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青春纪念
青省2016-12-06 18:072,096

  第八十六章 青春纪念

  电影院门口,秉承捧着一个系着蝴蝶结的纸袋子。

  “有事吗?”这是秉承消失一个多月后的首次露面。

  “我有礼物送给你。”

  王倩低头一笑,“怎么一个月不见你,又有礼物?很久以前不是告诉过你不要送了吗?”

  “你还关注了我一个月没在啊,”秉承挺直胸膛,抖抖肩膀,“我和羡华我姐他们去毕业旅行了,所以没在赤坎。”

  “毕业旅行?哈,你们这些年轻人还挺时髦的。”

  “去了江门,清远,广州,韶关,”秉承伸手递出纸袋子,“在韶关的南雄,那里有一大片的银杏树,金灿灿的,可美了,有机会真要带你去,也不是什么贵重的礼物,就是我给你摘的白果。”

  秉承再往前伸了伸手臂,“据说这东西吃了对女子身体很好的,还可以延缓衰老,换发青春。”

  王倩说不用了,她不需要。

  “不是,这可是我亲手摘的,长这么大我从没这么费力去摘过什么东西送人,我爹我娘都没这待遇。”秉承两手伸直,等待王倩的回应。

  最初,摘白果的人其实是正堂,他说想摘来送人,秉承问送谁,正堂就不说了。秉承一再追问,正堂干脆就把辛苦摘得的白果都给了秉承,说让他送给喜欢的人,还说明了白果的各种好处。秉承一听,马上就想到了王倩,又摘了一倍多的白果,外套都快装不下了。

  王倩并没有被打动,“谢谢你,但我不需要,我再强调一次,我不会收你的任何礼物的。”

  “你这是什么意思?”

  从秉承身旁走过的王倩停了下来,转过头对秉承说,“我已经订婚了,有了未婚夫,请你不要再来找我。”

  纸袋子滑落,摔倒在地,淡黄色的白果在地上打滚,却跟不上王倩离去的脚步,只能聚拢在秉承迈不开的脚步附近。

  中华路上的一栋骑楼,一楼挂着世美照相馆的的照片,二楼有一间摄影棚,棚顶由透明的玻璃覆盖,玻璃下面安装了遮光的青色布帘。

  “少爷,你真要去照相啊,”阿盛在照相馆门口拉住羡华。

  “阿盛,这才多久没见你,怎么啰嗦的功夫还见长进了。”

  “不是啊,少爷,我娘说了照相都是‘摄魂术’,咔嚓一响,会把你的魂魄都勾了去,”阿盛拉住羡华的手臂,不肯放手,“少爷,你要是没了魂魄,我阿盛可得哭死啊。”

  羡华头转过一边苦笑,“这都什么年代了,还不收起你那老封建的一套。”

  见阿盛眉心上扬,成八字眉,一脸委屈,不肯松手,羡华安慰道,“晚清的曾国藩和慈禧太后,都不怕,找了肖像画,我都不怕,你说你怕什么啊。”

  “羡华!”

  心芸带着秉承和斯如来了。

  “行了,我不跟你说了,心芸他们来了。”

  “可是,少爷。”阿盛在梁家帮佣,受到不少照顾,特别是羡华,自然对羡华的感情也是非比寻常,加上他本身个性也敦厚,善良,仍旧耷拉着眼角。

  “我会没事的,别担心。”羡华笑笑。

  摄影师陈师傅从照相机后伸出头来,“来,杨少爷,笑一下。”

  “笑一下啊,秉承。”羡华站在秉承旁边,脸上的笑容和用来布景的桌椅一样僵硬。

  “笑不出来,就这样啦。”昨天秉承好心送礼物给王倩,被泼了盆冷水,现在还要他摆出笑,他怎么会有那个心情。

  “快点,秉承,我的脸都笑僵了。”心芸捧着羡华送的一束花,也催了起来。

  斯如和斯文安静的微笑,不敢说话。

  距离明年上半年的毕业越来越近,羡华和心芸商议叫上斯文,秉承,斯如一起拍照留恋。

  秉承无奈把嘴角往上扯了扯,陈师傅从1数到20,然后猛拍一下木板,揭开镜头盖,拍完了一张。

  “好了,我走了。”

  羡华拉住站在最边上要走的斯文,毕业旅行说好了一起去,斯文却临阵脱逃,这次羡华在场,可没那么容易就放他走,“不行,再多拍几张,万一这张不好看了。”

  “梁少爷说的没错,”张师傅表示赞同,“照相曝光时间有点长,很多客人没忍住眨了眼或者笑的太久脸僵硬了,肌肉忽然抽搐,洗出来的照片是会糊掉的,不好看。”

  “好,那再多拍几张。”斯文也是怕被羡华追问毕业旅行为什么没去的原因,所以不敢呆太久。

  “一张就够了,那么多张干什么,又没人看,”那边刚安抚好斯文,秉承又不合作了。

  “秉承!”心芸大喊了一声。

  “好了,好了,知道了,我拍还不行吗?”秉承被心芸安排站在中间,心芸和羡华分别站在左右两边,斯如和斯文分别站在最边上。

  张师傅的脸消失在照相机的后面,喊着,“1,2,3,4——”

  当张师傅喊道18的时候,羡华和心芸互相看了一眼,左右开弓,一人一手一把掐住秉承的左右脸。

  “哎呦,疼啊。”

  张师傅喊道,“19,20——”

  画面被定格,留下捧着自己脸,痛苦的秉承,开心恶作剧的羡华和心芸,和在一旁大笑的斯文和斯如,连拍照的张师傅也乐了起来。

  属于年轻人的青春纪念就这样在吵闹中结束了一天的拍摄,阿盛见少爷从照相馆出来,高兴的迎了上去。

  “少爷,秉承少爷的脸怎么红了?”

  “我也不知道哦。”羡华在车子里说。

  阿盛一个急刹车,转过头来问,“少爷,秉承少爷他该不会是魂魄被勾走了吧。”

  “哈哈,有这种可能吧。”羡华光顾着笑,没想着解释,却瞥见窗外,从照相馆走出的斯文往八和会馆里跑,八和会馆旁的巷子口,一个女子正等着他,羡华心揪了一下。

继续阅读:第八十七章 美国包裹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凰鸣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