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最后的毕业(7)
青省2016-12-09 20:472,482

  第一百章 最后的毕业(7)

  灯楼的探照灯向着地面巡视。

  “报告统领,没有发现共党,日本鬼子或是土匪的踪迹。”一名士兵向张统领报告。

  “岂有此理,大半夜的,谁他妈不睡觉,弄出这么大动静。”张统领正在迤华楼的床上睡得酣,这一声响,猛就把他从床上惊的掉了下来,他揉揉还有点疼的屁股,朝天空放了一枪,“去,给我查清楚,到底是什么人,胆子这么大,敢吓唬本官。”

  “回统领的话,附近发现有烟花壳,还热着呢。”

  “烟花?我不是下了命令,不准放烟花吗?怎么还有人敢违抗我的指令?”

  羡华等人乘车早已逃远。

  “不知道会不会被张统领发现是我们放的烟花。”斯文不怕张统领,就怕张统领告知爷爷,要是被爷爷知道自己惹祸,就麻烦了。

  “又没人看见是我们放的,别瞎紧张。”秉承满不在乎。

  “灯楼的守卫会不会说出去?”正堂担心道。

  “那他们也只看见我们上灯楼又没目击我们放烟花。”

  秉承的话听上去也不无道理,只要没有证据,就算他们这伙人有嫌疑,也不能直接定罪,开车的正堂点头说,“你说的也是。”

  “反正我们统一口径,说是去看星星的,问起烟花的事,就说不知道。”羡华隐隐的还是有些担心,“秉承啊,你真是——”

  “关我什么事?”秉承从副驾驶座上扭过头。

  羡华看心芸的面子上也不好直说,“没什么,知道你是好心组织活动,下次注意一点。”

  “我——”

  “好了,秉承,羡华说的没错,”心芸让秉承别再争辩,这事他做的有对有错,算扯平了,让他像羡华说的那样,做事再多些考虑。

  “你们啊,都是群狗咬吕洞宾,不是识好人心的坏人。”秉承掰动身子朝前,不再回头看羡华和心芸。

  落日挂在树梢上,满园种植的百香果还未到果实期,正处于花期的末尾,五瓣花朵,盛开,偶有几只蜜蜂进进出出。

  “杨老爷,灯楼的守卫说是有见过杨家少爷和杨家小姐,不知前日的烟花是不是与少爷和小姐有关,”早上去完陈府和瑞石楼,张统领又马不停蹄赶到满园,怕几家人通风报信,串供。

  “张统领,小儿明知烟花为县城所明文禁止,怎么还会乱来呢,这中间肯定是有误会的。”杨老师坐在厅堂之上,忍住对秉承和心芸的恼火,和颜悦色道。

  “可为什么——”

  “张统领,这我可以解释。”秉承站在厅堂中央,转身向张统领作揖。

  “哦?杨少爷肯说,那自然是最好的了。”说是烟花,事情也不大,兴许就是哪个人好玩放一放,出个布告,再吓唬两句,也就完事了,张统领可没那个闲心真去找去犯人。可灯楼的人提起杨家,梁家和陈家的几个少爷,张统领就来了兴趣了,三大家族的公子哥,真要是他们放的烟花,完全可以向几位老爷大敲一笔。

  “这很好解释,我们就是毕业做个纪念,一起去看个星星,其他的事情都与我们无关。”

  “是这样的吗?”秉承回答的越是果断,越叫张统领怀疑,怎么梁家和陈家少爷的说法和杨秉承一模一样,不好说是提前约定好了说法。

  秉承说是。

  “那么杨小姐呢?”

  “我弟弟说的没错,我们就是去看看星星的。”在爹爹面前,心芸略感慌张,慌张的原因倒不是因为烟花。

  “你们这年轻人,思想也是够开放的,孤男寡女的,那么晚了还在灯楼上玩耍,看什么星星。”

  杨老爷太阳穴上的皮肤抽动,“他们这一代,比较和我们老一辈不一样。”

  “是不一样,杨老爷说的对,只要到时候别出什么乱子就行。”张统领料想的到杨老爷会护着自己的孩子,但这一趟也不能白来。

  “坊间传闻,杨老爷和梁家老爷因为过去某件事,一直存有隔阂,想必这矛盾该也是解开了吧,不要然怎么会让自己的儿子女儿和梁家那两个小子厮混呢?”

  心芸心里一紧。

  “厮混?”杨老爷手放下,落在茶几座上,噔的一声,震的茶杯盖磕碰到茶杯,“张统领,小女还未出嫁,请您说话注意一些。”

  “是,瞧我这粗人,哪里像你们这些名门望族子弟,个个都饱读诗书,哪里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

  “不知道,那就学。”

  “承蒙指教,学到了学到了。”张统领窃喜,仍不肯停下,“只是杨老爷心可真大,过去那件事闹得那么大,现在居然还和梁家和好的,私底下两家的孩子来往这么密切,完全不像外面说的,说什么两家人老死不相往来,说的杨老爷多小气似的。”

  和梁家的私怨一直在杨老爷心中留了一块伤疤,平日里,是绝对没人敢提,这下居然被张统领揭了伤疤,杨老爷更是生气,“若是小儿和小女,洗脱了嫌疑,没有其他的事,还请张统领先回,天色也不早了。”

  募捐箱的事,张统领的儿子张世兴虽说活该受罚,毕竟是自己的儿子,要不是杨秉承的出现,局势不会一边倒,张统领好不容易逮到机会,怎么会轻易放过,“谁说洗脱嫌疑了?没有其他可疑人员,令郎仍然是最大的嫌疑人员。”

  “张统领,你有话就直说,有证据就拿出来,不要在这里拐弯抹角的。”要不是心芸拉着秉承,秉承早就冲到张统领跟前了。

  “所以,杨少爷是吃准了,我没证据,才这么理直气壮吗?要是我有呢?”

  秉承鼻子出了口气,“你怎么可能有证据?”

  “你不相信?”

  “我才不相信?”

  张统领从座位上站起来,笑嘻嘻的说,“太遗憾了,我就是有证据才来的。”

  要是张统领有证据,早上阿盛开车来报信的时候就会说了,心芸看出来张统领就是故意糊弄秉承,只要秉承沉不住气,说错话,他就有了把柄。

  “乱说,我怎么可能留下——”

  “张统领,”赶在弟弟冲动前,心芸插嘴道,“有什么证据,你就拿出来吧,这样有什么误会大家把话说开就好了。”

  张统领走近秉承,“杨少爷,刚刚是不是说我怎么可能留下证据?”

  幸亏姐姐及时帮忙,要不然秉承真的就说出口,他改口道,“我可没那么说,这是你说的。”

  “可我听来,就是这个意思,要不是被杨小姐打断,你就会这么说。” 张统领收起轻松的表情,咄咄逼人道。

  “那是你听来,一百个人听说不定有一百个意思,我反正要说的是,我怎么可能留在那里放烟花,那么晚了,放烟花,还让不让人睡觉?”

  “报!”一名军官急匆匆跑进厅堂。

  “怎么了?”张统领问。

  “报告长官,赤坎镇上有情况!”

继续阅读:第一百零一章 最后的毕业(8)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凰鸣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