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毕业舞会(3)
青省2016-12-07 21:432,628

  第九十三章 毕业舞会(3)

  “放心吧,秉承不会有事的。”羡华安慰道。

  自秉承找上正在跳舞的王倩说话,心芸的注意力就一直在弟弟身上。

  “我想也是,”弟弟的反应虽不正常,倒也不过激,心芸没有太担心,就是有点挂心,“你说秉承是不是喜欢王倩啊?”

  “有点那么个意思,”羡华也猜不透,“又好像没有那么喜欢,更像是对一直挑战失败的人宣战。”

  心芸忍俊不禁道,“喜欢就是喜欢,哪有什么宣战啊。”

  “我问过秉承,他就是这么说的,说要挑战来着。”

  “他从没有真心喜欢过一个女孩子,大概还没发觉自己真正的感情吧,喜欢一个人是会为了她改变的,哪一天,他可能就变的诚实,坦率,变大了,不用让我们这么操心。”

  羡华对秉承的看法早已改观,除了有点爱玩闹,关键时刻,在张统领府,杏子的事情上,还有毕业旅行他故意叫上国助想要改善和羡华,心芸的关系上,他都能看到秉承的成熟。也可能他身为外人,更能看透些,并没有心芸那么小看秉承。

  “放心吧,他啊,只要走上了正道,肯定能有一番作为。”羡华刚说完,就踩到了心芸。

  “哎呀,对不起,踩到你了。”

  心芸笑笑,“这是你今晚的第一踩,说明你跳的还是不错的。”

  “那是,还要多亏了濮阳米娜的帮忙——”羡华握着心芸的手僵硬了,他匆忙把目光从心芸身上移开。

  “怎么不敢看我了?”

  “没有,咦,我发现你们家的花可真好看。”羡花看着花亭边的赭红色绣球花说。

  心芸态一百八十度大转变,冷冷的说,“濮阳米娜的舞步,教的可真好,能让你整晚只踩到我一脚,多亏了有她啊。”

  “这个,也算是要感谢她,你说的没错,”羡华没有听出心芸话里有话。

  “我可没她那么厉害,教不了你,还真是得感谢有她,要不然我可没这个荣幸跟梁大少爷跳舞。”心芸故意弯曲手指,用指甲掐羡华。

  羡华这回总算明白了,“千万别这么说,虽说我这跳舞少不了她的帮忙,心里话,这都是为了你,要不是想和你跳舞,我根本就不会学,小时候老师追着让我学,我宁愿跑步,受罚也不肯学。”

  “真的?”心芸斜着眼睛看羡华。

  “我骗你干嘛?要不是为了能和你共舞,求着我我也不会学这别扭的舞步。”羡华故意牛腰翘臀,逗心芸开心。

  “算你还有有心。”心芸这才翻篇了。

  羡华捏了一把汗,他差点没忍住要把米娜最近给他写信的事说出来。上次两人因为米娜从美国寄过来的包裹大闹了一场后,闭口不再提米娜。羡华出于好奇,也有愤怒的情绪在里面,给米娜寄了一封信,问她为什么要跟心芸乱说。

  米娜回信说,为了帮国助出一口气,更为了自己。米娜给羡华寄了那么多信,羡华连一封也没回,说不定连看都没看,米娜用这种方法,气一气羡华,以羡华的脾气肯定是要写信质问米娜,就算信里的内容不中听,通过这种方法能收到羡华的回信米娜也高兴。

  看完米娜的信,羡华只觉得不可理喻,心里默默为米娜未来的丈夫感到悲哀。想起信结尾处,米娜的那句“你和杨心芸不会有好结果的,等你来找我,”不禁打了个寒颤。

  “爱情还真是奇妙。”斯如一个晚上都在角落里看人跳舞,没有要加入的意思。

  “吵架和好,吵架和好,是挺有意思的。”正堂看到哥哥和心芸开怀大笑,知道他们从刚才的不知为何的尴尬气氛中走了出来,想着秉承要是在,估计要好好幸灾乐祸一场。

  “就我们两个人孤孤单单的。”秉承目击王倩未婚夫的场景被斯如目击了,她的心情很复杂,在南雄,秉承为了给王倩采摘白果,大冷天,赤脚爬上树的情景仿佛昨天,现在恋情高吹,她说不上是高兴还是失落。

  正堂忽然向斯如伸手,一只脚往后拉开,脚尖点地,“不然我们两个孤单的人一起跳支舞?”

