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酒后真言(1)
青省2016-12-06 21:332,569

  第八十八章 酒后真言(1)

  “说,他是谁?”

  “知道了,你又能怎么样?”

  “说,你未婚夫是谁?”秉承拦住从电影院下班回家的王倩。

  “我喜欢他,他喜欢我,我们已经订婚了,你为什么还要做这种无谓的纠缠?”一天的工作结束,王倩只想回家。

  “你不告诉我,他是谁,我就不让你走。”

  王倩沉了一口气,“我回家后还有其他事情要做,不想和你在这里浪费时间。”

  “你来赤坎这么久,我从来没看过你和其他男人在一起过,哪里来的未婚夫?我不相信,你肯定是骗我的。”

  “你相信也好,不相信也罢,这都是事实,让开。”王倩往秉承侧面踏了一步,被秉承抢先拦住。

  “既然是事实,那你就告诉我他是谁!你们什么时候订婚的。”秉承苦想多日,自打王倩在赤坎的电影院开张以来,他经常来,根本没见过她的什么未婚夫,也不能那么快,就在秉承毕业旅行的时候和人订婚了吧。

  “我和他相识多年,来赤坎前就在加拿大订婚了。”

  “他现在人在哪儿?”

  “广州。”

  秉承非要问个清楚,“在广州哪里?”

  “告诉你,你就要找他吗?”

  “当然了,我要看他你真的未婚夫。”秉承摊开两只手拦住前行的王倩,丝毫不肯退让。

  “他是不是我未婚夫,我和谁定亲,管你什么事?”王倩走近秉承,抬起头,盯着他的双眼,悻悻然道,“你有什么资格让我告诉你?”

  唐底街上,一瘸一拐的羡华遇上了情绪低落的秉承。

  “你脚怎么了?”秉承先开口道。

  羡华看了一眼秉承,“你脸怎么了?像是被喜欢的人甩了。”

  “你才被甩了。”

  “是吧,可能差不多。”羡华扭动了受伤的脚,拖着这坏脚连续找了心芸几天,她也没搭理自己。羡华身体苦,心里也哭。

  “怎么,你和我姐吵架了?”

  “是我被你姐姐又超又打的,要不吃点饼干聊聊?”羡华撇撇头,指向右手边的一家饼店。

  “对和饼字相关的食物,我有恐惧。”

  羡华笑笑,想起了前年那场幼稚的吃饼干比赛,指着左边的一家酒楼,“要不喝两杯?”

  “这个可以。”

  于是,两个失意的在酒桌上相聚了。

  “不是,我说你姐姐,平时真的温柔的没话说,知书达理,还带一点男子气,特别有意思,就是这发起脾气来,怎么就这么大?”酒过三巡,两个人的话都多了起来。

  “可不是,你都没见过我姐姐在家教训我那个架势,好像要把我吃了一样。”

  “我这脚啊,差点没把她弄瘸了,就这样,她还不肯见我,”羡华脸颊像熟透了的苹果,红红的,边说话,身体变跟着摇来晃去,“关键是,我根本不知道她生的哪门子气。”

  “要不然怎么说女人难懂了?自古多少英雄好汉都是败在女人手上了?”秉承把见底的酒瓶倒过来,猛拍了几下,只有几滴酒从瓶口滑下,“来啊,上酒。”

  “秉承,你说的对,太难懂了。”偶尔心芸也会跟自己闹闹小脾气,多数时候她都不说清楚问题,一两天后自己就好了,可这回,完全是要断绝来往的架势,“我自问也算对你姐一往情深了,以往有漂亮的女生从我身边走过,我都还会多看两眼,现在有了你姐,眼里就只有你姐,再没有其他人呢?”

  秉承望着看着邻座一位长相妩媚的女子的羡华说,“你,你,你说谎——你现在不就再看吗?”

  “你姐对我又打又骂的,还不理我,现在我心里很不高兴,看两眼怎么呢?”羡华眼睛睁一会儿,闭一会儿,好像随时都要睡着了似的。

  “我可警告你,绝不许抛弃我姐,背着我姐找其他的女人。”

  “你哥哥我像是那样的人吗?”

  “不是最好,是啊,”秉承一口喝光了酒杯里的酒,“要是真有那回事,我就打死你。”

  秉承一拳砸在酒桌上,口里碎碎念道,“打死你。打死你。”

  “你呢?被谁甩了?”羡华问。

  “你才被甩了,本大少爷怎么可能被甩?”

  “那你是怎么了?走在大家上,摆着一张脸。”

  “还不是电影院那个老板?”

  “哪个老板?”羡华拍了下自己的脑袋,“哦,那个女老板,王倩是吧。”

  “对,就是她。”

  羡华夺走秉承手里的酒瓶,给自己倒了一杯,“你不是老喜欢粘着人家吗?老是去找人家。”

  “你才粘着人家了,我就是不服气,你说,她凭什么对我那么冷淡,我给她表演节目,给她买礼物,还给她摘白果,她竟然一点都不领情。”说完,秉承又是一拳砸在酒桌上,借着酒劲,竟也不觉得疼。

  “人家那是不喜欢你,你喜欢人家,没办法啊,自找的你是。”

  “你才喜欢她,我不喜欢她,一点儿都不喜欢她,”秉承越说越大声,“我讨厌她。”

  “好好好,你不喜欢她,不用那么大声说出来,她也听不到,”羡华看了眼隔壁桌投来的轻蔑的两个男人。

  “她说她有未婚夫呢,”秉承一只手撑住下巴,放慢了语速,“她怎么可能有未婚夫呢?”

  “有未婚夫又怎么了?我和你姐不还在一起了吗?”羡华趴在酒桌上,侧脸紧贴着冰凉的桌面。

  “对啊,”秉承手放下,高高仰起头,“我姐和国助哥从小就有的婚约,不是还被你抢走了吗?”

  羡华哼哼两声,眼睛没有睁开。

  “哎,那我也可以啊,管她有没有未婚夫了。”秉承用力摇着羡华的背,“你醒醒,别睡了,快跟我说说要怎么做好?”

  “什么怎么做啊?我好困啊,明天还要起早去学校找你姐姐,她还不知道会不会见我。”

  “醒醒,起来,快跟我说。”

  任凭秉承怎么样,羡华就是不起来。

  “我要去找心芸,找杨心芸!”羡华喊了起来。

  隔壁桌的两个男人终于忍不下去了。

  “喂,要发酒疯回家去,别在这大吵大闹的。”一名穿长袍的男子走了过来。

  “你跟我说吗?”羡华睁开眼指着自己的鼻子,脸还没有离开酒桌。

  秉承拍手大笑道,“他肯定跟你说啊,笨蛋,难不成跟我说?”

  “跟你们两个说,真是,来吃顿饭还遇上两个酒鬼,小小年纪的,也不学好。”另一名男子围上来,拍拍羡华的脸,“喂,酒鬼,起床了,该回家了。”

  “你干嘛啊你,打我朋友的脸干什么!”秉承用力一甩,酒杯里的酒不偏不倚洒在长袍男子的脸上。

  “两个小兔崽子,找打啊,看我今天不教训,教训你!”长袍男子卷起衣袖,高高握拳。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两个弟弟喝多了,”国助在对面一桌吃饭,本不想多管闲事,最重要的原因还是想尽量避免和羡华的接触,眼看事情就要闹大了,他不得不出面,向对方赔礼道歉,转身对趴在桌上酣睡的两人说,“起来吧,两个酒鬼!”

继续阅读:第八十九章 酒后真言(2)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凰鸣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