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最后的毕业(4)
青省2016-12-08 20:442,333

  第九十七章 最后的毕业(4)

  “毕业后,长大了,我就想自己以后能自主独立,不用事事都听爷爷的。”斯文的话羡华和正堂最能理解。

  “不听就不听啊,难道你现在做什么事都是爷爷安排你做才可以做的吗?”秉承听说过陈氏的大老爷为人守旧,对斯文的管教严厉,这也不意外,自己的父亲还常念叨秉承这做的不好,那做的不好,秉承照样过得好好的。

  斯文嗯了一声,没再细说。

  羡华替他说了,“斯文每天放学回家后,还要完成他爷爷交代的四书五经的背诵作业,国外经济学的相关专业书籍的阅读和读书笔记,早上提早半个小时起床给爷爷磕头请安,平时周末或放假都要在店铺帮忙,交什么朋友,去了哪里,都要跟爷爷汇报。”

  “不是吧?那你活的该有多不自在啊?”

  外公没管住斯文的爹娘,任他们在国外生活居住,对斯文,他是决计不会松懈。

  “还好吧。”斯文回答的有点勉强。

  “那你平时跟我们接触,你爷爷同意吗?”

  “我都没跟爷爷提过你们,要不然肯定会被关起来,不让出门的。”羡华和正堂还好,虽然陈老爷表面不悦,动不动说两句让斯文不要和他们兄弟两来往,实际上并没有什么阻拦,也就等于默认了。可是秉承,和作为女生的心芸,斯如,爷爷要是知道了,可就不得了了。

  “不是吧,你也太牛了,每天请安,都得瞒着你爷爷,这是该撒了多少个谎,才没被戳破。”

  秉承这么一说,着实让斯文心头一酸,“是啊,不知道说了多少个谎。”

  “斯文,你会有自己给自己做主的那天的,外公只是担心你还小,不会处理,总有一天,他会理解你,让你自由的。”羡华伸出手,越过心芸,拍着表弟的背。

  斯文点头躺下,“我只希望那一天能早点到。”

  “加油,表哥!”正堂给斯文打气道。

  “会有那么一天的,斯文,”心芸看着斯文的侧脸说。

  “其他人呢?斯如,秉承,正堂?”

  羡华特意先喊了斯如的名字,刚认识她的时候,脾气还有点暴躁,近来越来越像个内敛的女孩子,话也不多。

  “我?”斯如听到自己的名字还有点慌张,“我没什么想法。”

  “没关系,斯如,随便说说,你平时不是什么都敢说的吗?”和羡华在一起后,心芸很少听到斯如讲自己的事。

  “我希望每个人都有一个完满的结果。”

  “完满的结果?这是什么打算?”秉承没听明白。

  “时间过得实在是太快,快的叫人觉得可怕,”斯如忽然感慨道,“转眼间,我们都快变成大人了。”

  “是啊,我们从开平女中,初中,高中,一共六年,也认识了六年。”

  “刚入学,我们认识没多久,你就在为自己和濮阳哥哥的婚事而烦恼,谁会料想得到,你会和羡华在一起。”

  心芸眼里带着笑意,看着羡华说,“未来是什么样子,有时候真的很难想象,庆幸我们找到了彼此。”

  “真羡慕你。”

  “等等,你们两个女生在讲什么啊,不是在说斯如嘛,怎么又说到羡华和姐姐了。”秉承实在是听不下去了。

  “好吧,我不说了,正堂,你说。”斯如也不知道自己想说什么。

  “我?不合适吧,毕业的不是你们吗?”正堂神奇的和哥哥同步把双手交叉枕在头下,“我明年才毕业了。”

  “少废话了,你不是还来了吗?”

  “哥哥叫我来的。”正堂只是被哥哥拉出来,并不知道晚上的活动是跟毕业有关的。

  “就你们一家子最麻烦,”秉承指的是斯文,正堂和羡华,“你就随便说话,明年快毕业了的感想吧,真是的,脑子也不会转一下弯。”

  “毕业后,我大概会在家里的银行帮忙做账,也没什么想法,好好孝顺父母,不虚度光阴就好了。毕不毕业,我都差不多,平时也经常帮家里做事。”

  “没劲,正堂,你怎么比你哥还没劲?”

  正堂欠欠身子,“嘿嘿,你说的对。”

  秉承见正堂被自己数落,还笑脸相迎,瞬间无话可说。

  “只是,你们毕业后,我就不能常在学校看到你们了,怪感伤的。”正堂补充道。

  “说这话,总算你还有点良心。”秉承开心道,“慢慢享受你孤独的一年吧。”

  “正堂,别听秉承乱说,”心芸见不惯弟弟欺负人的傲慢态度,“他是见不到你,见不到羡华,斯文,一个人毕业了,他才是最孤独的。”

  “姐,你才是乱说。”

  “早点找到你喜欢的人,跟她一起,你就不会孤独了,正堂。”心芸像是以过来人口吻说道。

  “好,谢谢,嫂子指点。”

  “不客气。”心芸想都没想就答了话,顿了几秒才记起正堂当着大家的面给心芸的称谓,惹得心芸害羞的把脸藏在羡华的胸膛。

  “我的个天啊,你们快绕了我吧。”秉承抱着自己的肩膀,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姐,你倒也是矜持一点啊,一个女孩子家家的。”

  羡华从脑袋后面抽出枕着的一只手,抱住心芸的肩,“你姐和正堂都没错啊,秉承,按道理,你可得叫我一声姐夫。”

  “我呸,还叫你姐夫,”秉承气的站了起来,“我告诉你们,毕业我没别的想法,就想早点把你们两个人的奸情抖露出去,让你们早点散了,省得看的我恶心。”

  “秉承——”心芸还在不好意思中,叫弟弟的名字都拖长了尾音,像是在撒娇。

  “那我也说说我的愿望,毕业后啊,我就像早点把你姐姐娶进门,好让正堂名正言顺的叫心芸嫂子,你老老实实的叫我声姐夫,哈哈。”羡华见秉承气的山根凸起,笑的更厉害了。

  斯如,斯文和正堂也因为秉承的斗嘴而大笑了起来。

  “我的毕业后的愿望和羡华一样,秉承,羡华向我求婚的时候,你可是同意要帮我们,跟我同一个战线的,可别忘了。”

  “又跟羡华一样,姐,你从和羡华在一起后,别动不动就跟羡华一样啊,显得自己一点自由意识都没有,人呆子斯文都知道追求自主独立,你怎么越活越封建了?”秉承站着还要俯身跟羡华,心芸对话,腰不一会儿就酸了,盘腿坐在地上,变换了语气,“都说爱情会让人盲目,变蠢,我看姐姐你真是爱情的奴役,受害者。”

继续阅读:第九十八章 最后的毕业(5)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凰鸣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