  “啊?”斯如感到很意外。

  “反正最后一支舞了,毕业舞会,你都要毕业了,连一支舞也没人请你跳,不是太可惜了?”

  正堂注意到斯如不是不想跳,只是好像在等什么人,“等不到你想等的人,就让遗憾变小一点吧,要不然白白浪费你今天穿的这么漂亮了?”

  “我漂亮吗?”斯如低头看了眼自己穿的粉紫色的碎花裙,上次的旗袍装被嘲笑后,她不敢再尝试。 “在我眼里很漂亮。”

  正堂的话帮助斯如展开了笑颜,她伸手和正堂跳起了舞。旋转的舞步,带动头顶的钢铁建筑也旋转了起来,斯如开始发晕。

  “不要看上面,看我你就不糊晕了。”正堂轻声说。

  明明比自己年纪小,身上却有着和他哥哥一样的成熟,某种程度上说还比羡华要温柔,斯如幻想要是自己喜欢的人是正堂不知该有多好,“以后喜欢你的人肯定会很幸福的,正堂。”

  “是吗?谢谢你这么说。”正堂一般不会主动跟女生说话,更别说是跳舞了,之所以今天和平时不一样,也许是他从斯如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吧,“你也一样。”

  “希望如此吧。”

  “还有,你喜欢的人也会很幸福的。”正堂这话也是说给自己听。

  散着一道道光晕的电灯被乡间的飞虫围绕着,有一两只飞蛾不知什么时候跑进了灯罩,还未干枯的躯体死后仍然忍受着炙烤,若再给它们一次机会,还会做同样的选择吗?

  皇都酒店,一间上等的房间里,留声机和电灯孜孜不倦的工作。

  从门外经过的服务员,偶尔停驻,欣赏难得一闻的西洋音乐。

  斯文没有去满园,在酒店租了一间房独自开起了毕业舞会,宾客只有一个人。

  “斯文少爷,我们不该这样。”白雪靠在斯文的胸膛上,细细的嗓音像会唱歌的黄莺。

  “没什么该不该的。”斯文抱着白雪,舞步轻柔。

  斯文为了陪自己,毕业旅行和毕业舞会都没去,这也让白雪挺过意不去的,“你表哥说的对,陈家是不可能允许你和我们这种身份低微的人在一起的。”

  羡华提醒过斯文一回,那段时间,他也照做了,可脑子不照做,该想的人还在想,“我一想起粤剧就想起八和会馆,一想起八和会馆就想起你,止不住的想,我也没办法。”

  “可我们不可能这么一辈子躲躲藏藏下去。”

  为了不被人发现,斯文常在皇都酒店和白雪幽会,不仅要时刻躲避他人的目光,租用房间的钱财也花了不少,就连奶奶最近都提醒自己不要太铺张浪费,“你说的对,再等一段时间,等我存够了钱,把你从八和会馆带出来,帮你隐姓埋名,重新换一个身份,这样,我们家,我爷爷奶奶就能接受了。”

  “这样骗人,我总觉得不太好,万一哪天露出马脚来?”

  换做以前,这种事,斯文是想都不敢想,可是他想不到更好的主意过爷爷那一关,为了能和白雪在一起,他不得不去尝试。

  “不会的。”斯文抱紧白雪,与其说是在安慰白雪,两个人更像是互相安慰。

继续阅读:第九十四章 最后的毕业(1)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凰鸣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