复杂?”正堂脑子里还在想杏子叫秉承去她家到底是什么意思,“你不去不就好了吗?”

  “不去?”秉承撇撇嘴,“笑话,人家都骗到我头上来了,我非要弄个清楚不可。”

  周六晚,得业路尽头穿过两条小巷,走进琼林村的青砖素面墙里,传统的三间两廊式样的房屋里夹杂了一间老宅子。

  茶楼的一楼此起彼伏的掌声送给了耍杂技和表演书评的师傅,羡华和正堂守在二楼,看着秉承跟着杏子往老宅子的方向走去。

  “哥,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正堂心中不安。

  “不知道,先静观其变吧。”羡华和心芸打过招呼了,心芸判断应该不会是什么大事,弟弟秉承既然硬要去看个究竟,凭羡华也是拦不住的,索性就让羡华跟去,只是一再嘱咐一定要注意安全。

  “最近下雨,地下有点湿滑,你小心点。”杏子说话低声细语,软绵绵的,像一碗糖水,要不是早知道她有问题,说不定秉承真会喜欢她。

  “好,还有多远?”

  “穿过这条巷子就好了。”杏子走在前面领路。

  秉承说完好,张世兴和陈金山突然出现在巷子口,手指张世兴和陈金山意外道,“你们两个?”

  “哈,没想到堂堂的杨家小少爷也不过如此,” 张世兴对着陈金山说,没有望向秉承,“还以为跟着梁家那个小子混,就能不一样呢。”

  陈金山学会了张世兴的那套讽刺,“是啊,也不过如此,跟我们来同一个地方。”

  “你们说什么呢?”秉承最讨厌对方说话话里有话,叫人好一顿猜测。

  杏子低下头,不敢看对面的两个人。

  “好好享受吧,反正你有的是钱。”张世兴从秉承旁边路边,瞥了一眼杏子。

  “喂,问你们话呢?”

  两人自顾自走开了,像约好了似的,谁也没有回秉承的话。

  秉承转而问杏子,“他们说的这话什么意思?你认得他们吗?”

  “不认识。”杏子把头低的更低了,这要是让妈祖看到肯定会训她。

  秉承想再问点什么,可杏子这模样,估计问了也是白问,他整理了一下衣领,让杏子继续领路,答案他可以自己去找。

  大宅门开,一位身材高挑的女子和一位四十来岁的男人正往外走。

  门口的家仆脸上堆着笑,热情道,“慢走啊,先生。”

  “您好,”身材高挑的女子主动和秉承打招呼,随即低头看了杏子一眼。

  杏子见到那位中年人反而显得慌张,故意把脸转向一边,和身材高挑的女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中年人没有在意秉承和杏子,满脸得意的被身材高挑的女子挽着往门外走。

  “他们是谁啊?”秉承小声问。

  杏子说那位女子是她的姐姐,那个中年人她不清楚。

  见杏子不是愿意说,秉承也没接着问,和杏子相处的时间越长,他越发觉得杏子藏了许多秘密,既然她不肯说,那秉承就自己想办法,于是跟着杏子走了进去。

  门外,秀芬送中年人穿过巷子,屁股和脸上被中年人狠狠掐了两下,心中满是厌恶,嘴上却不得不撒娇道,“哎呦,讨厌,您可真讨厌。”

  “你不就是喜欢我这样吗?小妖精。”中年人满口黄牙,在秀芬脸上猛嘬了一口。

  秀芬贴着中年人扭了扭屁股和腰。

  中年人往身后望了一眼,见没人,又在秀芬脸上连着亲了好几口。

  秀芬笑脸相迎,没有拒绝。

  送中年人出了巷口,秀芬拿出手帕,用力擦拭脸上中年人留下的口水,脸都磨红了,两眼望着中年人消失了的巷口,鼻子里的气息混乱,眼神和之前完全不一样。

  “那个女生是秀芬吗?”心芸看了好几遍,虽然不管是正面还是背面都像是同班同学秀芬,还是想和斯如确认。

  斯如说是秀芬没错。

  心芸从站起来的位置坐了下去。因为担心弟弟秉承和羡华,她叫上斯如一起过来茶楼,询问一下情况,却刚好望见秀芬从对面宅子里出来。

  秀芬是最近半年刚转到班上的一名女学生,功课一般,脾气不小,班上的女生大多都害怕她,没什么人跟她亲近。

  “那个男的是她的父亲吗?”羡华问心芸。

  班上大多数人吗,包括心芸对秀芬的家庭和其他学校以外的情况都不熟悉,“我也不清楚,看上去关系很亲近。”

  “不是她父亲,”正堂仔细看了那个中年人的脸,在家里银行里帮忙时,他见过几次那个男的,“是船行的管账先生,他的儿子跟着他来过几次咱们家的银行,我见过,生的都是儿子,说是没有生女儿。”

  心芸倒吸一口气,众人一阵静默,他们都想到了同一件事。

继续阅读:第七十四章 杏子与秉承(3)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凰鸣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