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惠安银号
青省2016-12-09 23:132,244

  第一百零二章 惠安银号

  烟花事件,没有确凿的证据,找不到犯人,又因为广东省下达抓捕共匪的新指令,张统领也没再花心思在这上面,只命人重新贴个告示,警告晚上12点后不准出门,否则一律当共匪嫌疑犯,或日伪人员,反政府人员抓捕,事情总算告一段落,还好,梁家和杨家老爷也没有深究下去。

  得业路的一幢底层有券柱,券心处用漩涡装饰,还运用简化了的罗马柱的骑楼挂着惠安银号的招牌,是梁家新开一家银号。

  在海外打工谋生的华侨们常给家人寄信,在信封中夹带银钱,统一称这样的信为银信,清朝末期,随着海外华侨的增多,银信的数量和数目也有了巨大的增长,于是,专营银信金融业务的银号如雨后春笋般涌现,除了承接华侨书信银两业务外,还兼办汇兑,存储,按揭等相关金融业务。

  羡华坐在柜台上上下来回波动算盘上的黑色珠子,想着近来有一个多礼拜没见过心芸,不免为晚上两人在电影院的约会而激动不已。

  “哥!”正堂放了学,常来看哥哥。

  “正堂!”羡华在惠安银号待了一个多月,整天都是一盖章签字,算数,数钱,无聊透了,“以前读书,也没有觉得有多好,现在看到你,还能上学,不用老呆着银行里,可真好。”

  “我和哥哥相反,恨不得现在就毕业,好帮爹爹的忙。”

  “你呀,就是太孝顺了。”在为家庭家族付出这块,比起正堂,羡华可是自叹不如。

  正堂走近柜台帮哥哥整理凌乱的桌面,“哪有,哥哥你才厉害,进银号才1个多月,就能摸熟所有的业务,而且一笔账都没有算错,爹在家可是猛夸你,嘱咐我要向你多多学习。”

  “那是你呆板了,学什么东西都有窍门的,何况就这几笔业务,随随便便就弄清楚了好吗?”

  “我干了一年多了,才弄透那些利息,汇率什么的。”正堂随手抄起哥哥手里的算盘,用力一摇,等算盘上的珠子归好了位才放下,“可惜,你不爱干银号的工作。”

  “没错,最可惜的是我还没找到我想干的事。”毕业后,梁老爷找羡华谈过话,问他是否想好了自己以后的人生要怎么走,想做什么事,成为什么样的人。羡华说他还没想明白,梁老爷便安排他在自家银号先干着,等想到了再找他谈,想不到就在银号一直呆着。

  “会找到的,像哥这么聪明,肯定会找到了。”

  “只别等我七老八十了才找到。”羡华望了眼天花板角落新张开的乳白色蜘蛛网,焦急的等待下班时间。

  电影院的屏幕上播放着1926年由美国拍摄第一部配乐电影《唐璜》,讲述的是主人公唐璜在西班牙、希腊、土耳其、俄国和英国等不同国家的生活经历。

  “你说什么时候我们也能将祖国的大好河山都走一遍。”心芸喝了口百香果泡的饮料,问道。

  “现在是不可能,不说各地的军阀和国共两党,日本鬼子的战火,就是我们赤坎附近的匪盗都不安生,出去游玩,太不安全了。”

  “我是说以后,设想一下停战后,或者抗战胜利后的那天。”

  “那估计也要十几年后吧,到那个时候,我们的孩子都不知道有多少个了,估计会像我爹我娘那样为操持家庭和祖业忙的没空去。”羡华想的倒是挺深远的。

  “讨厌,谁要跟你生孩子呢?”

  “你啊,我们生好多好多个,比你们家的兄弟姐妹还多,我那些叔伯,亲戚,除了斯文,每家的孩子都比我们家多,你都不知道小时候正堂发了一场烧,烧了几天几夜,我差点以为他要死了,哭了好几个晚上。”这件事,羡华记得很深,长大后,还一直被爹娘拿出来说,弄得羡华平日在正堂面前的高傲厉害的形象时不时崩塌一次。

  “你们感情这么好啊。”

  “也不是,我就怕正堂死了,家里就人陪我玩了。”

  心芸咯咯直笑,“你还真是——”

  “所以,我们一定要生很多个孩子,别让孩子太孤单。”

  “我可生不来那么多。”心芸鼓起脸,说话带着一点气音。

  “你要是生不了,那我就找别人生去!”

  “你敢!”心芸嘴一张,脸一下就拉了下来,抬起拿饮料的手作势要打羡华。

  “不敢,不敢,”羡华马上低头认错,“我这不是逗你玩吗?没上学,你出来的机会也少了,咱们好长时间才能见一次,我就特别想逗逗你。”

  提起这个话题,心芸就想起放烟花那次爹爹威胁说要心芸早点嫁出去,怕羡华担心,她也没说,从此加倍小心,“家里管得严,我也不好常出来见你。”

  “哎,要不然干脆我就直接上门提亲好了,反正国助那边也知道我们的事,只要能过了你父亲这关就好办。”

  “不行,不行,你可千万别乱来,”心芸摆手,杨老爷对梁家和羡华的偏见可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消除的,弄不好,还会适得其反,“现在我爹还接受不了,你知道的。”

  “我明白,就是委屈你了。”羡华是男孩子,年纪稍大一点成亲也没什么,他就是怕对心芸的影响不好。

  “我不委屈,反正咱们有的是时间,不怕。”

  “谢谢你。”

  心芸挽起羡华的手臂说,“跟我还客气什么。”

  走出电影院,羡华看见许久不见的王倩和她的未婚夫,打了声招呼,想起了秉承。

  “秉承最近怎么样了?”有段时间,在羡华看来,秉承近似疯狂的缠着王倩,这小子还算识相,知道人家有了未婚夫就不曾出现了。

  “在我大哥管理的一个工厂实习。”

  “干的怎么样?”

  “说是跟着学习管理造船厂,你说他一个整天游手好闲的人能干的好吗?还不是这里找人聊下天,那里打两下牌,要不是我大哥包庇,被我爹知道,早就一顿揍了。”心芸靠在羡华肩膀上说,完全没注意到街角对面两个人的目光。

  “世兴,那不是梁羡华和秉承他姐姐吗?我没看错吧?”

  “没看错,”张世兴穿着白底黑色波点的衬衣,嘴歪在一边,奸笑道,“这下有好戏看了。”

继续阅读:第一百零三章 婚事告急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凰鸣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