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美国包裹
青省2016-12-06 19:422,194

  第八十七章 美国包裹

  “秉承这张,真好笑。”独栋别墅里,心芸和小姨分享了在照相馆洗出来的照片。

  “被我和羡华,捏脸,后面脸都捏红了。”想起拍照当日的情形,心芸就觉得好笑。

  小姨指着秉承旁边的男生问,“这个男的是谁啊?”

  “哦,秉承的同学。”

  “之前没见过啊,他不是跟陈县长和张统领的儿子经常一起玩吗?”小姨拿起照片,看了看,印象中并没有见过。

  “陈金山,张世兴他们不学无术的,秉承早就不和他们一起玩了。”现在并不是告诉小姨自己和羡华的事的好时机,“这个男生也是秉承的同学。”

  “哦,他们人怎么样?看上去都挺正直的。”

  成功隐瞒了事实,这让心芸既高兴又惭愧,毕竟小姨可以说是整个满园里最了解自己的人呢。

  心芸望了一眼照片里的羡华,“都挺好的,学习,为人各方面都很优秀。”

  “比你那位更优秀?”小姨又绕了回来。

  “小姨——”

  四姨太放下手中的照片,“说真的,你打算什么时候跟你爹娘说,什么时候把人带给你小姨看看?”

  “快了。”

  “让小姨帮你看看可不可靠,”四姨太一直对心芸口中喜欢的那个男生充满了好奇,“当然,我们心芸的眼光,我还是相信的。”

  “我也相信。”心芸相信自己的选择,更相信羡华。

  小姨地下头,与心芸平视,“所以是哪家的少爷?”

  “小姐,有一份您的包裹?”小姨的妈祖救了心芸。

  心芸欣喜道,“我的包裹?”

  “是的,管家拿过来的,上面写了咱们园子的住址和你的名字,好像是从美国寄过来的。”

  “美国?”心芸打开包裹,里面厚厚的牛皮纸包着什么。

  “是什么?”四姨太发挥想象力,“难不成是你那位送你的?”

  “不是啦,小姨,是糖果?”

  “那么远,从国外给你寄糖果给你?”

  糖果底下还有一封信,上面写着致心芸。

  小姨翻起包裹外的包装,“谁写信给你?”

  心芸发现信的落款写着,濮阳米娜。

  赤坎中华街的下埠,陈氏图书馆的中式牌楼两侧各增建了一个套间,红墙绿瓦,雨滴顺着檐角,一颗一颗,飘落,并不着急。

  “心芸?”坐在前庭院的羡华听到急促的脚步声,“我刚还想找你。”

  “找我干嘛!”心芸一改平时的温和,比训斥秉承的嗓音还大,细细的柳眉,像两把剑倒立在眉骨处。

  羡华从石板凳上站起来,“你怎么了?谁又惹你生气了?秉承吗?”

  “是你!”心芸穿过花丛,手里拿着一袋牛皮纸,“亏我那么相信你,居然和别的女生——”

  心芸一时找不到合适的词汇,“你看你干的好事,比秉承叫人生气一百倍,一千倍。”

  “你冷静点,说清楚,发生什么事了?我这几天都在这儿,没去哪儿啊。”羡华放下手里正攥着《新月》杂志的第4卷第7期,自1931年11月,新月社的发起人徐志摩机坠身亡,新月社的就日渐衰弱,据说这是新月杂志的最后一期了,羡华知道心芸喜欢读新月社的杂志,喜欢上面介绍的莎士比亚、哈代、布朗宁夫人、易卜生、奥尼尔、波德莱尔、等西方各种流派作家和诗人,特意托人买来的,想送给心芸。

  “那你说说这些是怎么回事?”心芸扔过牛皮纸,糖果散落在石桌上。

  “糖果?”

  心芸一见羡华,全身就发起热来了,“你怎么不问问谁送给你的?”

  羡华没被告知有人要送东西给他,而且是糖果,“送给我的?”

  “你还装糊涂!”心芸抓起石桌上的糖果就往羡华身上砸。

  “哎呀,你这是做什么,心芸!”

  “叫你背着我干这种事!”心芸从没有怀疑过羡华会对自己不忠,就好像她不相信自己会变心一样,“亏我那么相信你,处了这么长的时间,没想到你还敢骗我!”

  羡华边躲闪着,边靠近心芸,“心芸,你冷静点,听我解释啊。”

  “还听你解释什么!畜生,坏蛋,混蛋,坏人,负心汉!”心芸加快了手上的动作,不停的扔糖果。

  “我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羡华一头的雾水,不知道为什么心芸突然要发这么大的脾气。

  “那次跳舞,是不是你们两个就看上眼了,”心芸不肯听羡华的话,“要是你们互相喜欢,有情人终成眷属,我杨心芸是不会拦着你的,可你一边跟我在一起,另一头还跟米娜约定终生,你怎么能这样!”

  “怎么会有你这样的人?”心芸扔完了糖果,随手抄起桌上的杂志和书籍扔向羡华。

  “米娜?哎呦——”羡华一愣,额头中心被最后一期的新月杂志砸中,疼的厉害,“你是说濮阳米娜吗?”

  心芸见羡华额头被砸出一道印子,放慢了动作,故意把书瞄准羡华的脚下砸,“不是说她说谁,你骗了人家,又骗我,一边说要娶我,另一边说要人家等你去找他,真是可耻。”

  “我绝对没有跟米娜约定过什么,我一点儿都不喜欢她,这我跟她当面说过的。”

  “你跟她当面说过?”

  “是啊,这中间肯定是有什么误会,你将来龙去脉说给我听,我发誓,我绝对不可能干对不起的你事!”

  心芸迟疑了一会儿,停下手中的动作,“真的?你真的没有和濮阳米娜有私情?”

  羡华揉着额头说,“真的没有,我这辈子就喜欢你一个人,怎么可能会喜欢其他人,跟其他女生有什么狗屁约定。你告诉我,为什么你会这么想?就因为这些糖果?”

  “就因为这些糖果?”心芸重复了羡华说过的话。

  “啊?”

  “不是因为这些糖果!”羡华的话刺激了心芸,在他口中读出了对自己的不解,一气之下,一脚踢开圆柱形石凳。

  “哎呀,心芸,你别走啊!”羡华抬起被大理石凳压到的脚面,瘸着腿追赶离去的心芸。

继续阅读:第八十八章 酒后真言(1)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凰鸣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